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人生這杯茶,氪金三匙糖。∣

主文【圖文轉職中】。
CP雜食,冷坑大王,雷包教主。

戀與製作人 ‖ 陰陽師 ‖ MCU ‖ 銀魂
近期是陰陽師跟許太太(*˘︶˘*).。.:*♡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許墨x你】雨夜和傳說

 寫出來時颱風已經消失了(。

  

 - - -

  

  

  前幾日來勢洶洶的颱風匆匆離去,氣流轉向將暴雨一併帶至,無事可做的雷電摻上一腳,在夜晚降下滂沱後不時轟隆作響;這個沒有星子的夜晚,呼吸比書頁翻動聲更輕,連街燈都黯淡。

  

  外頭亮滅交織的炫白不斷將室內的安寧吞噬,聲音雖大半已被水泥牆與玻璃阻隔,可仍有幾瞬震響屋子的驚心動魄打入耳廓。只餘床頭一抹暖黃像是最後的孤島。

  

  「……」在不小心脫口而出後感覺到對方正在看自己,她補救似的摀住嘴巴,順手扯了被子遮蓋自己炸紅的臉。

  

  他所知道的女孩兒總像隻不知疲倦的小獸崽,元...

【許墨x你】歲月經年2(私設有)

 因為很多人說想看後續,所以又繼續寫了一些,原本想七夕發的,變父親節了(呃

 

 原文:〈浮笙〉

 後續:〈歲月經年〉

 

   


  

 超級簡短的介紹,就是和許墨的婚後生活

  

- - - - - - - - - -

VI.

  許墨一直知道她生活得相當隨興。像水性顏料,喜怒哀樂的濃彩淡墨都帶股透明感,不過整體還是偏暖的色調;負面情緒也很好卸除,嘴角下拉扳著臉時張開雙臂抱著一會兒,暈染出的又是虹色的小花朵。

  

  「規律」對她是...

【許墨x你】先生

#許墨 #新卡的au #有私設的角色

  

我不太會寫這種嗚嗚嗚嗚嗚.......稱呼有參考過,希望沒有錯(

  

  

  如果文字有聲音,那每一份無聲的心動,都歸你。


  上海是座矛盾的城市,黃埔江潮水溫柔時能倘佯月光,可一旦發怒時亦能讓洶湧的波瀾吞噬一切;如它接納新時代時的姿態。謙遜,若霜寒過的梅,還挺著傲骨。

  

  許墨對這個城市並沒有太多情懷。隨著時代的風潮,年少時期頂著家族期望留了洋,兜兜轉轉幾年又回到國內。

  

  這時代仍崇尚著文人風骨,蘸墨洋洋灑灑一篇文章就能換得一些名氣,甚至擔起先生這個名號。

  

  遇見她倒是個...

【許墨x你】夏

    

  關於遲到的夏至,摸個手感。

  這篇發完要暫時閉關了((?

  

- - -

  

  春天呱呱墜地如愛哭的嬰孩嚎啕彷彿昨日之事,夏季的暖風已爬上日子盎然的綠蔭,還喊上了總愛搶鋒頭的太陽,在它臉上留下最猖狂的曬斑。

  

  今天是夏至。

  

  偏愛艷色、濃色的女孩在這一花一葉都絢爛的過份的季節裡,也會改變風格穿上能稍稍帶來涼意的輕淺色系。稻穀原色的草帽扣在頭上,帽沿大約三指寬,將她半張臉都籠上一層淺影,但她眼睛燦亮的像日頭分散後凝聚在葉上的小小光源。

  

  兩人好些天前便說好要一起帶上相機出門拍照,前幾天陰雨連綿如夢般眨眨眼清...

