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松連載)【荒川】05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01020304


 

05


 

  「為什麼選擇我?」

  良久,那聲音才緩緩開口,像是含了一嘴砂礫,雖不怎麼響,卻別樣的令人無法忽視:「理由?很簡單……」

  「我也好,你也好,他也罷,全都是一樣的。」頓了頓,那隱染一絲啞然的少年音才又繼續飄散——

  「我們,都是怪物。」

  ◆

  「松野君想去哪間高中?依你的能力,若真想考入升學名校日比谷學園應該也不會是難事。」成疊的厚厚資料在敲上桌緣時發出噠噠聲響,教師邊說著,邊將整飭好的教材交到チョロ松手上,「這些就麻煩你了,你也可以再考慮一下我說的話。」

  「老師,我……」

  教師並未讓チョロ松將話說完,只是豎起手指晃了晃,拿過一旁的馬克杯抿了口水後才又道:「不用急著回應,你還有一段時間可以考慮。」

  訥訥地應了聲是,チョロ松雙手捧著份量不輕的教材準備回教室,正要拉開門時,卻又聽教師的聲音緩緩傳來:「其他的可以再談。但,這是你的人生,我並不希望你後悔。

  「好的。」

  「嗯。順便跟班上的人說一下,我晚點才會進教室。」轉動辦公椅將身子轉回桌面,教師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就繼續拿起自己面前的簿子批改。

  想去嗎?或許是想的吧。

  那日鮮明的記憶宛如燦烈的晚霞,紅紅火火的刻印在心尖柔軟的肌肉上頭,偶爾回想起來眼睛總澀的難受,還有股一併泛起的鬱鬱惆悵。

  但他終究沒有去成。

 

  他們是六胞胎,所需付出的心力、金錢……都是六倍計算的,不、也許不只有六倍。

  「總會有辦法的。」這樣的說法對於他來說是不負責任的發言,可以說他為家中,應該說是雙親設想,少年老成而不懂撒嬌,松野チョロ松懂事得遠比長男及其他兄弟早。

  其實跟大家一直待在一起也沒什麼不好,畢竟家裡多的是愛闖禍的人。可笑的是,如今這個總被長男嘲弄老成的自己,在五根手指可扳算的幾個春秋前也仍是懵懵懂懂。

  雖稱不上無可救藥,但男孩子常有的調皮性情那時還在他的膚肉上張牙舞爪;恣意的作為與不思慮後果的搗蛋讓雙親的額間多上了重重皺褶,但這些都不是讓他一瞬成長的主因。

  一日,チョロ松挎著書包的背帶正準備和おそ松去大鬧一場時被人給叫住,那聲音如同轉醒的貓,鳴嗚間滲著似睡的沙啞,是他熟識的聲音,四男一松的聲音。

  「你又要跟おそ松出去了?」說著,一松的聲音染著低悶的笑意,瘦弱的身子隨著舉動,胸膛震盪著可見的起伏,「我還以為你是聰明人。」

  「什麼意思?」站成三七步,チョロ松撓了撓有些發癢的手臂,袖子胡亂地捲至上臂,衣容不整。

  「爸爸今天又要晚回家了吧。」文不對題地回了一句,一松掠了眼一臉莫名的チョロ松,嘴角一瞬間揚起嘲諷的弧度又恢復成無變化的直線,接著他微微欠身行了個禮,「先走了,我今天還要做值日。」

  當晚,チョロ松透過紙門的縫隙看見父母不知何時長出的白髮,只覺一陣驚慌驀地湧上心頭。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而這狀態又持續多久了?

  自此,チョロ松收起了少年心性,嚇掉他人下顎般的開始認真學習,面對不解地おそ松只回了一句「該長大了。」便不再隨其任意輕狂。

  突然的成長伴隨著沉默與乖張。只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チョロ松和一松的感情變得遠比之前好多了。

  雖說少年時期的紛紛擾擾有時確實難以解釋,何況他們本就是親兄弟,真要感情融洽也沒什麼好非議的地方,但總有些令人無法言明的詭譎之處。

  ◆

  「一松?」

  「一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兄さん!」

  「怪了,一松和チョロ松人呢?到底跑去哪了?」

  雜沓的腳步聲匆忙來去,只是誰都沒有發現,在燈光照不進的角落裡正待著他們所找的兩人。

  過於貼近的呼息放大了猛烈跳動著心音,想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但一松的腦子裡此刻正亂成一團。想著想著就越加煩躁,無法判定聲音來自何方、距離多遠,只能赫赫喘著氣狼狽地撐在牆面上忍受著身後之人的舉動。

  雙腿巍巍顫顫地像是隨時都可能因發軟而倒下,卻又頑強地挺直,臉上滿佈著紅暈,陳年冰涼的身體終於有些熱度,嘶啞出聲,卻像是情動的貓兒般撓人,「嗯……チョロ松……」

  「放心,他們不會發現的。」傾身湊上對方的耳廓,眼底像是燒著高溫的焰火,透著一股青,分明炙熱,卻令人感覺冰涼,「被看到的話我也沒差,但你應該不想吧?」

  「你這瘋子。」

  也不理會一松的罵言,チョロ松只是舉動大了些,感受著充盈與映上腦海的酥麻感,末了將下顎擱上了一松的肩窩,「你要這麼說也可以,但你給我記住一件事——」

  「將我這瘋子拖下水的可是你!」


  ——tbc.  

【後記】

  那個、我們低調一點。

  這次應該不會被查到吧???

  嗯,チョロ松就是個瘋子((這之後會做更進一步的解釋

  沒意外,下回合是カラ松的回合,只是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寫他(不

【順便公告個】

  更新將改為一周一篇,也可能兩周一篇,如果有餘力會更得勤一點。

  因為最近寫作上碰上了一點瓶頸,所以我想將更新的速度放緩。

  我保證不會坑!

  這只是我自己心理的問題,我需要一些時間調整並釐清自己一些想法。

 

  一樣有想法都可以跟我說喔(っ●ω●)っ 

►►►歸檔:【荒川】

评论
热度(10)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