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陰陽師Only-茨酒茨無料】《茨別酒歸》(場後公開)

★小茨木x大酒吞的溫馨日常

★名稱很文藝,但內容並不是(#


===


   ▪ 壹 ▪


  他堂堂大江山的鬼王竟然輸給了一個人類。

  「嘖。」酒吞童子耙了把頭髮,透過水漥他見到自己布滿血絲的雙眼,有些酸澀,但不疼。

  適才茨木童子說這種感覺叫做「不甘心」,這個詞所表達的意涵對他來說是陌生的,他只感覺到渾身的煩躁。所以他決定去喝酒。

  酒可以治百病,他相信這時的「不甘心」,等到他酒醒之後就能解決了。

  

  ◈

   酒盞被甩落到一旁,酒吞童子靠著身後的大石頭,身子隨著越來越狹隘的視野一點點的滑...

 

【阿松_小松先生】〈Hero〉

►點文還債

►筋肉松(カラ松&十四松,無cp向)

►動畫第五集,カラ松事變後兩人的互動

► 一點點原作設定與少年捏造(?)

= = =

  不會笑了。

  歪著頭,十四松張著大大的嘴,眼珠子咕碌碌地轉動,接著伸出掩在長長袖子底下的雙手拉了拉身旁的人,喉嚨咿吚啊啊一連串震響,但對方只是看著他然後露出了歉然的笑容。

  不對。不是這樣。

      好奇怪,跟平常不一樣,為什麼?

  「抱歉brother、我今天身上沒有帶糖。」緩緩舉起右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力道與手法雖無改變,但那雙眼睛裏頭並...

 

【阿松_小松先生】體溫(數字松,親情向)


#數字松(無CP向大概,也許141有)

#此為噗浪上的點文還債(這邊也貼一下)

#大概有時事梗

- - - 以下正文 - - -

  由於北極震盪所產生的超強冷氣團侵襲的關係,整個北半球似乎都陷入了寒冬,就連原以為已經習慣了冬日低溫的東京居民似乎也受不了這次驟降的氣溫,街道上一片冷清。

  「聽說有些區域的積雪太深,公部門已經派出鏟雪車、社會協助團體去幫助一些獨居的老人了呢!」チョロ松看著手中的報紙簡短地歸結道,「感覺這幾年的冬天越來越冷了啊……」

  「啊啊、那麼尼特們也有社會協助嗎?我不想出門啊、這天氣真的很冷欸!」お...

 

【阿松_小松先生】良宵(無cp向,兄松中心)

#1/23 兄松中心

#沒有CP向,沒有R,名字是意外

---以下正文---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怎麼說呢?鋪墊著茶綠色榻榻米的空間比以往還要空曠,沒有貓、沒有人揮著球棒,沒有人一直當低頭族滑著手機……

  「好煩啊!」チョロ松像是終於受不了房間內的寂靜一般,乍地抓著頭發出了頗大的吼叫。

  「チョロ松你這傢伙幹什麼啊?笨蛋嗎?」おそ松手撐在頰側另一手將地上的雜誌翻了頁,透過其與地板間的空隙,隱約可以看到它的封面印著美麗的南島風情,上頭似乎還有幾個大大的字寫著「冬日的沖繩」

  「你最好閉上嘴,不然兄さん會讓你見識何謂童貞臭喔!」おそ松聽著チョロ松仍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仍持續抱...

 

【阿松_小松先生】星星糖(110松,親情向)

#110松(親情向)

#動畫13話衍生

#童年捏造有

---

  便是經過十多年的歲月,這個城市仍看得到繁星閃爍,彷若兒時,一切如舊,好像曾有人這麼說過——

  「天上的繁星是逝去之人為了讓仍舊存活的人不再悲傷所化成的。」被寒氣凍染的嘴唇微微透著青紫地張闔著,不大的嗓音透過聲帶在這廣闊的夜裡傳得響徹。

  「啊啊、肯定是哪個傢伙胡謅的吧?」一松抖了抖身上的草屑對著漆黑的天哈哈地呼著白氣,「哪個傢伙不是趕快去天堂享樂,還會留在天上?一想到就冷死了。」

  「啊、不過我這個傢伙應該去不了天堂吧?」一松呵呵地低笑著,覺得自己講的話實在太過貼切,「不對,我們這六個應該沒人去得了吧?」...

