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YOI|承尤】馴

試打,邪教推廣yooooo(๑•̀ㅂ•́)و✧

有私設↓↓↓

首先是承吉:
  歐巴是從小受到家人影響,目前就讀獸醫系並在自家開的獸醫院幫忙的男大生,目前養有一隻愛犬月月((給我牠的名字好嗎官方把拔TTTTTT))

-

然後小貓:  
  尤里是因為課業成績優秀而拿獎學金就讀貴族寄宿學校的優等生,瞧不起那些只會嘴巴上講講的富二代,並果斷的用實力讓那些人閉嘴。
  中學便進入了目前這間學校,很想念在家鄉的爺爺,因為學校沒有硬性規定所以入學時便一起把家裡的貓帶來了>>>然後我還是不知道那隻貓的名字(´Д⊂ヽ

-

披集:
  披集是當地的娛樂記者,因為自家的倉鼠們的就診與一些寵物零食都是在這購買的,與承吉應該算的上是朋友。

這個設定其實有JJ跟奧塔別克……如果我有寫到再補充///
  


    

以下正文↓↓↓
  

  
  李承吉發現自己對於動物並非博愛的,比如他並不怎麼喜歡貓。

  若非要繼承家業、安安穩穩地取得實習證明從系上畢業,他想他極可能會對那些脾氣不怎麼好、瞳孔會隨光線變換大小的生物敬謝不敏。

  若非要他講出個理由,大概是因為「貓類無法控制」這個原因吧。

  第一次見到那人時,他不由得愣住了,淺金色的頭髮、翡翠色的雙眼,前後腳錯落的隨意站姿,像隻位於領端食物鏈的貓科動物在巡視著自己的領域般。

  但這明明就是他們家的獸醫院,並非廣闊的草原更非面對卑微主人可以頤指氣使的自家沙發,這人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有什麼事嗎?」雖然家人一直說他太過木訥寡言會把客人趕跑,但獸醫院本來就不是為人類而設的,他實在不明白這種事必躬親的樣子是做給誰看?但為免母親又在一旁叨唸,他姑且還是出聲接待了。

  「我記得你們這有在幫寵物洗澡對吧?」雙手插著腰,對方表情有些兇惡的掃視著院內的擺設,像是要找麻煩卻又像滿意似的不斷點頭。

  李承吉感到有些莫名,但他的個性並不會刻意向客人搭話,於是他想等對方慢慢看完,然後跟他說需要什麼服務。

  過了良久,承吉都已經幫院內所有的動物們換過水盆跟乾糧了,對方還沒開口,他皺皺眉,這才回到門前……

  沒想到對方一看見他,霹靂啪啦的一連串抱怨:「懂不懂待客之道啊、你不會介紹一下你們的環境還有服務是怎麼樣的嗎?怎麼可以把人丟在這邊自己跑去做事……」

  對方的年紀明顯比他小,身上的制服他認識,是附近貴族寄宿學校中學部的款式,不過那種學校怎麼會出這種奇葩呢?

  想是這麼想,但承吉並不想多費口舌和一個比自己小的少年爭吵,這並不符合男子應有的氣概,於是他坦然的道歉,「抱歉,那麼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嗎?」

  「我要預約這裡的洗澡!」

  見少年一副「能幫助我是你的榮幸,還不趕快叩首謝恩」的表情,承吉放下了手中的筆,從桌子後起身到了少年的身前。

  他比對方高了半顆頭,低頭隱約能聞到對方身上的味道,肥皂混著一點木天蓼,黑色的西服外套上隱約看的見細軟的短毛,大概是對方養的貓,但品種要等看見才能確認。

  雖然知道貓的脾氣不好惹,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抓傷,但他那時不知哪來的衝動揭起了對方覆住半邊額頭的長瀏海,直盯著對方那雙似在日光下閃爍的湖面般的綠眸,輕聲說了句:「你要洗的話可能沒辦法。」

  「蛤?」

  「澡盆,你塞不下。」被對方用手拍開承吉也不介意,只是指著後頭的設備道,「如果你要洗的話可能要——」

  「打住、才不是老子要洗,是我的貓!」

  「那請在這登記,並在時間內將你的貓送過來。」聽到並非少年要來洗澡,承吉不知道為何一瞬間感到有些失落,不過這邊怎麼可能讓人過來洗澡呢?他是不是最近工作量太大弄得腦子不清楚了?

  「李、承、吉。」少年飛快地填完了資料,接著朝他湊近,發音有些彆扭地念出他的名字,然後用一副「果然沒有我不會的東西」的臉得意地勾起嘴角,「感覺你好像很有趣,我晚點再把房間那隻小傢伙帶來,先走——」

  「不對。」拿起筆,承吉輕敲了一下對方的頭,髮絲撓過手背的感覺有些癢,他瞇起眼,看向少年,「你比我小,要叫我承吉哥。」

  「你有病吧?」少年呿了一聲,也不多說什麼,便撒腿跑了。

  
  
  ◆
  

  

  後來和常來獸醫院光顧的批集聊起此事時,對方很是震驚。

  「等等,你不是不怎麼喜歡貓嗎?」把玩著寵物鼠,批集看著正在翻看貓類百科書的友人,直覺得自己走錯了地方。

  「確實。」回答著,承吉並沒有將視線從書上移開,只是輕聲道:「但我最近發現了一隻有點感興趣的貓。」

  犬類對於貓科或許並非敵對。

  或許只是想要將對方的優雅、高傲都撲殺在自己的掌下。
  

  

  

  
  ——fin.


【後記】
  
  yooooo米娜~這邊是苒殤///

  跟親友講到這對時,對方問我說:你吃這什麼邪教?

  
  好啦、邪教就邪教.......有人要一起來吃嗎

评论(6)
热度(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