【許墨x你】關於吻

  
發現自己這邊忘了放,最近在趕給朋友的插花,不太會更文,抱歉TTTT

梗:喜歡一個人,別慫,上去先親一口。如果ta也喜歡你,那你倆就成了;如果ta不喜歡你,管ta呢,反正親過了。
  
  
- - -

   

  

  認識她之後,腦袋裡的感性用語逐日遞增,冰冷的文字摻進了私心,裹著些軟調,成了專屬於他的稱呼。
   
   他的女孩喜怒鮮明。沮喪時頭頂會有可視的烏雲下著雨,有些大膽,像貓兒,未長大的幼崽,面對困難昂首闊步,朝世界探出毛絨絨的小爪;也有些膽小,軟趴趴的爪子稍微蹭傷,就嗚咽嗚咽的縮成團狀找人撒嬌。
   
   但許...

【BS兩大幼稚鬼】跳棋

#短 #沙雕
  
  

幼稚鬼是我在造謠(((
   
近期在趕東西,只好趁空檔摸個沙雕段子,假裝更新((NO
   
梗的來源是和朋友聊到想看他們兩個在BS的會議室玩跳棋((   
   
  
 - - -
   

   「嘖。國際象棋玩膩了,不如來試試別的。Ares你會跳棋嗎?」Helios一把撥開了黑王,這已經是他們陷入瓶頸的第三回棋局。
   
   「哦?」一手摩娑著下巴,一手擱在腿上節奏性地點了幾下,「也行。」
   
   ……
   
   「的確...

【許墨x你】眉

 
  一點點那個束髮帶梗(((
  
  
= = =

  科學家先生也是有不擅長的領域。
  
  比如名稱千奇百怪,但看上去差別不大的口紅……哦,不、還分唇釉、唇蜜、唇膏和液態唇膏;宛如刑具的睫毛夾,刷頭不同的睫毛膏;顏色繽紛,應該只有大小和擦的部位不同,卻有很多別稱的眼影、腮紅、粉餅、修容、打亮。
  
  「很辛苦。」某次他打斷了女孩,在她一臉困惑時又道:「感覺,很辛苦。」
  
  「可是很漂亮啊……女孩子就喜歡漂漂亮亮的。」小小的手捏了捏他的掌心,又俐落地抽出散粉刷在蜜粉罐上打了個圈,在蓋緣敲了兩下才往臉頰上掃。
  
  「但化學物質對皮膚不好。」許墨蹙眉,知道是一回事,但理解還有一...

【許墨x你】虛與實

6/1兒童節的文

寫貓貓好了,雖然我是博愛毛毛派((

可能,意識流(((

  

= = =

  

  

i.

  

  你曾考量過自己是否能成為一個負責任的飼主。

  

  年少時期也不是沒養過寵物,可那時有家人幫忙,學校、上補習班將你的一天壓縮的僅剩就寢前的短短幾小時,因此除了逗弄牠們、餵點小零食、梳毛外,清理便盆大概是家人還願幫你而沒將你們一同趕出家門的最後底線。

  

  可如今不同,幾坪大的小公寓,下班後想癱軟在床上當馬鈴薯,若要分心思去照料另一個生命,你實在有些懷疑能否做到。

  

  但人生總有意外,不抬頭就無法看見枝枒上的花,沒踢...

我有記得給阿許屁股!(

噢.......那個花紋我盡力了((((

最近的目標是成為P圖大師(((不

[更]稍微再修了一下(((

【許墨x你】歲月經年(私設有)

527(我愛妻)的文,我知道我遲到了TTTT


很久很久之前〈浮笙〉的後續


新觀看的,或複習的可以點:【許墨x你】浮笙


超級簡短介紹就是,和許墨的婚後生活,不介意的就gogo((((


- - -


i. 

  兩人的蜜月最後選在五月末,除了被一些事情絆住外,也因她想去看看海。

  

  窩在沙發上研究了好些天,她才指了個遊客量不算高,但開發還稱得上完善的南方島國。

  

  行程的部分,風景、美食必不可少,海上活動呢,原本想著要潛水,但想起自己做任何運動都沒有天分的基因,她咂咂嘴還是選了更加友善的浮潛。

  

  「我要看珊瑚!魚群!...

【許墨x妳】姿態

  
  練習車技(((

  沒有劇情!沒有劇情!沒有劇情!

