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松連載)【荒川】06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0102030405


06

  

  怪物嗎?

  他的喉嚨溢出輕輕的呵聲,原先低淺,遂於笑得越發燦爛。

  感觸著掌心傳遞過來的溫涼,半晌,他緩緩回握、再緊緊扣住對方的手,聲音醇厚而悠揚:「也不錯,我很高興。」

  望著那雙瞇成線狀的眼眸,他並不理會對方驀地黯沉的臉色,堅定而鄭重地再次重複——

  「我很高興,很高興。」


  ◆


  

  身為一個在家排名第二的孩子是個怎樣的概念?若用這問題問カラ松,他大概會以指抵著眉心,說些或許連自己也不...

 

【阿松_小松先生】〈怪物〉

►カラ松中心虐向

►場後公開(這是第十題)

►這是腦洞,不要考據

※系列:010203040506070809

※各篇詳細TAG:戳我

= = =

  ——為什麼?

  ——只有你不行。絕對、絕對不可以!

  ——我想你一定能夠體諒的吧?

  「欸……你是?」聽見呼叫牠緩緩回過頭,纖長而細柔的皮毛幾乎快湮沒牠透亮的雙眼。

  「我是カラ松。」緩緩開口,牠發出了不同於野獸外表口語清晰的抑揚頓挫,雖然音調尚且有些奇怪,但確實並非獸類原始野性的鳴嗚嚎叫之音。

  「啊、原來如此,抱歉……我許久沒有回來了。」叫住カラ松的是一名外表看上去挺年輕的...

 

【阿松_小松先生】〈蠶〉

►カラ松中心虐向

►場後公開(這是第九題)

► BGM: RADWIMPS - カイコ

►這是腦洞,不要考據


※系列:010203040506070810

※各篇詳細TAG:戳我


= = =


  雖然六胞胎有著幾乎一樣的長相,但這個人不一樣,因為他有著比誰都還崇高的夢想。

  你可以說他是標準的樂天派,內心總是抱持暴風雨後會有晴天的單純想法,因此就算被接踵而至的苦難所打擊、面對難熬的困境他也從不灰心,自始自終他的臉上都穩穩掛著那抹不曾變過的燦笑。

  一樣的無所事事、一樣的廢材,他和另五人所經歷的並無不同,但...

 

(松連載)【荒川】02(r18有)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篇見此:01

►啊那個、直接開車啦_(┐「ε:)_    


►戳我去走鏈結→(微博)

       →(Tumblr)  


【後記】

   耶~我期中脫出了!!!

  這篇終於可以復更了。・゚・(つд`゚)・゚・((痛哭流涕###

  一樣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跟我說喔~(*´∀`)~♥


  嗯……預計等篇章多一些後會開劇情相關的匿名表單。

  如果想討論劇情但害羞的話,也能到時候再一併留言給我(´▽`ʃ♡ƪ)


►►►傳送門:03

►►►歸檔:【荒川】

 

【阿松_小松先生】〈必然〉

►色松短打

►有CP向,但自主責任

►私設: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

►Tag:籃球隊員カラ松 / 醫護室醫生一松


= = =


Ⅰ.

  松野カラ松常常做一個夢。

  夢裡的他還什麼都不會,跑不快、跳不高,笨手笨腳的。

  還不是個籃球員。

  腳下地面突然亮起,雪白的路面浩浩蕩蕩地直直漫延到視線的另一端。

  「我果真是個罪惡的男人。」對此,カラ松似是習慣了一臉了然的輕輕笑著,接著踏著不悶不響的步伐朝那裏走了過去。

  啪噠。啪噠。  

  「又再玩球?」撿起了滾至腳邊的球遞給男孩,他轉頭看著對角的籃筐,「今天還是投不進嗎?」...

 

【阿松_小松先生】〈Hero〉

►點文還債

►筋肉松(カラ松&十四松,無cp向)

►動畫第五集,カラ松事變後兩人的互動

► 一點點原作設定與少年捏造(?)

