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MHA|轟爆-配偶欄】看鬼片(試閱2)

*此為0423台灣MHA ONLY新刊的試閱2

*印調戳這→【0423 MHA ONLY|新刊印量調查】(轟爆)配偶欄

(~4/16 22:30)




[看鬼片]


  ——有膽子說,沒膽子做。

  這句話很多時候用來形容爆豪勝己再好不過。


  「你確定要看這個?」此時兩人正為了挑選休息日要用來打發時間的電影,而來到了連鎖的影音出租店。

  「上次只是意外,老子這次會全程看完!」爆豪很不滿轟那懷疑的表情,一把奪過了他手中的恐怖片丟進了提籃裡。

  「好。」既然這個決定是爆豪自己做的,他當然沒有意見。

  「我的部分就這些,你還有要挑什麼嗎?」爆豪將手中的片匣丟入籃子後,轉頭望向從進來後就沒什麼表示的轟。

  轟搖搖頭,「我看什麼都可以。」

  他本來就對於電影興趣缺缺,沒什麼特別的偏好,真要說的話看得比較多的是紀錄片,但想來那類的片子,爆豪大概看不到五分鐘就會睡著了吧?

  「那就走吧、等等順路繞去便利店買零食?」

  「嗯。」轟應了聲,便提著籃子跟上了前頭的爆豪,只是……轟看了眼籃子中被爆豪堆地滿滿的恐怖電影,看來這個月的電費又要漲了。


  ☮


  「該睡覺了。」轟語氣平淡道,說著便傾過身子想要拿走被爆豪抓握在大腿旁的電視遙控器。

  「再等一下。」爆豪低聲應著,並沒有看轟,而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畫面,感覺正看得很入迷;然而轟卻知道,雖然爆豪一副很專心的模樣,但其實根本沒在注意節目的內容。

  至於,為什麼他會知道呢?你有看過誰會在看完恐怖電影的大半夜,半聲不響地打開電視看演歌節目的重播的?

  轟甚至認為爆豪說不定根本不清楚演歌是什麼,於是他說:「你在害怕。」

  「啥?」

  「你看完了電影,然後害怕了。」

  「說什麼,老子怎麼可能——」轟沒讓他說完,而是平靜地打斷他:「你在想當你熄燈就寢時,床底下是否會有一雙沾滿血的斷手,在你熟睡之時攀上你白色的床,緩緩地挪動著,留下一路血跡,無聲地從你的腳、膝蓋、肚子、胸膛,最後來到你的脖子,然後狠狠地掐住你,讓你窒息。」

  爆豪聽了轟的話,臉色一白,心虛地反駁道:「才、沒有,老子沒在想……」

  轟點點頭,又開口道:「不然你就是在想在你進門之時,會有一個翻白眼、吐著長舌的女人一頭散髮地從天花板上垂下來,接著將脖子轉一百八十度地向你問好。」

  「不是,我……」

  「喔、不然就是……」

  接下來的每次,轟都用一副「我都理解」的神情無數次地打斷了爆豪的反駁,而他所述說的情節正是他們當晚所觀看的那堆恐怖片裡的橋段。

  過了許久,爆豪終於發現轟只是在拿自己尋開心,火氣暫時壓下了心裡的其他情緒,於是大吼:「好了、夠了!我不知道你講那些話什麼意思,老子不怕!」

  看爆豪這副樣子,轟也知道適可而止的道理,於是很給面子地說:「好,既然不怕,那就準備睡覺吧,反正演歌也播完了。」

  「啥?什麼演歌?」轟聽聞只是無奈地唉嘆一聲,很知趣地沒有再以言語揶揄爆豪,伸手拉起對方,在他刺蝟似的頭髮上揉了一圈,「沒事,快去刷牙。」

  「喔。」反正爆豪也睏了,於是他點點頭,張大嘴打了個呵欠,乖巧地往浴室走去,見爆豪用了外面的浴室,轟便轉身走向臥室裡的那間。

  同時行事,這樣比較有效率,而且,他還是早點洗漱完比較好,否則他可能會看到一個站在床邊卻又呆站在床邊不上床的傢伙。



  ☮ 



  ——片刻後。

  「那我關燈了。」

  轟說著,見爆豪沒有表示便立即側過身,將手往爆豪的床頭櫃伸,只是正當他手指按上按鈕,準備關燈時,「等一下——」

  「怎麼了?」

  「我覺得,今天還是開著燈睡好了。」

  「你害怕?」

  「才、才不是!我只是——」爆豪最見不得轟一臉調侃望著自己的神情,他漲紅著臉想要辯駁,只是那樣子卻像是被惹毛的貓科動物,完全不復平時囂張的模樣。

  「好,知道了。」轟一把將對方攬了過來,「快睡吧。如果有奇怪的東西爬上來我就幫你凍起來或燒掉,反正、不會讓它們碰到你的。」

  聽聞,爆豪臉色又更紅了,嘴上雖嘟嚷著「熱死了,別抱這麼緊。」、「不用你幫忙,老子自己轟掉。」之類的話,卻也乖乖地上了雙眼。



  「那我可以關燈了?」

  「不准!」



  ——FIN.

评论(4)
热度(46)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