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3
 

【陰陽師Only-茨酒茨無料】《茨別酒歸》(場後公開)

★小茨木x大酒吞的溫馨日常

★名稱很文藝,但內容並不是(#



===


   ▪ 壹 ▪


  他堂堂大江山的鬼王竟然輸給了一個人類。

  「嘖。」酒吞童子耙了把頭髮,透過水漥他見到自己布滿血絲的雙眼,有些酸澀,但不疼。

  適才茨木童子說這種感覺叫做「不甘心」,這個詞所表達的意涵對他來說是陌生的,他只感覺到渾身的煩躁。所以他決定去喝酒。

  酒可以治百病,他相信這時的「不甘心」,等到他酒醒之後就能解決了。

  

  ◈

   酒盞被甩落到一旁,酒吞童子靠著身後的大石頭,身子隨著越來越狹隘的視野一點點的滑落,像是片隨風飄遠的葉子般,寂靜而無聲的回歸土地。

  閉上眼之前,酒吞童子想起了自己漫長的妖生,除了今日的戰敗,與迷戀鬼女紅葉這個不識得自己好的女人而狼狽了一陣子之外,基本上過的一帆風順……

  喔、不對,身後還總有一個「摯友摯友」叫他的茨木童子,這件事也很煩。


  不過,以後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 貳 ▪

  

  「你再等等。」

  酒吞童子聽著陰陽師這麼說著,連忙帶著姑獲鳥與其他式神走了,淺淺抿了一口酒。

  從初降臨時變成嬰兒模樣的震驚,到慢慢成長再次強大後的淡然,酒吞童子記起了很多事,也明白了很多。

  再次以酒吞童子的身分回歸現世,雖然召喚他的陰陽師不餘遺力地在幫助他找回以往的能力,然而他見的最多的仍是庭院裡的這棵櫻花樹。

  除了風穿過花葉間隙的窸窣聲外,不知怎麼地,今日的庭院格外安靜,驀地忽然有一道嗓音傳來——


  「摯友!」

  酒吞童子歛下眼,心想肯定是日子過得太過悠閒了,竟然產生了幻聽……畢竟這個陰陽寮的晴明可是剛拿完「非酋初級」的成就呢。




   ▪ 參 ▪


   「至、製油?」

  酒吞童子搖頭,舉著安倍晴明特別作了音標的字畫為對方示範了正確的發音,「友。摯友。」

  「至……摯友!」

  「嗯,這次對了。」看著那小小身影空蕩蕩的右手,他皺皺眉,「痛嗎?」

  「不會……」茨木童子仰望著酒吞童子緩緩搖頭,「反正不記得了。」

  來到這個世界的妖怪們成了陰陽師口中的式神,隨著日漸強大的同時,一步步找回以往的記憶。此刻仍是個孩子的茨木童子確實不會記得。

  「……總會想起的。」許久,酒吞童子將從姑獲鳥那裏拿來的糖放進了對方的左手心,「吃吧。」

  「喔……嗷!」


   ——片刻後。

  「你給我這個做啥?」酒吞童子舉著據說叫做奶瓶的東西一臉困惑。

  「給茨木童子用的。」姑獲鳥順便將育兒日誌塞進酒吞懷裡,「我雖然已經跟他說清楚,再怎麼往你身上爬也是沒辦法吃到奶的。」

  「但小孩子總有莫名奇妙的堅持,所以你好好加油吧……然後該知道的書中都有寫。」姑獲鳥拍拍酒吞童子的肩膀,「還有、他現在牙還沒長好,別給他吃糖了。容易蛀牙。」

  「喂、你以為本大爺是什麼人啊!」

  「奶爸?胸大,而且照顧小孩子也挺有一套的。」




 ▪ 肆 ▪


    「嗚嗚嗚摯友……」手上的酒全灑了酒吞童子著實有些不開心,然而見那顆毛茸茸的腦袋不斷往自己的腦袋鑽,並把自己的胸膛蹭上鼻涕與眼淚,這可就不只是「有些不開心」了。

  「你給我下來!」抓住那白色的頭髮,酒吞費了挺大的力氣才將茨木童子從自己身上扒開,也不知道這傢伙吃了什麼,一隻手也有這麼大的力氣。

  酒吞嫌棄地抹了抹胸口,這才轉頭看向晴明和姑獲鳥,「這傢伙是怎麼了?」

  晴明有些不好意思,「剛去打石距,忘記跟茨木提醒,所以他放了大招……然後就被大佬罵了。」

  「這樣也在哭?」酒吞皺眉,「喂、你看他。」

  「……摯友?」茨木順著對方的指示看向了晴明,只聽酒吞又繼續說:「這傢伙都不知道被罵幾次了,一個人類都沒哭,你一個妖怪竟然還比人類脆弱?」

  「可是……」

  「聽著,這傢伙是你的陰陽師,他有責任要照顧好你。」酒吞童子一把將茨木抱了起來重新塞回晴明懷中,「所以你得跟著他去戰鬥,無時無刻提醒他記得打結界突破幫你賺黑蛋,懂嗎?」

