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銀魂 / 沖神】情人節賀文——巧克力

如題

╳墨鏡準備

╳如果ooc純屬正常,因為寫太High

 

---

  「真是無聊阿魯,小銀最近天天都喝得爛醉不打緊,還整天說著動畫再開阿銀我又要大展身手什麼的。」神樂用牙齒咬斷手中的醋昆布後,又道「新八那個傢伙也是,這幾天故意梳了油頭,講話沒事撂幾句英文,還一直說著巧克力什麼的,明明只是個眼鏡而已,吃什麼巧克力啊!還不如醋昆布呢!」

  這時,神樂將公園掃了一圈,到處都是那個啥、麻花捲?套個小銀常講的話,難道大家都進入發情期了?

  「嘖嘖、莫非又是那個奸商為了賺錢所炒作出來的節日又要到了嗎?」神樂抬頭望了一眼樹枝末梢冒出的新芽,初春的風拂上臉仍有些冷,她又回想了一下,果然是如此,「今年要不要再送巧克力呢?可是那兩個傢伙一定沒有人送阿魯,本小姐就勉強送他們好了。」

  「呦、我看這是誰?這不是團子嗎?」神樂定睛往身前一看,得了,又是那個討厭的傢伙。

  「稅金小偷?叫我幹嘛、打架啊?我奉陪,本小姐我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種拿人民血汗錢卻在偷懶的傢伙。」神樂拿起身旁的紙傘朝來人一揮,不滿地叫囂道。

  沖田總悟用了『這傢伙果然是笨蛋』的眼神看向前方的少女,「誰是稅金小偷阿、臭女人,本大爺現在在巡邏,不過是遠遠看到有一個傻缺坐在這過來打招呼而已,你還是快滾回你的星球吧、省得礙眼。」

  沖田望著眼前的少女,牡丹紅的唐裝映入眼簾,感到意識有些恍惚,他忽然想起今早屯所內的事──

 

  「那個、沖田隊長那個、就是……」他不耐地摘下眼罩看向跪在一旁的人,負責隊中留守時他一向拿來睡覺,竟然有人敢吵醒他,簡直找死。

  「山崎,給你三秒鐘解釋理由,不然──」菊一文字RX-78無聲出鞘,沖田總悟覺得睡眠不足害得他體內的S又蠢蠢欲動,如果真的殺了這傢伙,就跟進藤桑說是對練時手誤吧!打定主意後,沖田看向山崎的眼神越發凶狠。

  「啊、那個隊長、就是那個……」

  「三──」

  「嗚哇,就是那個情侶們放閃光的……」

  「二──」

  「就是,如果情人節那天隊長有多的巧克力可不可以送給我!」大聲的道出訴求後,山崎立即伏下頭,向臉上青筋隱約可見的少年行了個大禮。

  「情人節?」拔刀的動作緩了下來,「又到了這個時候了啊!不過你就為了這個吵醒我?你這傢伙不是只要有紅豆麵包就足夠了嗎?再說,你應該去找土方先生要,那傢伙可是情聖呢!」

  「報告隊長,經過副長手中的食物都會染上美乃滋,我不想要吃啊!」山崎將頭抬起,一想到自家副長那令人卻步的飲食癖好不禁臉色蒼白。

  「山崎!你對美乃滋有什麼意見啊?」不遠處傳來素有鬼之副長的土方十四郎的吼聲,山崎打了個寒顫,迅速地爬起身子。

  果真不能在背後議論他人是非,說曹操曹操到,「隊長,那就拜託你了!」

  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山崎便推開對著庭院方向的拉門朝外逃去。

  

  「你這傢伙、還不趕快給我停下來。我會在情人節那天讓你吃一打美乃滋的,你給我等著!」

  「副長我錯了啊啊啊──」

 

  遠方,隱約還傳來如此的聲音。

 

 

───

 

 

