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松連載)【荒川】03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見此:0102

►此回為過渡章節

| 03

  正常?這種是在這裡是行不通的。

  你該清楚,一旦沾染上你別無選擇只能涉入泥淖。

  乖乖順從,任何反抗只會換來溺斃的結果。


  ◆


  雖然不明白該如何應用,卻意外地懂得很多事。

  總瞪著一雙圓滾滾黑溜溜的眼珠子,嘻嘻哈哈地笑著好像沒心沒肺似的,卻異常的敏銳。

  是個好孩子,與自己不同。

  自始至終他的內心都是如此,便是沾染上一丁點汙穢也能順手拍落;流過竄過壓輾過也不會留下一絲痕跡,亮亮晃晃的鮮明存在。

  總舞著過長的...

 

【阿松_小松先生】〈Hero〉

►點文還債

►筋肉松(カラ松&十四松,無cp向)

►動畫第五集,カラ松事變後兩人的互動

► 一點點原作設定與少年捏造(?)

= = =

  不會笑了。

  歪著頭,十四松張著大大的嘴,眼珠子咕碌碌地轉動,接著伸出掩在長長袖子底下的雙手拉了拉身旁的人,喉嚨咿吚啊啊一連串震響,但對方只是看著他然後露出了歉然的笑容。

  不對。不是這樣。

      好奇怪,跟平常不一樣,為什麼?

  「抱歉brother、我今天身上沒有帶糖。」緩緩舉起右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力道與手法雖無改變,但那雙眼睛裏頭並...

 

【阿松_小松先生】三句話

#有關六子的各種亂打

#虐&甜都有?

#捏死注意

#有那個自我意識?

#取名無能直接標稱謂

#三句挑戰

- - -


【長男】

I.

  「小松,接下來就拜託你了。」男人女人這麼說著。

  「小松哥哥,請你留下來看家囉!」各色的嗓音也嚷嚷道。

  微微曲起的背脊對著神龕的煙霧渺渺,漆黑眼底一片赤紅,「……好。」  


II.

  「因為你是哥哥呢!」

  「振作一點啊、『長男』!」

  藏起凹凸不平且有些髒兮兮的紅球,讓其縮小再縮小,他抹了抹鼻子,「怎麼樣都可以吧?」


  
【次男】

  如此透明漂亮的藍色、是「我」嗎?

  「你這...

 

【阿松_小松先生】Fairy(邱羅喀啦R18)

#點文還債

#兼2/3水陸松中心賀文

#主線是チョロカラ有R18

#支線保留組

#純粹腦洞,不要考據



因為肯定會被屏遮所以一律走連結喔!!

微博→(戳我)

湯不熱→(yeeeee)

祝各位食用愉快~~

 

【阿松_小松先生】繭(十四松中心,無cp向)

#十四松中心

#無cp向

#童年捏他有


---


  在那個彩色電視仍未普及,家家戶戶都仍是黑白電視機的時代,松野家的五名孩子總是在傍晚時分爭奪著觀看節目的主導權,為何是只有五名呢?

  因為五男十四松總在天才微微透亮時,就早早洗漱好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關於棒球的報導,也許幸運的話,他能轉到一些賽前資訊來看。

  但由於仍是學生的關係,早上的比賽十四松往往看不到兩局,有時甚至一個半局還沒結束便被媽媽推出門,跟著其他兄弟們去上學了。

  自從無意間看到一場棒球比賽後,十四松便深深地被其充滿熱血的姿態所吸引,年幼的他第一次知道了何為來自靈魂的撼動。

  不是沒想過要去到現場看比賽...

 

【阿松_小松先生】體溫(數字松,親情向)


#數字松(無CP向大概,也許141有)

#此為噗浪上的點文還債(這邊也貼一下)

#大概有時事梗

- - - 以下正文 - - -

  由於北極震盪所產生的超強冷氣團侵襲的關係,整個北半球似乎都陷入了寒冬,就連原以為已經習慣了冬日低溫的東京居民似乎也受不了這次驟降的氣溫,街道上一片冷清。

  「聽說有些區域的積雪太深,公部門已經派出鏟雪車、社會協助團體去幫助一些獨居的老人了呢!」チョロ松看著手中的報紙簡短地歸結道,「感覺這幾年的冬天越來越冷了啊……」

  「啊啊、那麼尼特們也有社會協助嗎?我不想出門啊、這天氣真的很冷欸!」お...

 

【阿松/小松先生段子03】未知生物(#數字松)


  「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一大清早就被自家五男的聲音吵醒,這個傢伙真是,就沒有一天安靜的啊?

  喔不、是有的,在前陣子遇到那個女孩子時就曾變得非常乖巧。但想起那天在豆丁太的攤位上哭地那麼傷心的十四松,一松抓了抓原本就有些毛躁的短髮,「啊啊、也是有那種樣子哪……」

  掙扎著到底是要繼續躺下去呢?還是出門去找貓玩呢?雖然已經知道大概很難再睡下去了,但自詡為不可燃垃圾的他,在這個難得溫暖的冬日早晨裡卻並不想太早離開被窩。

  「一松哥哥!一松哥哥!」在他仍皺著眉蜷著身子軟爛時,身上突然多出了一個重量,一松睜開了眼,終年如一只睜開一半的雙眸望著與自己截然不同將眼睛...

 

【阿松/小松先生_段子02】我的(#十四カラ )

嗨嗨~我又來了ヽ(●´∀`●)ノヽ(●´∀`●)ノヽ(●´∀`●)ノ

其實段子應該是昨天要肝,但我甩bz 它叫我去做作業QQQQQ

完成了一項即期的作業後,其他暫時放置啦!((喂。

這篇是筋肉松喔(十四カラ)


注意:
十四松好像有黑!

十四松好像有黑!

十四松好像有黑!


可以接受就往下囉↓


  傻子?

  嘛、倒也不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話了。

  有些事情他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浪費力氣去多做思考。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好玩的事,但無趣的事也很多,如果想要活的開心的話,就只要挑會讓自己開心的事做就好了啊!

  為什麼要思考那麼多複雜的事?...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