  「……阿爸?」看見摯友一跑,茨木只好抬頭看著晴明。

  「啊,好……但阿爸最近可能比較忙,所以我們要一起努力喔!」晴明扯了扯嘴角,盡量不讓自己的臉太過猙獰……酒吞那傢伙肯定知道自己最近要衝另一伺服器的活動,沒時間過來,所以才刻意陰他的。



    【PS:玩兩版的朋友們,要記得愛護您的肝喔!】




 ▪ 伍 ▪


    「摯友摯友!」

  猛地被人從背後撞上,酒吞童子差點一個踉蹌摔到地上,回過頭他沒好氣地說:「你又有什麼事?」

  「阿爸剛幫我升了技能喔!你看你看!」只見茨木左手往地上一壓,召喚出一隻黑鴉鴉的手,只見它彷彿有意識似的還主動和酒吞揮了揮手。

  「喔。」酒吞直接忽略了陰陽師哄騙茨木喚的自稱,看著那隻手點點頭,「嗯。有進步。」至少聚型比上次穩定多了。

  「是吧!」茨木一臉得意,「我現在也可以幫摯友做很多事了!」

  「喔?」

 

  ◈


  「阿爸你叫我?」茨木見對方點點頭,蹦蹦跳跳的跑了過去。

  「我問你啊茨寶,酒吞對你好嗎?」看著身高才剛到自己腰際,瞠著一雙燦金的眼瞳神情呆愣的茨木童子,晴明怎麼想都覺得這孩子被騙了。

  「摯友對我很好啊!」見晴明一臉不相信的表情,他連忙扳著胖墩墩的手指開始數著:「他會請我用手手幫他抓魚、用手手幫他按摩、用手手幫他扛葫蘆……有時候還會請我喝酒呢!你看摯友多麼喜歡我!」

  「不、我覺得這和我所認知的『好』不太一樣。」晴明挫敗的摀住臉,許久他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你耳朵靠過來,阿爸教你如何讓他對你更好一點。」




  ▪ 陸 ▪


     「這個也給你,和剛才那個一樣,不要讓酒吞跟姑獲鳥看到知道嗎?」晴明翻了翻手上的書本,小心翼翼地往門看了一眼,這才將書放到了茨木身前的小桌子上。

  適才他意外地發現了,原來茨木能夠召喚的那隻右手,還有將東西藏在另一個空間(地獄)的功能,既然有這麼方便的東西,他怎能放過呢!而且還能趁機教導茨木一些「正確的知識」,簡直不要太棒!

  「什麼東西不能讓我們看到?」酒吞童子與姑獲鳥一左一右地站在門口,異口同聲道。  「呃、姑姑……」晴明一愣,連忙把東西往茨木懷裡一丟,接著迅速地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這孩子麻煩你了。」姑獲鳥指著茨木,也不等酒吞反映,也飛快翻過窗追了出去。

  酒吞收回視線,正想叫茨木將東西給他,就見對方迅速地將一疊物品藏起來了,只好開口問道:「晴明那傢伙剛給了你什麼。」

  「沒有什麼!不過是一些跟結婚……」茨木童子後知後覺地摀住嘴,慘了他不小心說出來了。

  「結婚?」

  「嗯!」茨木心想反正都被拆穿了,不如正大光明的講出來,「阿爸說你不跟我打架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只是朋友,等我們結婚了你就會跟我打架了!」

  「哈啊——?你說清楚一些。」酒吞直覺地認為晴明口中的打架,似乎與他認知中的不太一樣。

  「妖精打架啊!」小茨木講到這,還像個乖寶寶似的重新拿出晴明給他的「教材」,「阿爸說要我好好讀這個!摯友以後一定會很高興的!」


  

   【PS:聽說,後來這位安倍晴明住院了挺長一段時間的。】




後記:


  嗨嗨這邊是苒殤,這份無料產出的超突然的XD((寫完自己也嚇到))

  小茨木&大酒吞的設定來自我自己的寮(陸服),因為我家的茨木就是酒吞五星滿等後才來的,我就想說如果讓鬼王大人去照顧小孩肯定很溫馨(嗯?

  以後有機會再寫更多他們的故事……畢竟我家茨木還小小隻的,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寫吧?(因為我現在沒錢養他


  在此感謝我家姑姑的串場與晴明大人友情躺槍(欸#)

  也謝謝閱讀到此的你們。


               ——苒殤.六星針女二號位又買到了生命加成很想殺人


评论
热度(3)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