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必然〉

►色松短打

►有CP向,但自主責任

►私設: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

►Tag:籃球隊員カラ松 / 醫護室醫生一松


= = =


Ⅰ.

  松野カラ松常常做一個夢。

  夢裡的他還什麼都不會,跑不快、跳不高,笨手笨腳的。

  還不是個籃球員。

  腳下地面突然亮起,雪白的路面浩浩蕩蕩地直直漫延到視線的另一端。

  「我果真是個罪惡的男人。」對此,カラ松似是習慣了一臉了然的輕輕笑著,接著踏著不悶不響的步伐朝那裏走了過去。

  啪噠。啪噠。  

  「又再玩球?」撿起了滾至腳邊的球遞給男孩,他轉頭看著對角的籃筐,「今天還是投不進嗎?」

  「切。」男孩一臉不甘願的接過籃球,一雙沉黑的眼珠定定地望向カラ松,「你這傢伙是誰?」

  「我?」語調微微揚起,他趁男孩沒防備驀地奪過了球,接著姿態漂亮地跳起,只見橘赭的球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

  啪噠。啪噠。

  「我是個要成為球場上的明日之星的男人。」一手插腰、一手撥弄著瀏海,カラ松一臉得意地露出了燦笑。

  「白癡。」男孩一臉鄙夷地緩緩邁開步伐,不一會兒將球撿回來後才繼續道:「你先學會如何進球吧。」

  「欸?」




Ⅱ.

  松野一松常做一個夢。

  夢裡的他什麼都還不會,會暈血、討厭人、比病人還像病人。

  還不是個醫生。

  腳下的地板突然發光,閃亮亮地好不刺眼,晶晶瑩瑩地直朝著視線的另一端延展。

  「呿、給我肉球啊……」對此,一松小聲地嘀咕,但還是半拖迤著步伐朝那處走了過去。

 

  嘶。嘶。

  「又來?」淡淡地說著,一松瞥了一眼後便不適地轉開臉,「今天可真精彩。」

  「嗯、不過沒關係,誰叫我——嘶!好痛!」原本得意地上挑的雙眉乍地倒擰,男孩抬起頭一雙眼紅通通地直望著一松,「你是誰?」

  嘶。嘶。

  「我?」語調毫無起伏地覆述著,他從口中掏出了有些皺巴巴地手帕按上有些慘不忍睹的傷口,「我會成為醫生。」

  「可是……」男孩一臉猶豫地說著,半晌才繼續開口:「你的臉色好難看,是不是暈血啊?」

  「閉嘴。」




Ⅲ. 

  這個世上是存在著「必然」這個定律的。

  

  「是你!」

  「啊。」

  兩人愣了一會兒,接著彼此簡單打了個招呼。

  「我是カラ松,正如你所見是一名不管現在還是未來都會閃亮的球員。」

  「一松,醫生一名。」




Ⅳ.

  『好球!』

  『好帥啊!』

  『得分王牌!』

  

  「剛看到了嗎?」カラ松掀起衣襬的下端,隨意地擦著臉,精實的腹部汗珠隱約流淌,一身熱氣卻不顯疲態,「我帥氣的姿態是不是很wonderful啊!」

  「好好擦,記得弄乾淨點。」笨蛋也是會感冒的,白癡。冷冷瞥了カラ松一眼,一松隨手拋了一條乾淨的毛巾給カラ松,轉身坐回座位繼續著工作。

  原來已經那麼會投籃了嗎?

  「一松你說什麼?」

  「安靜。再吵趕人了。」

  「欸?」




Ⅴ.

  「嘶——」

  「好痛好痛!」

  「你動作能輕點嗎?」


  「嘖。」瞪了カラ松一眼,用酒精沾濕的棉花在傷口上一陣塗抹,接連換了好幾個後,接著細細抹上外敷的膏藥,手腳俐落地拿過紗布與繃帶一陣纏綑,「……好了。」

  「啊謝謝。」手不會發抖了,動作也很果決。原來……

  原來已經這麼厲害了嗎?

  「最好不要再有下次。」一松將器具歸位之後才轉過頭來,「你剛說什麼?」

  「啊……沒事沒事。」

  



  ——fin.



【後記】&【公告】

  依舊是洗澡時得到的腦洞(。

  我其實有些時候不是很喜歡將CP分得那麼清楚,因為我覺得朦朧也很美(???)

  這邊順便說一下,這兩週因為期中的關係,所以更文是不定的


  【荒川】雖然有存稿,但因為我想做劇情調整,所以也暫時不會發

  

  願我安度期中TTTTTT


评论
热度(10)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