= = =

  不會笑了。

  歪著頭,十四松張著大大的嘴,眼珠子咕碌碌地轉動,接著伸出掩在長長袖子底下的雙手拉了拉身旁的人,喉嚨咿吚啊啊一連串震響,但對方只是看著他然後露出了歉然的笑容。

  不對。不是這樣。

      好奇怪,跟平常不一樣,為什麼?

  「抱歉brother、我今天身上沒有帶糖。」緩緩舉起右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力道與手法雖無改變,但那雙眼睛裏頭並...

 

【阿松_小松先生】〈茶葉與鈣〉

►寒色組短打

►注意單箭頭:チョロ松→カラ松→一松

►私設身份:無血緣關係,234分別是少爺、執事、校醫(先生)

= = =

  「少爺請喝茶。」聽聞,黝黑的手優雅地執起仍騰騰冒著熱氣的茶杯,那膚色雖然看著讓人感覺青春熱血,但禮儀舉止卻非常完美。

  不過眨眼,少年便將杯口湊到了嘴邊,輕輕抿了一口後,雙眉因愉悅往兩旁舒開,且不吝嗇地給予讚揚——

  「チョロ松,果然你泡的紅茶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飲品了!」

  「不敢當。」

  ◆

  「那個、チョロ松……」看著一臉忸怩的少年,他將手從方糖罐上移開,腳步輕移到了對方的身旁,輕聲說了聲「失禮了。」然後掏出了淨白的...

 

【阿松_小松先生】〈疤〉

►カラ松中心虐向

►場後公開(這是第八題)

►這是腦洞,不要考據


※系列:010203040506070910

※各篇詳細TAG:戳我

===


  「欸、夠了吧?」


  誰?他轉過頭張望著,他分明聽見了一道熟悉的嗓音,但映入眼底的只有一片冷清。


  「既然忍受不了就說出來啊!為什麼要一味地容忍?」


  然而聲音並沒有停止,依舊清晰的在他的耳邊響著,他越發焦躁,腦袋一抽一抽地疼著,好像有什麼就要掙脫出來。


  ——「是這傢伙嗎?感覺不是。」

  ——「都行,反正也是其中一個吧?」


  「你就憎恨吧。憎恨讓你變成這副模樣的那些人,...

 

(松連載)【荒川】01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 x 一松)

►那啥……兩攻一受

►思想扭曲有(?)

►少年走歪路概念((不

===

01

  可曾聽過一個說法?

  在世界的盡頭有條墨色的河川,裏頭流淌的並非水液,而是慾望——由既濃烈又混濁的悖德的慾望匯流而成。

  
  ◆
  
  
  松野一松一直知道自己不是個能用社會主觀價值判斷,並能被歸類在正常範疇的人。

  人渣。

  廢棄物。

  不可燃垃圾。

  若是他人提起倒有些太過刻薄,然而這些不怎麼好聽的字眼,卻是他對自己的笑稱。

  更正確的說法,應該可以說是一種認清事實?是呢、因為深曉與所謂的「乖孩子」扯不上...

 

【阿松_小松先生】〈劇〉

►點文還債

►長兄一(おそ+カラ一)

►一松資優生設定

►少年捏造有

= = =

  ——雖然我們的勢力不算小,但還是要小心赤塚中學一名姓松野的小子。

  ——啊啊我有聽說過這件事,但總共不是有六個人嗎?

  ——幾個都無所謂,囂張的小子直接解決就行了。

  ——不、那是錯誤的資訊,其實……

  「其實只要我一個人就足夠了。」竊竊私語的幾名青年猛抬起頭望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少年,臉色瞬間漫上名為疑惑、意外、害怕等情緒。

  「嗯?」看似乎有人未能反應過來,坐在牆沿的少年邊晃著腳邊好心地開始自報家門,「喔喔忘了說,我就是那個看起來快要尿失禁的小子提到的『松野』...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