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怪物〉

►カラ松中心虐向

►場後公開(這是第十題)

►這是腦洞,不要考據

※系列:010203040506070809

※各篇詳細TAG:戳我

= = =

  ——為什麼?

  ——只有你不行。絕對、絕對不可以!

  ——我想你一定能夠體諒的吧?

  「欸……你是?」聽見呼叫牠緩緩回過頭,纖長而細柔的皮毛幾乎快湮沒牠透亮的雙眼。

  「我是カラ松。」緩緩開口,牠發出了不同於野獸外表口語清晰的抑揚頓挫,雖然音調尚且有些奇怪,但確實並非獸類原始野性的鳴嗚嚎叫之音。

  「啊、原來如此,抱歉……我許久沒有回來了。」叫住カラ松的是一名外表看上去挺年輕的女性,望向粗獷的野獸外表她並無畏懼,反而邁開步伐更靠近了些,有著捲翹睫毛的燦金雙眸中是映照光線而豎成一線的似貓瞳孔,「嗯?說來、你的兄弟們呢?」

  「他們啊……去人類那裡了。」カラ松說著,醇厚的嗓音沾染些許猛獸似的低沉,銳利的雙眼不再看向女性,反而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事物般一瞬不瞬地直盯著腳邊,接著用剛硬而鋒利的指甲輕柔地拈摘下盛開的花朵。

  是一朵藍色的玫瑰花。

  「很適合你呢!」望著小心翼翼護著嬌嫩花蕾的粗壯臂膀,女子笑了出來,「那麼、我先告辭了。原本想請你帶我參觀村裡的,但看樣子カラ松君你好像很忙的樣子,所以有機會再說吧!」

  適合?カラ松聳拉著腦袋有些不明白,大張的雙眼眨了眨,圓滾的眼睛映照著天幕而微泛蒼青,不一會兒他才在腦海的雜沓角落翻騰出有關於藍玫瑰的知識。

  『藍玫瑰,象徵奇蹟與不可能實現的事;也代表永遠不可能得到的東西,珍貴而且稀有。』

  「啊啊、原來如此……」輕喃著,牠緩緩晃動著毛絨的尾部,接著斂下眼,「算了、回家吧……」

  將脆弱的花朵放進了胸前的小袋子內,牠四足抵地開始規律地兩兩向前撲張,隨著龐然軀體的移動,有著厚厚肉墊的掌心噗唰噗唰地濺起層層細土。

  與給人笨拙印象的龐大身軀不同,牠高速地在蔓草與樹枝上攀爬、躍步,末了終於在一間矮小的石屋前停了下來。

  平緩著呼息,カラ松用寬大的手掌推了推木門,見無反應,又輕聲敲了敲,「唉……還沒回來呢?」

  「真是的……」單手掀開放在門邊的花盆,從底下拿出了鑰匙喀啦地落鎖後,再度將鑰匙放了回去,接著轉過身繞到房子的背面,從那處較大的木門進去。

  撲鼻而來的空氣有些未流通似的沉悶,牠揉了揉鼻子,接著龐大的身軀在屋內小心翼翼地在屋內,費了一番功夫才抵達了前廳。

  カラ松將放在胸前掛袋的花朵取出放進了桌上的花器內,有些笨拙地拿過放在一旁的澆水器倒了一些水進去後,這才像是如釋重負般癱坐在地上,望著圓桌上浸潤花瓶中水分的一抹藍色與映入眼底五張顏色各異的椅子牠輕輕笑開,「真想跟你們趕快分享啊!但……你們應該對這個不感興趣吧!」

  ◆

  「很遺憾,結果是不行呢……」蒼老的聲音如是說,他悠悠地捋了捋長而雪白的鬍子後才再度開口:「如果牠們繼續保持目前這個樣子,絕對活不下去。」

  「該怎麼辦?」寬大掌心內是五隻瘦弱而體型幼小的獸類,彷若只要握起拳頭牠們全都會葬送在自己的掌心之中一般。

  「有一個辦法。」老者抬起了眼,素白眉底下是一雙如同洞悉世事的睿智眼瞳,「讓牠們成為人類。」

  「咦?但長老,我們的修行不是還不足以成為人類嗎?」

  「是啊……所以只能動用那個方法了。」靠在椅背上的背脊緩緩挺起,長老的聲音顯得嚴肅而低沉,「カラ松,結果取決於你。」

  雙眼直瞅著老者的面容,短暫的談話カラ松聽得異常專心,期間並沒有出聲打斷,只是靜靜地聽完,「好的,我答應您。」

  「就照您說的做吧!」,牠輕聲說道,接著緩緩低下頭用濕潤的鼻頭親暱地頂了頂掌中的五名兄弟,「不過還請您幫忙一件事……」

  ◆

  「哇啊、我們真的變成人類了呢!」

  「好輕盈喔!沒有笨重的感覺耶!」

  「接下來就是去那個吧、人類世界……」

  「好吃的?」

  「有的喔!不過我們先去問問看長老一些相關知識吧!」

  幾人興高采烈地討論著,接著其中一人指向了牠,「欸、那傢伙怎麼辦?」

  「沒辦法啊、誰叫牠不能化成人形。」望向了巨大的獸軀,幾人搖了搖頭,「虧牠還是我們幾個中體型最大的。結果竟然沒有辦法化為人形,真遜呢!」

  「不管牠了,走吧、走吧!」

  只見幾個人笑鬧著出了房子,留牠一人望著昔日總嫌狹窄,如今看來卻有些空曠的屋子。

  「你知道的吧、很多族人們去了人類世界後就不會再回來了。」頓了頓,蒼老的聲音再度緩緩傳來,「那邊與這裡是完全不同的地方,充滿了太多誘惑,非常容易失去本心。」

  「……沒關係的。」牠虛弱地喘著氣,望向有著與以往不同有著光滑肌膚的兄弟們,「我會一直在這等他們回來的。」

  視野所及沒有任何身影,然而牠仍是低聲說著:「我回來了。」

  於是,一片藍色的花瓣緩緩落下。



  ——fin.

【後記】

  我終於發完了TTTTTT((痛哭流涕))

  看我拖了多久了((抹臉

评论
热度(10)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