  試著用了AO3.......這個東西真複雜((皺眉
  
  看文點proceed進去//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977047
  

  5/27(我愛妻)生出文了,請幫我點目錄的下一篇嘛ˊˇˋ

【許墨x你】髮

 520的文,是糖。 

 和最新在你身邊《為你效勞》有點關聯,但也可單獨看

  

     

= = =

  

  女孩兒不怎麼喜歡綁頭髮。夏天才開始沒多久逼人的暑氣就隔應的慌,汗濕髮梢貼在脖子上悶熱異常,又一次忘記帶小風扇出門,她只好學著魚吐泡泡般,傻傻地吹著自己的劉海。當然,這魚大概是要擱淺了。

  

  好不容易吹起幾根髮綹,但頸後還是熱的像燒火。夏日的太陽才不管它是否初來乍到,熱辣的刷著存在感,看來還是得將頭髮綁起來——

  

  「咦、沒有?為什麼沒有?」她邊嘟嚷著邊側身去翻隨身小包,口紅都落了兩只出來,但卻沒有任...

【許墨x你】花

  短,糖。
  
  5/14的文,沒有遲到吧((((

  
  
- - -

  天氣終於放晴,五月像是初生的嬰孩,緩慢而笨拙地觸上了熾熱與蟲鳴。過於刺眼的日曦有時還會惹哭它,總免不了一場伴隨轟隆雷響的短陣雨。

  

  可它大抵還是愛笑的,嘴角的弧度在路面的小水漥上勾起粼粼漣漪,略潮的氣息有股清新草本味,今天是個吹著暖風的出遊日。

  

  「想出去玩!」客廳擺著長沙發,特別挑過的款式,在上面滾也沒問題,但怕你摔下去,許墨還是在下頭鋪了厚厚的地毯。抱著靠枕蜷曲著身子,你確實只離墜落剩幾釐米。

  

  「小心些。」許墨在你身前坐下,微微低頭看著你,接近...

【許墨x你】書

  短(?),糖。

  

  哭了,腦波一個弱又不做正事((化成軟泥

- - -

  

  兩人的家有一長排的書櫃,比起書店、圖書館,更像影集或電影中的場景;可它真實存在,主要都被許墨拿來放研究資料與日常讀物。你曾好奇的在上東敲西打,以為能推開個暗門什麼的,後頭有密室,只可惜沒有。

  

  你亦有閱讀習慣,只是工作上需要的資料你都放在公司,閒暇時閱讀的大抵都放在沙發旁的矮櫃上,或推車上頭;其實你們兩個人的閱讀喜好十分不同。曾自比摸上文藝少女邊的你,時常對著許墨的書一臉茫然。

  

  「真有文化……」嘟嚷著嘴,訕訕地將書放回原位,大概是你每隔一會段時間就...

【許墨x你】吃

  短,糖。

  

  聽說今天是國際不節食日(美國時間),但寫了不一樣的東西是怎麼回事wwww

  

  

- - -  

  

  許墨喜歡觀察女孩,她吃東西時像小松鼠,小口小口的啃咬,鼓著滿滿的腮幫子,眼睛彎成月牙,油然而生的喜悅染在臉上,專注地陷在美味之中。

  

  可她有個小毛病,正餐吃不了多少,卻沒隔多久就想吃些小零食;她說不是餓,純粹嘴巴空落落的,想咬東西;若只是這樣倒還好,但她還挑食,沒好好盯著人,她就能只吃零食不吃飯。

  

  為了讓對方好好吃飯,許墨嘗試過許多方法,後來決定用獎勵的方式。

  

  「一、二、三……九朵、十朵...

【許墨x你】睡覺

  短、糖。

  

  拍打我不一定會掉落寶藏,但喜歡我可能會(?)

