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ㄦ童十五題──抬起一只腳提腳跟

╳極度甜膩向注意

╳弟弟小天使光環大開,眼前一片空白((我靠好閃ww

╳哥哥進出警察局的頻率實在太高了…我不想救他(艸)  

  有一件事始終讓Hamada家的長男相當頭痛,起初並無什麼感覺,但隨著日子逐漸過去,他發覺事態似乎越來越嚴重,並且他認為若不拿出身為哥哥的威嚴好好告誡一下弟弟是行不通的,於是……

  「Hiro!你不能慢下節奏先處理完手上的事,再繼續進行下一件事嗎?」他無奈的從弟弟嘴裡抽出吃到一半的果汁棒,又從另一邊拿過濕紙巾擦了擦滴到汁液的地板。

  要是生螞蟻的話,Cass阿姨又會啟動賢淑模式──用著變幻莫測的表情與高低起伏的嗓音演講至少超過三個小時。

  「噢、饒了我吧!」Tadashi低咒道。

  根本就跟地獄沒有兩樣!他只要一想到就不禁頭痛了起來,因此他寧願設法改善弟弟的壞習慣,也打死再也不要見識到那副景象。

  『哎、Tadashi還來啦!那是我好不容易從Mochi的爪中搶到的葡萄口味欸!真搞不懂一隻貓吃什麼果汁棒,就是因為Cass阿姨一直餵牠吃貓飼料以外的食物,現在才會就連果汁棒也要搶。』Hiro終於從一堆工具裡抬頭,隨手將扳手丟進一旁的工具箱裡,又從一旁的地面抓起十字H型的螺絲起子轉動了一下手上盒子狀物品的一角。

  「不還!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這樣做事根本就是事倍功半,你就不能好好專心做一件事嗎?」Tadashi回答道,感受著還傳來冰涼的果汁棒,他想也沒想就著吸口開始吸吮。

  『Tadashi!那是我的啦、你要的話自己去冰箱拿,雖然應該沒有葡萄口味了,但草莓還有啊!不要搶我的!』Hiro不甚開心的嚷嚷道,將手中的盒狀物放到了一旁,走到兄長旁的他不住地跳起試圖搶奪對方手中的果汁棒。

  「草莓的我才不要呢!而且給哥哥吃一口有什麼關係啦!誰叫你不好好專心做事還將汁滴到了地板,這是懲罰、懂嗎?」Tadashi一把按住弟弟的腦袋,果然年長就是有這個好處,一手施力就能輕鬆解決對手,完美。

  『啊啊、又用身高欺負我!多心並用才能彰顯出我是天才兒童的腦袋,不然我的腦細胞沒事做會很無聊的,而且我完全都不覺得自己事倍功半!』Hiro不滿地扯開兄長的手,心想總有一天一定要長得比這傢伙還高。

  「我用身高?別開玩笑了,這叫兄長的威嚴懂不懂、小鬼!」Tadashi鄙睨地掃了正鼓著臉彷彿充飽氣的河豚一般的男孩,「你看看你、上一個機器人還沒組好就急著組下一個,你這樣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組好一個呢?天、才。」

  Hiro順著兄長指的方向依序看去,頓時說不出話。

  「看吧!說中了?」Tadashi"呼嚕"一聲吮盡果汁棒,接著一個漂亮的拋物線將扁掉的包裝丟入垃圾桶。

  『才不是、我只是剛好有想法!所有的機器人多會很快就完工的!』Hiro轉向一邊以著有些彆扭的聲音道。

  「喔、是嗎?」Tadashi無奈地看著一旁暗自賭氣的弟弟,他輕緩移動腳步,在Hiro的面前蹲了下來……

  「聽著、Hiro……」Tadashi的手撫上弟弟的臉頰,感受到低落在手背的溫熱,真是的,如此愛哭,真像是幼犢一般啊!