  「喂、喂,發什麼呆啊虐待狂?莫非春天到了你的腦袋也傻掉了?」神樂在沖田眼前揮了揮手,見對方沒有反應感到有些無趣,「看來是真的阿魯。」

  「什麼跟什麼啊臭女人,老子是在想事情。」一手打掉眼前晃動的白皙手掌,沖田感到有些懊惱,怎麼自己老在這女的面前失常。

  「是在想本女王的聰明氣質才氣樣貌嗎?如果是的話,付我三千萬外加十年份醋昆布,我就勉為其難跟你吃一頓飯阿魯。」神樂嘩啦一聲撐開手上的紙傘,剛還躲在雲層後面的太陽已隱約要探出頭,於是她乖乖撐起傘來。

  「笨蛋是你才對吧!」沖田鄙視地掃了神樂一眼,見對方一拳朝自己砸來連忙躲開,「算了,我今天沒心情不跟你打。話說,你情人節巧克力要送誰?」

  「巧克力?」見一擊不中,神樂便停下了動作,「虐待狂問這個幹嘛阿魯?莫非你想要我送給你?不是吧、哈哈哈你這傢伙該不會沒人送給你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本女王也不是不可以……」

  「算了,當我沒問。」沖田有些不耐地打斷少女那帶有嘲諷的調侃,轉身離去。

  「那傢伙搞什麼鬼阿魯。我原本想說,多送一個也沒什麼的。」神樂搔了搔臉,不解地望著沖田離去的方向。

  奇怪?我會想送那個虐待狂,難道有病的是我阿魯?

 

  不對、就算送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只是義理的,而且我一定要找那種加了很多辣椒的辣死他。神樂在內心悄悄說道。

  …

  …

  …

  千呼萬喚,萬眾期待(?)的情人節終於到了,加上草莓的產季也在最近,因此商人們更是努力地將情人節、巧克力、草莓這三樣東西綁在一起,推出了一堆消滅荷包的產品、活動。

  鑒於之前的情人節那兩個不解風情的男人,神樂一早便將巧克力附上紙條放在桌上,從萬事屋溜了出來。

  想著等等小銀跟新八收到時那感激涕零的模樣,她不禁得意地哼了哼,只不過她又看眼手上的東西,「我還真買了啊!」

 

──「小姐,現在巧克力買三盒有折扣會比較划算,您要不要考慮一下。」

──「嗯……那就買三盒吧!」

 

  才不是特意買給那傢伙呢!是因為折扣!

 

  在神樂胡思亂想的時候,她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了屯所面前。

  「我怎麼跑到這了阿魯?」回過神看向眼前的大門,旁邊的門牌上寫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字:真選組。

