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尾〉

►避雷注意!這是雙おそ!!!

►大概是人類大哥>>>>>惡魔大哥的故事

►還許願池的債(???),R18吧哈哈哈哈哈

►總之,謎片不要亂看((###

= = =

  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那個傢伙。所以當視野中突然闖入一道有著黑色纖長尾巴的身影時,松野おそ松並沒有感到驚訝。

  隨意地掠了對方一眼表示自己有看到後,おそ松繼續著手上的動作,神情不同以往那般嘻皮笑臉,此時竟是一臉認真直愣愣地掃著眼前一行行文字。

  「欸、我說你啊——」似乎對於自己被忽略的事感到有些不滿,啪噠振了振似蝙蝠般有著透薄皮膜的雙翅,祂將有著尖銳指甲的雙手輕輕環住...

 

【阿松_小松先生】〈茶葉與鈣〉

►寒色組短打

►注意單箭頭:チョロ松→カラ松→一松

►私設身份:無血緣關係,234分別是少爺、執事、校醫(先生)

= = =

  「少爺請喝茶。」聽聞,黝黑的手優雅地執起仍騰騰冒著熱氣的茶杯,那膚色雖然看著讓人感覺青春熱血,但禮儀舉止卻非常完美。

  不過眨眼,少年便將杯口湊到了嘴邊,輕輕抿了一口後,雙眉因愉悅往兩旁舒開,且不吝嗇地給予讚揚——

  「チョロ松,果然你泡的紅茶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飲品了!」

  「不敢當。」

  ◆

  「那個、チョロ松……」看著一臉忸怩的少年,他將手從方糖罐上移開,腳步輕移到了對方的身旁,輕聲說了聲「失禮了。」然後掏出了淨白的...

 

【阿松_小松先生】〈疤〉

►カラ松中心虐向

►場後公開(這是第八題)

►這是腦洞,不要考據


※系列:010203040506070910

※各篇詳細TAG:戳我

===


  「欸、夠了吧?」


  誰?他轉過頭張望著,他分明聽見了一道熟悉的嗓音,但映入眼底的只有一片冷清。


  「既然忍受不了就說出來啊!為什麼要一味地容忍?」


  然而聲音並沒有停止,依舊清晰的在他的耳邊響著,他越發焦躁,腦袋一抽一抽地疼著,好像有什麼就要掙脫出來。


  ——「是這傢伙嗎?感覺不是。」

  ——「都行,反正也是其中一個吧?」


  「你就憎恨吧。憎恨讓你變成這副模樣的那些人,...

 

(松連載)【荒川】01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 x 一松)

►那啥……兩攻一受

►思想扭曲有(?)

►少年走歪路概念((不

===

01

  可曾聽過一個說法?

  在世界的盡頭有條墨色的河川,裏頭流淌的並非水液,而是慾望——由既濃烈又混濁的悖德的慾望匯流而成。

  
  ◆
  
  
  松野一松一直知道自己不是個能用社會主觀價值判斷,並能被歸類在正常範疇的人。

  人渣。

  廢棄物。

  不可燃垃圾。

  若是他人提起倒有些太過刻薄,然而這些不怎麼好聽的字眼,卻是他對自己的笑稱。

  更正確的說法,應該可以說是一種認清事實?是呢、因為深曉與所謂的「乖孩子」扯不上...

 

【阿松_小松先生】〈劇〉

►點文還債

►長兄一(おそ+カラ一)

►一松資優生設定

►少年捏造有

= = =

  ——雖然我們的勢力不算小,但還是要小心赤塚中學一名姓松野的小子。

  ——啊啊我有聽說過這件事,但總共不是有六個人嗎?

  ——幾個都無所謂,囂張的小子直接解決就行了。

  ——不、那是錯誤的資訊,其實……

  「其實只要我一個人就足夠了。」竊竊私語的幾名青年猛抬起頭望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少年,臉色瞬間漫上名為疑惑、意外、害怕等情緒。

  「嗯?」看似乎有人未能反應過來,坐在牆沿的少年邊晃著腳邊好心地開始自報家門,「喔喔忘了說,我就是那個看起來快要尿失禁的小子提到的『松野』...

