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松連載)【荒川】06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0102030405


06

  

  怪物嗎?

  他的喉嚨溢出輕輕的呵聲,原先低淺,遂於笑得越發燦爛。

  感觸著掌心傳遞過來的溫涼,半晌,他緩緩回握、再緊緊扣住對方的手,聲音醇厚而悠揚:「也不錯,我很高興。」

  望著那雙瞇成線狀的眼眸,他並不理會對方驀地黯沉的臉色,堅定而鄭重地再次重複——

  「我很高興,很高興。」


  ◆


  

  身為一個在家排名第二的孩子是個怎樣的概念?若用這問題問カラ松,他大概會以指抵著眉心,說些或許連自己也不...

 

(松連載)【荒川】05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01020304

 

05


 

  「為什麼選擇我?」

  良久,那聲音才緩緩開口,像是含了一嘴砂礫,雖不怎麼響,卻別樣的令人無法忽視:「理由?很簡單……」

  「我也好,你也好,他也罷,全都是一樣的。」頓了頓,那隱染一絲啞然的少年音才又繼續飄散——

  「我們,都是怪物。」

  ◆

  「松野君想去哪間高中?依你的能力,若真想考入升學名校日比谷學園應該也不會是難事。」成疊的厚厚資料在敲上桌緣時發出噠噠聲響,教師邊說著,邊將整飭好的教材交到チョロ松手上,「這些就麻煩你了,你也可...

 

(松連載)【荒川】04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010203

►作者題外話:你們是不是在期待我上肉啊??

►再一個題外話:肉會有的,不遠了、不遠了~

| 04

   歡迎蒞臨。

  此處是荒川,滴水間滿盈醜陋與不堪,漆黑和惡臭匯聚而成之地。

  ◆

  

  「荒川?那什麼地方,聽都沒聽過。」微微彎低腰身從筆筒抽出自己要的鐵尺,チョロ松側頭掠了眼一旁拈著書頁看地很是認真的一松。

  「你沒聽過的地方太多了。」一松從膝間抬起頭掃了チョロ松一眼又縮了回去。並未倚著任何平面作為著力點,少年的身子柔軟的彎成似鉤的形狀,卻牢牢地穩著於地,壓在大腿上頭的硬...

 

(松連載)【荒川】03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見此:0102

►此回為過渡章節

| 03

  正常?這種是在這裡是行不通的。

  你該清楚,一旦沾染上你別無選擇只能涉入泥淖。

  乖乖順從,任何反抗只會換來溺斃的結果。


  ◆


  雖然不明白該如何應用,卻意外地懂得很多事。

  總瞪著一雙圓滾滾黑溜溜的眼珠子,嘻嘻哈哈地笑著好像沒心沒肺似的,卻異常的敏銳。

  是個好孩子,與自己不同。

  自始至終他的內心都是如此,便是沾染上一丁點汙穢也能順手拍落;流過竄過壓輾過也不會留下一絲痕跡,亮亮晃晃的鮮明存在。

  總舞著過長的...

 

(松連載)【荒川】02(r18有)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篇見此:01

►啊那個、直接開車啦_(┐「ε:)_    


►戳我去走鏈結→(微博)

       →(Tumblr)  


【後記】

   耶~我期中脫出了!!!

  這篇終於可以復更了。・゚・(つд`゚)・゚・((痛哭流涕###

  一樣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跟我說喔~(*´∀`)~♥


  嗯……預計等篇章多一些後會開劇情相關的匿名表單。

  如果想討論劇情但害羞的話,也能到時候再一併留言給我(´▽`ʃ♡ƪ)


►►►傳送門:03

►►►歸檔:【荒川】

 

【阿松_小松先生】〈必然〉

►色松短打

►有CP向,但自主責任

►私設: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

►Tag:籃球隊員カラ松 / 醫護室醫生一松


= = =


Ⅰ.

