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戀與製作人|情人節超超超超短打】

  如題。

  超超超超短打。

  OOC我的,糖你們的(筆芯~)

  原本想發上來的小遊戲填不完,那個我白色情人節發(。


= = =


[許墨]

  

  「這是我一次親手做巧克力,可能沒有很好吃,你介意嗎?」女孩的眼裡有著怯弱與執拗,像是只雖然張揚著渾身的刺但仍希望聽見讚揚的小動物。

  「怎麼會。」許墨笑了笑,真可愛啊,「我很開心。」

  說著,許墨便就著女孩的手咬了一口巧克力。

  見許墨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她不禁有些慌了。

  「很難吃嗎?是不甜嗎?還是很苦?」女孩問。

  「嗯……有些苦,確實嘗不太出甜味,不過沒關係……」他...

 

【恋与制作人|冬日记事】下(李泽言&周棋洛的回合)

▶给许、白、李、周四位太太们的小甜饼。

▶小短打,寒冬,你以及男人们的占有欲(?)

▶顺序什么的就照漫步的那张吧。

▶有糖你们的,如果OOC那都是我的(。

[習慣閱讀繁體中文的太太請走臉書→戳我

[許墨跟白起的部分請戳這→Click

===

[李泽言]

1.

  「总之先打电话,然后适时卖个萌,虽然肯定不管用……但总该试试看……嗯! 」

  也许寒冷的天气让心底的怠惰可以理直气壮地张牙舞爪,亦或是觉得身体已经够寒冷了,晚一点见那个总是板着一张脸的投资方可以避免提前失温。

  总之,你正苦恼着该如何让等等的汇报时间再往后延一点。

  这时手机响起,你踌躇了会...

 

【恋与制作人|冬日记事】上(许墨&白起的回合)

[方便這邊的太太們閱讀,文字有經過轉換,習慣看繁體中文的太太們可以從臉書上看→戳我

▶给许、白、李、周四位太太们的小甜饼。

▶小短打,寒冬,你以及男人们的占有欲(?)
▶顺序什么的就照漫步的那张吧。

===

[许墨]

1.
  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当你一边感叹着春天怎么还不来,一边将自己裹得和准备冬眠的熊没两样时,脑科学权威、天才科学家许墨许先生,依旧一身白色实验袍内搭一件看起来不怎么厚实的高领黑色毛衣。

  这难道就是江湖中传说中的要风度不要温度,他真的不冷吗?

  「不。」许教授笑了笑,上前将娇小的躯体拢进怀中。

  正当你感到胸膛的温度有些灼人时,又听他说:...

 

【许墨x你|虹色】-02 橙

▶前文走這:01


[系列文食用TAG]


CP:許墨x你

【虹色】是關於撩撩世界中的各種色彩(系列文),全程發糖*ଘ(੭*ˊᵕˋ)੭* ੈ✩‧₊˚

之後可能有幾章會開車,到時候再走連結(雖然可能是娃娃車?)


稍微講一下這系列許撩撩跟女主的設定好了(性格有一些變動)↓

★、許撩撩似乎是個不經意就會飆車的老司機(?)

★、女主就是個想撩人但從沒成功過的小慫包,喔、然後鬥智從沒贏過(#


【本篇食用注意】→本篇有一點點私設,介意者慎入。

  

  

 

===以下正文===


  起因是因為女孩看的一檔美食節目裡...

 

【许墨x你|虹色】-01 紅

[食用TAG]


CP:許墨x你

【虹色】是關於撩撩世界中的各種色彩(系列文),全程發糖*ଘ(੭*ˊᵕˋ)੭* ੈ✩‧₊˚

之後可能有幾章會開車,到時候再走連結(雖然可能是娃娃車?)


===

  

  對於偶然間落入世界的色彩,一開始許墨只是感到新奇,但也不知她身上有什麼魔力……雖然一個科學家講出這種話著實有些令人發笑,但只要待在她的身邊,總覺得自己腦中繃緊的弦可以稍稍鬆開一些。

  或許是因為在她的身上許墨見到了以往未曾瞧過的光景,他重拾紙筆開始記錄起這些點點滴滴——

  當他意識過來後,才發現,原來索然無趣的世界,不過是因為少了一個她而已。...

 

【许墨x你】應許之地

[食用TAG]

1.許墨x女主(自己)

2.這是一篇(我流的)教授自我剖析&許太太給老公的情書(?)

3.食用搭配bgm:貳嬸〈應許之心〉效果更佳


好的都可接受就開始↓↓↓


===


  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只透過表面去理解一個人呢?


  「天才科學家」

  「本國最年輕的腦科學領域權威」

  「冷靜自持、理性從容的青年教授」


  這些詞彙多多少少都曾從他人的口中或媒體的採訪中看見,知名度、影響力……並不是被強迫,而是因為身後已沒有後退的道路,只能一步步地,踩著他人心中的自己,站到只餘自己的最高點。

  他曾看過個挺有趣的假設,上面說到假使將這世界以...

 

【陰陽師Only-茨酒茨無料】《茨別酒歸》(場後公開)

★小茨木x大酒吞的溫馨日常

★名稱很文藝,但內容並不是(#


===


   ▪ 壹 ▪


  他堂堂大江山的鬼王竟然輸給了一個人類。

  「嘖。」酒吞童子耙了把頭髮,透過水漥他見到自己布滿血絲的雙眼,有些酸澀,但不疼。

  適才茨木童子說這種感覺叫做「不甘心」,這個詞所表達的意涵對他來說是陌生的,他只感覺到渾身的煩躁。所以他決定去喝酒。

  酒可以治百病,他相信這時的「不甘心」,等到他酒醒之後就能解決了。

  

  ◈

   酒盞被甩落到一旁,酒吞童子靠著身後的大石頭,身子隨著越來越狹隘的視野一點點的滑...

 

【MHA|轟爆-配偶欄】看鬼片(試閱2)

*此為0423台灣MHA ONLY新刊的試閱2

*印調戳這→【0423 MHA ONLY|新刊印量調查】(轟爆)配偶欄

(~4/16 22:30)




[看鬼片]


  ——有膽子說,沒膽子做。

  這句話很多時候用來形容爆豪勝己再好不過。


  「你確定要看這個?」此時兩人正為了挑選休息日要用來打發時間的電影,而來到了連鎖的影音出租店。

  「上次只是意外,老子這次會全程看完!」爆豪很不滿轟那懷疑的表情,一把奪過了他手中的恐怖片丟進了提籃裡。

  「好。」既然這個決定是爆豪自己做的,他當然沒有意見。

  「我的部分就這些,你還有要挑什麼嗎?」爆豪將手中的片匣丟入籃子...

 

【MHA|轟爆-配偶欄】前後桌(試閱1)

*此為0423台灣MHA ONLY新刊的試閱1

*印調戳這→【0423 MHA ONLY|新刊印量調查】(轟爆)配偶欄

(~4/16 22:30)


[前後桌]


  優秀的青年英雄會定期回到校園進行隨班演講一直是業界的傳統,重新踏上這散發著青春氣息卻又嚴肅莊重的土地時,轟不禁有些恍惚。

  不同於一般人,以成為英雄為職志的少男少女們,往往在高中時就提前領會社會的殘酷,因為他們承擔人民的期待,所以自身安危並非最重要的考量,受傷從在學時期就是家常便飯,所以當他聽到有學生向他提問是否曾經害怕時,他略略遲疑了會,但還是搖了搖頭並說:「如果是我自己的話,沒有。」

  他並非受到呵護長大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