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_小松先生】門(動畫24捏,おそ松中心)

►松24話捏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補刀

►想到什麼寫什麼

►這是おそ松的視角

►夾雜些許日文

►第一人稱注意

===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おそ松兄さん。」

  嗯、我在喔,有什麼事嗎——松?


  長男、大哥、人間國寶、奇蹟的笨蛋。自己的稱呼在不知不覺間越來越多。他總笑著接受,然而那是因為他喜歡那種感覺,大家打打鬧鬧、互相揶揄以至於嘲諷的氛圍。

  二十多年來所居住的房子並不挺大。分明都是成年的男性了,為何還不能獨立擁有自己的房間?一起睡的感覺好噁心,好擠啊睡相又不好……諸多的抱怨不知道聽過幾遍,就連是誰講的好像也一時間無法全部辨認出來。  

  我呢?我有沒有講過?他問著自己,眼睛眨啊眨,臉上沒有任何情緒,許久他只是徒張著一長嘴愣愣地望著天花板,腦袋亂糟糟地像是有一團黑線而且全都纏繞在一起一般。有些噁心。

 

  好想吐。
 

  意識過來的瞬間他猛地低下頭,便是刻意壓低了背脊,但那種不適並未消散,只感覺胃袋持續陣陣翻騰。

  不行、不可以、應該要開心的,這種日子。笑啊你這傢伙,不是沒心沒肺慣了嗎?這時候鬧什麼彆扭,想被其他人笑話嗎?吃點東西吧、難得家中可以吃上壽司、多吃一點吧……

  啊、醬油,吃握壽司怎能沒有醬油呢?欸、我說遞醬油過來啊!
  

  「トド松,醬油!」

  呵呵臉很可怕吧、但我也想笑啊,我也想笑啊……理應順應氣氛而說出的話語既湧不上來也嚥不下去,就這麼卡在了喉嚨,很難受啊!


  「就跟你說很痛了十四松!」

  啊、又來了呢……似曾相似的感覺,都這麼看著我。


  ——他是怎麼了啊?

  ——おそ松兄さん他……


  「臭松,幹嘛打我啊!」



 ◆



  身旁少了些人,褪去了綠色的、粉色的、藍色的、黃色的、紫色的……

  最後只殘餘豔目的紅色,溫熱、帶著鐵的氣息,血吧?抑或代表生命。

  好奇怪啊、為什麼要離開呢?

  我不抱怨、我不捉弄了行嗎?你們不是一個個都只是嘴巴喊喊而已嗎?不要真的離開啊!
 

 『我們兄弟大概不要住在一起會比較好。』

 『我也要出去住。這樣……這樣也好……大概。』


  相看厭倦了嗎?不是吧?你們看カラ松那傢伙奇特的穿衣品味啊!看チョロ松那傢伙又在自我意識過高的講大道理了啊!一松那傢伙真不會藏貓零嘴,快跟我來我翻給你們吃啊!十四松再表演一次噴水的特技啊、我說不定能學會呢!トド松你這傢伙不要再因為有可愛的女孩子就裝作不認識哥哥我啊!


  我也想要說啊。


  ——就職成功,恭喜。

  ——對不起、亂發脾氣了。

  ——想不到你揍人比說話還痛人,嚇到我了呢。

  ——不要朝臉揍啊、我靠臉吃飯的,而且那不是熱海的相關報導嗎?別拗爛啊!

  ——別趁我不注意偷吃掉奶油味的今川燒啊、下次一定要孝敬給大哥,知道嗎?

 

  奇怪,以前這裡有這麼安靜嗎?應該很吵的對吧?大家的聲音、貓的聲音、簡訊的聲音、漫畫翻頁的聲音、暖爐運作的聲音……


  真的太安靜了。
  


  你是大哥吧?

  對吶、我是松野家六胞胎的長男,松野おそ松。


  所以誰都好,快來對我說啊!這次我一定會好好地說出口的。



   ——いってきます。

   「行ってらっしゃい。」


 



——fin.


(後記)

誰快來跟我說說話,我真的覺得好難受TTTTTTTTTTTTTTTTTTT


(補)作業bgm↓

1.【花束と水葬】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搜一下歌詞,很TTTTTT(不會說)
---
2.【アンビリーバーズ】
換首bgm,搭配來看,整篇會看起來比較正向><


其實我希望大家在看這篇文時,可以有兩種心境,因為我自己寫的時候也是用兩種心境去寫的><



成長的過程或許很痛苦,但總有一天我們都必須成長。



好了,我真的沒有要補充的了><



评论(6)
热度(1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