  而在神樂要轉身離去時,一個人叫住了她……

  「這不是神樂醬嗎?有事……」進藤勳看了少女拿在手裡的禮盒,不動聲色地笑了一聲「如果要找總悟的話他在西廂的和室睡覺,那邊有個池子還滿好找的,那我先走了。」

  「诶、不是,我……」

  「阿妙小姐,我來啦!」

  進藤並沒有理會神樂,只見他雙臂揮舞朝道路的盡頭跑去,只差沒搥胸吼叫,不然真的滿像大猩猩的。

  「既然都出來了,還是給吧!義理而已,怕什麼。」思考了很久,神樂終於下定決心走進屯所內。

  一下子就找到了近藤口中的和室,看著帶著鮮紅眼罩呼呼大睡的少年,神樂嘴上雖然喃喃著「果然是領人民錢偷懶的稅金小偷啊!」內心卻緊張起來。

  振作啊神樂,只是義理巧克力而已!她在內心反覆強調著,然後拿雨傘戳了戳沖田的腰側,「喂、虐待狂,給本小姐起來,再不起來就讓你的_ _不能○○和○○喔!」

  「又是誰──」沖田有些不耐地拿下眼罩,「China?你來這裡幹嘛,該不會是……」

  「本女王就是來送巧克力的,不行嗎?」分幾次丟臉,不如一次丟盡,神樂直接豁出去了。

  「你還真送啊!義理的?」見對方氣鼓了臉像是默認一般沒有回應,他點點頭指向一旁已堆成山的盒子和袋子,「隨便找一個地方放就行了,大爺我再睡一下。」

  「那是你的?」神樂不敢置信地望著那高聳的小丘,「你這抖S虐待狂原來人氣這麼高啊?」

  「之前局長辦了幾次活動,吸引了一堆女孩子圍觀,那些都是她們送來的,土方先生的更多。好了、你放下就走吧……」沖田不甚在意道,接著又重新躺了下來。

  神樂突然覺得自己的緊張、進來之前做的心理建設、對方若說起她便回以準備好的說詞……都很可笑。     
         這目前的氛圍,將她的躊躇都化為了笑話。

  「我就是吃錯藥才送巧克力給你這傢伙!」狠狠地將手中的盒子砸到對方身上,神樂轉身跑了出去。

  包裝精美的盒子從沖田身上滾落,掉到了門前,室內一陣靜默。

  不久,山崎興沖沖地拉開門,看著地上的盒子,「噢、巧克力!」正要伸手去撿一把亮晃晃的刀插在自己身前,只差一秒他便會濺血,「隊長?」

  「這個不行。」沖田拿起紮著緞帶的盒子,嘴角輕輕勾起,赤色的眼瞳孔豎成一線,「旁邊那堆隨你處置,我出去一下。」

 

 

───

 

 

  一路跑到了公園,見沒有太陽,神樂索性將傘丟在一旁,坐在長椅上大口喘著氣。

  心中那股煩悶的感覺也消散許多,為啥剛會那麼難受呢?難道是最近吃太多?還是她終於要發育為性感成熟的美人了?

  沖田總悟趕來時看到的便是這副景象--坐在長椅上的團子頭少女不時摸摸臉,又摸了摸胸,「喂、醫院在附近,需要我用巡邏車載你去嗎?」

  「你這虐待狂來這幹嘛!不是說要睡覺?」少女語氣不自覺帶有嬌嗔,但當事人卻渾然不知,只覺得自己又要抓狂了。

  「喔、我睡不著,所以來野餐。」什麼爛理由,話講出口後,沖田在內心鄙視自己一下,臉上卻依舊維持一副高傲的表情。

  他小心地拆開了緞帶和包裝紙打開盒子,從中拿出一顆巧克力轉向身邊,「要嗎?」

  「喔、不用你吃就好。」聽見神樂的回應,沖田有些疑惑這個視吃如命的少女竟然沒有跟他搶食物,但轉個念頭他又想到,哪有送的人自己吃掉禮物的於是釋懷,將巧克力放入口中,牙關閉合──

  「咳、這什麼?」有些狼狽地咳嗽著,沖田瞪向一旁幸災樂禍的少女。

  「哈哈哈、你那巧克力是魔鬼辣椒口味的,那可是我特地買的阿魯,感動吧?」買來整你的,神樂在內心補充道。

  「嗯,確實感動。」半顆巧克力還佇立在舌尖,沖田有些不懷好意地笑了笑,「所以我要感謝你。」

  下一秒,亞麻色頭髮的少年一個傾身將唇印上了那個正笑得渾身顫抖的少女,由於笑聲中途被打斷,少年口中的巧克力很方便的便滑入女方的口中。

  沖田隊長為了表達他崇高的謝意,於是用舌頭將口中的甜食頂到了少女舌頭的後方,這樣即便對方想要吐出來,也沒法一下子吐掉。

 

  聒噪的少女就這麼安靜了幾秒,她瞪大雙眼看著正在她口中胡作非為的少年愣了一下,接著便下意識地朝對方腹部揍了一拳……

  「噢!」沖田吃痛退開身子,抬頭正要朝對方抗議──只是哪還看得到那位橘髮綁著團子頭的女孩。

  …

  …

  「那虐待狂搞什個鬼啊!下次不送給那傢伙了。」摸了摸唇,神樂的臉泛著明顯的紅暈,內心正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今天還真熱啊!」便脫下身上的棉襖外套朝萬事屋的方向走去。

  而路旁一位老爺爺,看著少女穿著單薄離去的身影,不由得出口感慨「現在的孩子還真不怕冷啊!」

 

  而此刻還留在公園的巡警先生,也摸了摸唇,「其實那樣吃就不辣了,反倒挺甜的?」

评论
热度(13)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