 

【BH6】— Relay Race

╳覺得腦洞極大

╳這是@LERAHHAREL太太點的文,這麼晚更對不起,我拖延症末期TAT

 

--- 

  「我以為我說過了,Hamada同學,所有人都要參與運動會的比賽!」有著一頭棕色長髮的女教師有些不滿地推了推眼鏡,語氣有些不悅。

  「這是個民主的社會,你不可以強迫我們去做不擅長的事!」Hiro試圖據理力爭,但女教師只是看了一眼,就拿起粉筆將Hiro的名字寫在接力賽三個大字的下方。

  “It’s not fair!” Hiro感到非常的不開心,但女教師卻是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後,緩聲道「這本來就是個不公平的世界。」

  Hiro生氣地轉過頭看向窗外,...

 

【BH6】-Treasure

╳回應@終不悔太太的點文,Kyle是三兄弟大哥的設定

╳我覺得太久沒寫了,人物有點崩((崩潰))

╳喔、我把大哥寫得太悶騷了(艸)


  面惡心善,不、或許該說是刀子嘴豆腐心,這兩個矛盾的詞彙一直是Hiro對Kyle的形容詞。

  雖然長得跟好好先生Tadashi一樣,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與行事作風,但本質還是不壞的。

  「夠了,你出去、別幫倒忙。」Kyle嘴裡叼著棒棒糖,面無表情地將Tadashi趕出去,至於為何是叼著糖果,那是因為Aunt Cass不准他在家中吸菸。

  這是Aunt Cass出門參加文學之旅的第二天,昨天由於Kyle還在酒店執班,Tadashi...

 

【BH6】小甜餅系列-之三

【認知】

 

  偶爾,Tadashi會被與自己相差七歲的弟弟他某些行為,不經意逗笑,就好比現在——

 

  「Tadashi你看你看!」弟弟的呼喊聲一直在耳邊響起,他只好放下手邊的事回過頭去,「呃……Hiro你要我看什麼?」

  他只看到弟弟高舉手臂,攤開掌心向他比畫著什麼,非常雀躍。

  「是七星瓢蟲喔!而且它一直停在我手上都不飛走欸!」他看著Hiro眼裡因興奮而閃爍著光芒,不禁失笑,「這樣啊?他可能把Hiro你當作蚜蟲了吧!」

  「……蚜蟲?」Hiro重複著哥哥的話語,有些不明白為何會突然提到這個詞彙。

  「嗯、瓢蟲是吃蚜蟲的喔!」Tadashi好...

 

【BH6】小甜餅系列-之二

【糖果】

  「……又失敗了,那根本行不通!」不住地用頭敲著桌子,試圖藉此讓腦袋有新的想法,但沒有,依舊一片空白。

  「嘿、我想你需要一點糖分。」轉過弟弟的椅子,Tadashi拍拍身旁的純白機器人,它眨眨眼,接著拿出了一根棒棒糖,”Have a lollipop?”

  Hiro搖搖頭,他現在可沒心情吃這個,將椅子轉回桌前,準備繼續與設計圖抗戰,下一瞬間——

  「喂喂、唔……你給我吃了什麼?」嘴裡硬是被塞了東西,他含糊地說著話,而Tadashi只是笑著看著他,笑容異常燦爛。

  沒多久,Hiro從椅子上跳起來,到處尋找著什麼,又迅速地跑進廁所,半晌後水聲嘩啦啦大響,他才從裡面出來...

 

【BH6】小甜餅系列-之一

╳對不起我最近沒有什麼梗

╳開個小甜餅系列慰勞慰勞大家m(_ _)m((土下座))

╳類微小說形式,每次大約3~4篇偶爾bonus醬子(*´゚∀゚)从(゚ω゚`*)


【青髭】

  

  「小懶鬼,快起床!」他叉著腰站在弟弟的床前,就算不用上學,睡到下午也太誇張了。

  「噢Tadashi、饒了我,我快天亮才睡。」床上的身影蠕動了一下,掀起被子蓋至頭頂,蜷起的身軀越發接近一隻蟲。

  「不行!」語落,一把掀開藍白花色的床單,將人拖了起來,接著用下巴蹂躪弟弟的臉頰。

  「嗚哇哇——你竟然沒刮鬍子!」撫著泛起紅痕的臉頰,Hiro眼眶含淚地...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