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松連載)【荒川】03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X一松)

►前情提要見此:0102

►此回為過渡章節

| 03

  正常?這種是在這裡是行不通的。

  你該清楚,一旦沾染上你別無選擇只能涉入泥淖。

  乖乖順從,任何反抗只會換來溺斃的結果。

 

  ◆

 

  雖然不明白該如何應用,卻意外地懂得很多事。

  總瞪著一雙圓滾滾黑溜溜的眼珠子,嘻嘻哈哈地笑著好像沒心沒肺似的,卻異常的敏銳。

  是個好孩子,與自己不同。

  自始至終他的內心都是如此,便是沾染上一丁點汙穢也能順手拍落;流過竄過壓輾過也不會留下一絲痕跡,亮亮晃晃的鮮明存在。

  總舞著過長的袖子呼拉呼拉的甩著,成天蹦蹦跳跳的,使人感覺在他的世界裡除了歡樂之外還是只有歡樂。

  但卻是第一個察覺異樣的。

  錯誤。

  不應該。

  偏離正軌。

 

  一天,松野一松被這個怎麼看怎麼不覺懂事的弟弟叫住,陳年大張的嘴一吐就是這三個詞彙,使得他宛同縫死的眼寬向上擴了不止一丁點,但這也不過是瞬間的事,雙眼一眨後他又回復成以往那般精神不濟,只是聲音裡的倦意褪光了,清醒的沉:「十四松你剛說什麼?」

  「壞孩子!」

   應該沒想說出來的吧,他想。只見話語溜出口的瞬間,十四松驚慌失措的摀起了嘴,渾圓的眼珠子在偌大的眼眶中逆時鐘轉了四分之三個圓,渾身帶著隱約知道說錯話卻不知該如何圓話的氣息。

  既然前面都說了那麼多話了,為何要愧疚?

  一松剛想運轉腦筋思慮十四松話語中的邏輯,但念頭剛起他便耙耙頭髮將其棄了,隱在寬攏褲管下的雙腿慢慢地挪移著,拓在地上的腳步聲雖低沉,但不細聽倒像是無聲一般。

  「回家吧。」說著,一松輕輕執起十四松的手,甸沉沉的眼皮子朝地面的方向墜垂,像是閉起一般的只餘線狀的睜著。

  「對不起。」邊諾諾地說著,邊無措的揮舞手腳,劃過一松視野的明黃是一如既往地鮮明,確實知道自己有錯,但不知理由也懂得看眼色而不去討要答案。

  十四松一直都是如此,儘管基本上無法明白,但冥冥間作祟的本能,總這般保護著自身。

  想著,一松只是搖搖頭,嘴角不覺間微微抿起一點弧度,黑沉的眼珠子一瞬不瞬地看向地面——那久經日曝雨淋的瀝青不再鐵灰,半數暈上弔詭的白,只是仔細盯著便讓他沒由得反胃。

  「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雙掌碰觸間,十四松驀地緊緊握上一松的手掌,遠遠高得多的體溫彷如像是要將一松的心底煨燙般。

       那掌心的熱騰濕濡惹皺了一松的眉心,然而十四松卻毫無所覺,只是孩子氣地持續上下甩動兩人相攜的手,還一邊大喊著:「餓!回家!吃晚飯!」

  「真好呢。」既沒有回握也沒有掙脫,一松只是放任著十四松拉住自己,接著仰起頭望著渲染些許黛青的日暮,肚子也合時宜地咕嚕作響,「哎……我也肚子餓了。」

  「一松兄さん……我能說一件事嗎?」雙瞳如同處在暗處的貓兒般圓滾滾的大瞠著,邊說著,十四松邊像是要向人宣揚般高高舉起一松的手。

  「嗯?」

  「一松兄さん,你啊看起來好像非常想要逃到哪裡呢……」

  見他不明白的直直看來,少年遂咧開大大的笑顏,聲音既清脆而響亮:「可是前面明明什麼路都沒有欸,亂跑的話會死的喔!」

 

  後來他總想,若十四松沒有說出那般的話語,一切還不會那麼快失控吧。 

  「松野家的六胞胎」是一個不成文的名詞。諸如他們的師長、朋友、鄰居,甚至是不熟識的長輩一直以來都是以這樣的詞稱呼他們六人的,並非名人政要之流,卻在這小小的,稍稍少了一絲快速都市化氣息的東京小區裡振聾發聵。

  然而今日這長久以來維持的表象卻被捅破了一個缺口。雖不大,但正如滴水可以穿石,湧入這名為「兄弟」的小舟的黑水除了帶來撲鼻的臭之外,後果便是沈船。

  只是落水後狼狽拍水的旱鴨子,神情非但沒一絲恐懼反倒像是在笑。

  又見其病態骨感的雙手往身側大張,不知何時兩邊各扯上了一抹顏色——大洋般純淨深沉的藍、蓊鬱而生機盎然似的翠綠。

  兩者隨著水波漫漫遂混於一塊,最後糊成泛不起一絲漣漪的黑。

  終至沉淪。


 

  ——tbc.

 

【後記】

  今回不開葷,偶爾走點清淡的(?)

  好啦、其實是我需要鋪陳一些情節,總那麼重口不是太好((#

  之後會依序讓六子出現交代。

  然後、那個……拜託有想法請跟我交流QQ

►►►歸檔:【荒川】


►-►-►傳送門:04

评论
热度(11)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