  

  獻給每個吃棉花糖雲、喝彩虹水(會中毒)的你


- - -

  

  

  灰雲靉靆、微風輕潮,春末時節,雨來的快也去得快,過不久知了便要鳴。

  

  這樣的日子最容易犯睏,好不容易集中的注意力也因眼皮漸沉而溜走,將自己縮得很小很小,腦袋抵在散落的紙張上,嘴巴微翹,輕輕呼息都拂著歲月安好。

  

  「還是睡著了。」許墨小心抽出被握在掌心的筆,坐到人身側,替其遮掩再次露面的日光,暖洋洋的橙金在他髮梢上躍動,而他眼底沉寂安靜,映著世界。

  

  「唔。」你聞到了熟悉...

【許墨x你】扭蛋

  短短的糖,繼續練手感(。

  

- - - 

  

  女孩骨子裡有種不安份的基因,臉上掛著無害可愛的笑容,但深諳她性子的許墨清晰明白,她篤定自己會心軟,所以爪子也不掩藏了,直白大膽地在他面前招招。

  

  「我想要這個。」她蹲下身子,純白的紗裙像花朵,撒在藍灰色的地磚上,平時不怎麼好動的她,碰著喜歡的東西,彎腰、蹲下重複幾次都仍帶著股輕快的勁。

  

  「是哪個乖女孩兒才跟我說要好好存錢的?」許墨跟著她蹲下,將過長的裙襬撈起輕輕執在手中,紗幔與地面間隙中能見到那雙腿,腳板還沒辦法平貼地面,一隻微踮,彆扭而堅持地直視身前的機器。

  

  「可是...

【許墨x你】醉

  短,糖。

  
   抓手感,靈感是今天公司聚會,哎、近期都很短對不起QQ

  

- - -

  

  性子單純,小小一件事可以樂上半天,許墨眼中的她,眼裡映過漆黑醜惡,卻仍視世界光明美好。

  

  像好奇心附骨而生的貓兒,她對新事物都輕輕撓掌,伸出又縮回,大膽的戰戰兢兢。
  

  卸了法律的禁錮也幾年了,但許墨仍不太讓她碰酒;一來是怕對她傷體造成傷害,二是他並不是隨時在她身側,染上胭脂色的雙頰肯定勾人,萬一來幾個不長眼的呢?

  

  但百密仍有一疏。季度的酒會上頭,平時只喝奶茶與可可牛奶的人兒,捧著兌了大量碳酸飲料的紅酒艷滿紅霞。乖...

【許墨x你】虹

  短,應該是糖(?)

  
  情緒化的產物,安慰很喪很怒的自己

  

  
- - -

    

  世間寡淡,唯有她是所有色彩。

  

  遠古傳說記載的最初歷史中,人們盲從著光亮、水源,一切美好的事物。在許墨眼中,她便是那些,明媚瀲灩了光塵,喜怒與悲都牽動全身的血液。

  

  可天會靉靆,夜幕掩熄日曦,今天的她看起來很不好。眉眼耷拉、似瀑的髮映著流光,根根髮絲都寫著惱怒、忿忿、傷心。

  

  她不擅長掩飾情緒,而他恰好擅長觀察,甚至熟稔、並深諳安撫他的女孩。那雙眼睛該盛滿歡喜希冀,哼出口的音節都像歌唱,步伐都該如同起舞;世界並不美好,可許墨...

【浮光】

  拖到今天才能拿卡,零零总总约莫70抽吧。
  
  顺手打了一些约会和电话的感想(非常主观、起床时打的逻辑0)
  
  理性讨论、一起伤心欢迎(´・ω・`)
  
- - -

  其实拿卡之前我就先去看过文字版约会了,但听语音果然不一样。
  
  先是电话……很明显的声线不同,恰到好处的温和疏离,不是我认识的许墨。
  
  我认识的许墨会在我讲出困惑时压抑不了喉间的轻笑;会在我伤心失落时将话语暖成午后的阳光;在恼怒时柔了嗓子抚顺像碰着静电而乱炸的毛。
  
  Ares也是……声音沉了些,可是我知道是他,还保有一些两人之间的种种,深埋在冷漠无情底下的压抑其实一点也没掩盖,掀开那...

© 苒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