  輕柔地拭去Hiro的淚水,Tadashi的聲音刻意放的很溫柔,「哥哥我並不是不瞭解你的感覺,的確、有新想法湧上心頭的瞬間是很棒的,但如果你不完成之前的那些點子的話,不就對不起之前冒出來的那些很棒的概念嗎?」

  『哼、嗯、哼……我知道啦、我、會改啦、哼……』回答的聲音還混著哭泣的咽嗚聲,即便此刻鼻涕調皮地滑落、眼淚更是一直止不住,但Hiro認錯的態度他還是知道了。

  「會改就好,吶、把眼淚和鼻涕擦一擦,髒死了。」Tadashi拍了拍Hiro的頭站起身,並從一旁的櫃子上抽了幾張面紙遞給弟弟。

 

 

片刻後──

  

 「啊──!是誰吃光了冰箱裡所有的果汁棒!昨天明明還有三支的。」Cass的驚呼聲從二樓傳了上來,接著一陣碰碰聲,"碰"的一聲Hamada兄弟的房門被大力推開。

  「兇手是誰,趕快承認!是誰吃光了我的果汁棒。」Cass渾身散發著殺氣,彷彿週身隱約寫著"趕快坦白,否則被我抓到犯人就死定了!"這般的字眼。

  

  「你偷吃,還全都吃光了?」

  『我確實是偷吃沒錯,但我只吃了一根啊!我看的時候只剩三根而已。』

  「那會是誰啊?」

  『我哪知道啊,啊、那隻肥貓!』

 

  「你們兄弟在那邊竊竊私語什麼!快點承認,我現在心情很差,極度需要果汁棒的救贖。」Cass不耐地拍了拍門板吼道。

  『我、我只吃了一支啦!是Mochi、是牠吃的,Tadashi可以幫我證明。』Hiro擺擺手道,順便向兄長施了個眼色。

  「真的,我可以證明……」

  「──嗯?你們兩個還想狡辯!」Cass快步走入房內,駕輕就熟地拈住兄弟倆的耳朵咬牙切齒道。

  「痛、痛、痛──!」

  『不是我啦、對不起──啊啊哎、』

  

  「算了、暫且不唸你們,趕快給我出門買一包新的回來,綜合的、不過記得選草莓口味多一點的,知道嗎!」不久後,Cass終於鬆開手,離開了兄弟倆的房間。

  「還真是可怕,不過還好不是賢淑模式。」Tadashi揉揉耳垂道。

  『喔、我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有同感,幸好不是那個模式,簡直跟地獄沒兩樣。』Hiro同樣揉著自己的耳垂回應道。

  同樣狼狽的兩人對看了一眼,不禁噗哧一笑。

  

  「樓上的兄弟還在幹什麼!還不出門?」一陣怒吼從樓下傳來,強度之大,就連附近停在樹梢休息的鳥兒都被震得飛走。

  『噢、糟了!』Hiro瞥了兄長一眼,一手急忙從一旁抓過外套,另一手撈起亂丟的鞋子囫圇套著。

  「欸、小心啊你!真是的、你忘了你剛答應我什麼了嗎?」Tadashi嘆了口氣,輕輕扛起弟弟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地上的東西也不收好,想刺到腳嗎你。」

  『啊、我忘了,對不起。』Hiro吐吐舌道歉道。

  「給我誠懇一點啊、專心做好一件事好嘛!不然你早晚有一天會受傷的。還是,你想見識哥哥我真正生氣的模樣?」Tadashi握著弟弟還未套上鞋的左腳跟,將鞋子輕輕套在光滑的腳丫子上,並細心的將兩邊的蝴蝶結從新綁好。

  『嗚哇、賢淑模式嗎?有點可怕耶!』Hiro輕巧的跳下床,一蹦一跳的朝外走去,又像想到了什麼一般將頭探回門內,『再說,Tadashi我才不會輕易受傷呢!我不是有你嗎?快走啦!再不出門買果汁棒,我們就沒晚飯吃了。』

  「真是的、等等我。」無奈地搖搖頭,Tadashi戴上帽子隨後跟了上去。

  …

  …

  「欸、Hiro你真的要選草莓味多一點的嗎?」

  『怎麼可能、我不直接買葡萄口味是怕Cass阿姨又讓我看見地獄好嗎!』

  「也是、那我們挑一包不明顯的吧!」

  『交給我吧!我最擅長這個了。』

 

  橘紅的暮光輕輕打落在兄弟倆的背影上,而拖曳在地上的兩道長長的影子在盡頭交成一線,彷若一體般,任誰也無法分離。

---------------------------------

腦洞後記:

  腦洞作者因為有人回了lofter的貼文...

  於是腦洞越開越大,然後就這樣了((掩面

  哥哥我真的救不了你啦((爆笑www((滾走www

评论(6)
热度(24)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