  松野カラ松常常做一個夢。

  夢裡的他還什麼都不會,跑不快、跳不高,笨手笨腳的。

  還不是個籃球員。

  腳下地面突然亮起,雪白的路面浩浩蕩蕩地直直漫延到視線的另一端。

  「我果真是個罪惡的男人。」對此,カラ松似是習慣了一臉了然的輕輕笑著,接著踏著不悶不響的步伐朝那裏走了過去。

  啪噠。啪噠。  

  「又再玩球?」撿起了滾至腳邊的球遞給男孩,他轉頭看著對角的籃筐,「今天還是投不進嗎?」...

 

【阿松_小松先生】〈茶葉與鈣〉

►寒色組短打

►注意單箭頭:チョロ松→カラ松→一松

►私設身份:無血緣關係,234分別是少爺、執事、校醫(先生)

= = =

  「少爺請喝茶。」聽聞,黝黑的手優雅地執起仍騰騰冒著熱氣的茶杯,那膚色雖然看著讓人感覺青春熱血,但禮儀舉止卻非常完美。

  不過眨眼,少年便將杯口湊到了嘴邊,輕輕抿了一口後,雙眉因愉悅往兩旁舒開,且不吝嗇地給予讚揚——

  「チョロ松,果然你泡的紅茶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飲品了!」

  「不敢當。」

  ◆

  「那個、チョロ松……」看著一臉忸怩的少年,他將手從方糖罐上移開,腳步輕移到了對方的身旁,輕聲說了聲「失禮了。」然後掏出了淨白的...

 

(松連載)【荒川】01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 x 一松)

►那啥……兩攻一受

►思想扭曲有(?)

►少年走歪路概念((不

===

01

  可曾聽過一個說法?

  在世界的盡頭有條墨色的河川,裏頭流淌的並非水液,而是慾望——由既濃烈又混濁的悖德的慾望匯流而成。

  
  ◆
  
  
  松野一松一直知道自己不是個能用社會主觀價值判斷,並能被歸類在正常範疇的人。

  人渣。

  廢棄物。

  不可燃垃圾。

  若是他人提起倒有些太過刻薄,然而這些不怎麼好聽的字眼,卻是他對自己的笑稱。

  更正確的說法,應該可以說是一種認清事實?是呢、因為深曉與所謂的「乖孩子」扯不上...

 

【阿松_小松先生】〈劇〉

►點文還債

►長兄一(おそ+カラ一)

►一松資優生設定

►少年捏造有

= = =

  ——雖然我們的勢力不算小,但還是要小心赤塚中學一名姓松野的小子。

  ——啊啊我有聽說過這件事,但總共不是有六個人嗎?

  ——幾個都無所謂,囂張的小子直接解決就行了。

  ——不、那是錯誤的資訊,其實……

  「其實只要我一個人就足夠了。」竊竊私語的幾名青年猛抬起頭望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少年,臉色瞬間漫上名為疑惑、意外、害怕等情緒。

  「嗯?」看似乎有人未能反應過來,坐在牆沿的少年邊晃著腳邊好心地開始自報家門,「喔喔忘了說,我就是那個看起來快要尿失禁的小子提到的『松野』...

 

【阿松_小松先生】〈Life〉

►4/4雙一松短打

►腦洞系列

►屬性(大概是刀子?)


===


  一松是個矛盾的生命體。

  生命體,意味著可以被研究;矛盾,卻也意味著不可解析。


  既陰暗、無職、性格暴躁,又曾強烈暗示可能成為殺人兇手,但說歸說,他真正做過比較過分的事情好像也沒有幾個?

  欺負令人疼痛的次男(或惡言相向)暫且不提,畢竟這已成為松野家的一項傳統,但認真的來說一松並沒有他自己宣稱的那麼壞,從他時常安撫爆走的五男十四松與餵養街角巷口的貓兒的情景中就可窺知一二。


  一松其實是個溫柔的傢伙。

  他只是有些彆扭罷了。

  因為拿捏不準何時該說什麼,所以選擇沉默。

  其實是...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