 

【阿松_小松先生】〈餘一〉

►カラ松中心虐向

►場後公開(這是第七題)

►這是腦洞,不要考據


※系列:010203040506080910

※各篇詳細TAG:戳我

===


  「跟你說個很久以前的故事,我相信你一定會感興趣的。」緩緩舉起看起來像是只黏了一層薄薄的膚色皮肉的手,似乎無法鎖住水分的皮膚顯得乾巴而疊出些許皺紋。

  「畢竟如果我再不說的話,這段真實發生過的事蹟就會泯滅在時間的巨流裡。」如同老舊電影裡昏黃的畫面般,他的臉逆著午後的暖陽而落在一片幽暗底下使人辨不清神情,骨節分明的手撐在桌面似是花了一番力氣才將自己的身子從椅子上撐起。

  「跟我來吧、我拿相簿說明比較快。」他伸...

 

【阿松_小松先生】〈Life〉

►4/4雙一松短打

►腦洞系列

►屬性(大概是刀子?)


===


  一松是個矛盾的生命體。

  生命體,意味著可以被研究;矛盾,卻也意味著不可解析。


  既陰暗、無職、性格暴躁,又曾強烈暗示可能成為殺人兇手,但說歸說,他真正做過比較過分的事情好像也沒有幾個?

  欺負令人疼痛的次男(或惡言相向)暫且不提,畢竟這已成為松野家的一項傳統,但認真的來說一松並沒有他自己宣稱的那麼壞,從他時常安撫爆走的五男十四松與餵養街角巷口的貓兒的情景中就可窺知一二。


  一松其實是個溫柔的傢伙。

  他只是有些彆扭罷了。

  因為拿捏不準何時該說什麼,所以選擇沉默。

  其實是...

 

【阿松_小松先生】4/2一カラ短打42發!

►一松&カラ松搬出來同居的前提

►甜、歡樂向(大概沒有虐)

► 31~42還在開夜車(有R)→(已更新)


 1.相擁入眠

  一松是個怕冷的傢伙,加上末梢血液循環不好,因此一到了冬天,就算包得一團腫,手腳仍像冰窖中的冷凍食品般一碰就凍的讓人擔憂。

  カラ松不是沒有強拉著一松去看過醫生,但穿著白袍的老醫師只是搖搖頭說這種症狀只能靠物理治療減輕並不能根治,於是他們就只上過一次醫院。

  食療、甚至請一松穿上襪子再上床睡覺也沒有用,肌膚無意間碰觸到時,那徹骨的寒意仍會滑溜地觸上カラ松的心尖,惹得他無端生疼。

  「以後就這樣睡吧。」說著,像是依偎在母親懷抱的幼獸...

 

【阿松_小松先生】〈春遊〉

►愚人節短打

►色松(一カラ一)

►甜

►CP避雷者:❶是一カラ / ❷是カラ一;兩篇可獨立看待(?)

►❸是自主責任,你認為是什麼就是什麼(?)

►可能有ooc(因為寫得很白癡)

= = =

  那是他們兩人交往後的一天,比起昨天、前天、大前天……總之,依舊是個平凡的日子,生活並未有什麼特別大的改變,要說唯一值得提的點的話,大概就是因為日期的關係。

  四月一日,俗稱的愚人節。

  需要特別留意言語的一天,真假話分際模糊得令人無法辨清的日子。

  那麼這個時候說可以吧?

  將平常不敢說的話,於今天以著刻意練習過的聲調語速緩緩付諸...

 

【阿松_小松先生】#24話NG集

  「おそ松,有你的信喔!」


  ……

  ……

  ……

  ……

  ……

  ……


  「欠款金額五百萬日圓……?你ㄚ的一群混帳,刷卡給老子用自己的名字啊!」



【後記】

  沒了,其實我只是想打這兩句話而已xD

  緩和一下哀傷的氣息,最近身旁的小夥伴們心情都很沉重TT


  希望大家能用笑容迎接最後一集……((說是這麼說,但我胃也好痛TTTTTT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