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銀魂_銀時中心/默】02

02


  在這裡待的時間長了,他自然而然地得知了男人的名字與身份。
  坂田銀時,曾經的在攘夷的戰場上令人聞之色變的「白夜叉」。
  曾經這個詞聽起來如此蒼涼,但被禁錮在這小小的一方土地裡的人,身上都牢牢地刻劃著這兩個字。
  是的,便是有著再風光的過去,隨著日子的流逝,灰白的細塵在你未察覺散落於髮間時,隱約讓你的頭變得更沉了一些,屬於你的榮耀與風光,就堪堪以「曾經」這個詞劃下最後的記號。
  雖然他是個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裡沒有什麼大作為,只是趁著人性的弱點逞凶鬥狠的不良,但他內心是佩服坂田銀時的。
  因為為人犧牲奉獻這種事,他想也沒想過,在他和看著好欺負的傢伙討要保護費時,對方正在戰場上和敵人廝殺。
  他和對方的年歲分明差不多,但走的道路卻有如天壤之別……
  只是在這個荒謬的時代裡,太過出頭的表現只會惹得一身腥味。
  戰場上的靈魂人物,許多人眼中的英雄,最終竟是和毒販宵小關押在一起。
  「要嗎?」回過神,坂田銀時跟自己搭話了,他慌亂地擺擺手,回答著:「今天先不用了,你這東西哪來的?」
  彌白的煙霧徐徐裊裊,只見坂田銀時隨意呼了一口,形狀完整的煙圈雖是迅速消散卻仍清晰地映入了兩人的眼,輕點著煙頭低沉的嗓音發著波瀾不驚的呼喊,「啊、難得呢!」
  「坂田先生,趕快將這東西收起來!被巡守員看到就不好了!」有些緊張地奪過對方銜在纖長指間緩緩燃燒的白色長梗,將其丟地後匆忙用沾染塵土的厚黑橡膠鞋底將其捻熄,「怎麼會有菸啊!難以置信!」
  「銀時。」靜靜地看著男人的舉動,半垂的赤眸望著身下黃綠交雜似草原又似荒原的大地,他的聲音醇厚而悠遠。
  「什麼?」
  「叫我銀時就可以了。」布料窸窸窣窣地雜響著,不一會兒他翻出了一塊被熱度與擠壓而有些扭曲變形的糖塊,笨拙地撥開外層的裹紙後微微泛白的舌肉頂上指尖的拈拾將甘甜掃入了口腔,「謝謝你啊、果然我不太適合尼古丁。」
  「喔、銀時,不對——」他愣愣地遵循著對方的話,隨即大聲嚷嚷,「你還沒說明清楚你的菸是哪裡來的,萬一被發現了可是要關緊閉的。」
  「啊啊、那樣可就不好了。」細微的暖風揚過銀時自然蓬捲的柔軟髮絲,他的側顏在陽光下變得有些透明而遙遠,「我這人可不太喜歡黑暗吶、先走了。」
  「你——」
  「放心吧!」微微側過臉,逆著光而無法看清他臉上的神情,只依稀瞧見嘴部的張張闔闔,「舔拭寂寞的依賴品我不會再用了,適合我的是能留住一切的味純甘美。」



  怎能試圖舔是孤寂?
  你該做的只有記住,將那灰黑鬱天的殘圮深深地刻進靈魂之內。
  若太苦時,就吃點糖吧!能撐下去的。



===

隔了有些久的復更 對不起m(__)m

评论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