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Hero〉

►點文還債

►筋肉松(カラ松&十四松,無cp向)

►動畫第五集,カラ松事變後兩人的互動

► 一點點原作設定與少年捏造(?)

= = =

  不會笑了。

  歪著頭,十四松張著大大的嘴,眼珠子咕碌碌地轉動,接著伸出掩在長長袖子底下的雙手拉了拉身旁的人,喉嚨咿吚啊啊一連串震響,但對方只是看著他然後露出了歉然的笑容。

  不對。不是這樣。

      好奇怪,跟平常不一樣,為什麼?

  「抱歉brother、我今天身上沒有帶糖。」緩緩舉起右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力道與手法雖無改變,但那雙眼睛裏頭並無他所熟悉的閃亮光芒。

  「カラ松兄さん難過嗎?」搔搔臉,力道稍微大了點,導致軟彈的臉皮因著衣物纖維的摩擦而變得一片通紅,但十四松像是不怎麼疼,張張闔闔間嘴咧的更大了,「兄さん、現在難過嗎?」

  「十四松?」愣然出聲似是感到了疑惑,カラ松粗獷的眉扭得更緊了些,但眨眨眼後便一副無事般地笑開:「my dear 十四松,我沒事喔!」

  「錯了!」

  「欸、十四……」話未說完,十四松猛地站了起來,轉過頭一雙渾圓沉黑的眼珠直盯著カラ松,聲音在木造房裡反射再反射,像是被放大了無數倍一般——

  「很難過!」

  「為什麼只對我這樣!」

  「怎麼沒有人擔心我的安危?」

  「我真的發生什麼事了也沒關係嗎?」

  「既然是這樣的話,沒有關係吧?就算死了也沒有——」

  「十四松!」

  突然的大吼讓十四松停下了舉動,雙瞳從偌大眼眶的上方對角線下移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兄長,聲音輕飄飄地:「我說的都事實話啊、兄さん你為什麼要生氣?」

  「我才沒有……只是、只是brother你玩笑開得有些過分了,就算我是個胸襟寬廣的man你也不能這樣……」カラ松將臉瞥向了一旁反駁道,擺在桌面的右手雖然能靈活活動,但仍分散些許細小的傷口,此刻正被身體的主人用力攢緊,使得上頭的傷口有些又迸開了。

      「說謊!」

  「兄さん你不是說過嗎?」十四松先是從口袋掏出有些皺巴巴的OK繃貼在カラ松的右手背上,接著將雙手輕輕按住在上頭,「英雄是能夠直視自己所害怕且不逃避,選擇面對的人。」

  

  ◆

  

  ——呿、不跟那個笨蛋玩了。

  ——除了滿口棒球外就只會哭,沒意思。

  ——一雙手藏在袖子底下跟個瘋子沒兩樣,也不知自己幾歲了,真是。

  ——總之應付一個神經兮兮又滿嘴棒球的笨蛋愛哭鬼還真是麻煩啊、走了走了。

  「……十四松才不、才不是笨蛋。」諾諾地說著,他伸出髒兮兮的袖子大力抹了抹隱隱泛紅的眼眶,「也不是笨、笨蛋愛哭鬼……」

  「是這樣子嗎?」

  十四松緩緩抬起埋在雙膝上頭的腦袋,大大的眼珠子直瞅瞅地望著來人,眼角乍地又迸出透明的水液,聲音乾癟癟的帶著鴨子似的滑稽,「カラ松兄さん……」

  「嗯、我在喔brother,你要不要跟我來個man's talk談談剛剛的事啊?」緩緩蹲下身導致陽光照不上他的臉,少年剛硬的眉眼在涼蔭下柔和許多,雖然赫赫地喘著氣,但他的話語卻溫緩而不急躁,「嗯……講嗎?我身上有糖喔!」

  「糖!」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接過兄長拆了包裝遞過來的糖果後立即放入嘴裡,雖然嘴巴內多了食物,卻也沒有影響說話;半晌,十四松的聲音如常地響起:「剛才我被罵了。」

  「my little 十四松真是個愛吃糖——你說你被罵了?」

  「嗯,雖然不是第一次了。」歪頭看向有些震驚的兄長,十四松本人倒挺淡定的,「他們罵我『笨蛋』、『瘋子』、『愛哭鬼』,喔、還有滿嘴棒球……兄さん棒球不好嗎?」

  「不、棒球是非常具有powerful和energy的運動,很棒——不對!十四松你怎麼沒有跟我或其他brothers講過這件事?」

  「要講嗎?」喀崩一聲咬碎了糖球,放任甜膩的滋味溢滿整張嘴,十四松覺得自己好多了,「因為會難過會生氣,所以要講嗎?」

  「當然!與其一個人忍耐,還不如說出來比較好受吧?」カラ松揉了揉十四松柔軟的頭髮,見對方仍張著大大的嘴直直盯著自己,他手指在太陽穴上輕輕點了點,「嗯……十四松,除了難過與生氣外,你還有感覺到什麼嗎?」

  「嗯……不知道,但是——」思量了一會兒,十四松這麼答道,不過他頓了會然後抬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總覺得這裡緊緊的、刺刺的、悶悶的?」

  「不甘心。」像是要讓這個總是如同孩童般的弟弟聽懂般,カラ松刻意放緩了語速,「這種感覺是不甘心喔。因為無法反駁只能顧自生氣憤怒,所以才會感到不甘心。」

  「不甘心……?兄さん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嗎?」十四松愣愣地重複著カラ松的話,接著他發現自己的臉好像濕濕的……啊咧?

  「會喔、誰都會的,但是啊可不能一直挨罵呢。」從口袋中掏出了手帕替十四松擦著淚水,「自己必須要振作起來才行。」

  「自己?振作?」

  「嗯、我一直認為十四松很了不起喔!總是揮著球棒整天精力充沛的,就算再難過也很少在家人面前掉眼淚……」輕觸著十四松的衣袖,カラ松笑眼彎彎語氣溫和,「即使受了傷也不想讓人擔心所以藏了起來,一直一直笑著……お兄さん我真的很自豪呢。」

  「……真的嗎?」不好意思地搔著頭,十四松語氣裡仍有一絲不確定,「可是——」

  「十四松知道英雄嗎?」沒讓十四松講完,カラ松打斷了他的話語逕自說了下去,「所謂的英雄啊,是能夠直視自己所害怕且不逃避,選擇面對的人。我想成為這樣的人,你呢?」

  ◆

  「兄さん你明明那樣跟我說過了。」十四松定定地看著カラ松,接著蹦蹦蹦地從牆角拿起自己的球棒又折了回來,「我呢雖然很笨、很不會說話,但我們可以一起打棒球!」

  ——好了、my little十四松,向お兄さん撒嬌吧!

  ——よし、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啊……算了,我們還是去打棒球吧、十四松?

  「啊啊、真是……竟然被弟弟這般擔心,我真是罪過的……」

  「兄さん走吧!」不讓カラ松說完,十四松一把拉人拉起,「打棒球囉!」

  「——欸欸欸、現在?my little 十四松我傷還沒好啊!」

  「那兄さん不用打,讓我揮就好了!喔、對了……下次一定會付出贖金的!」笑眼彎彎地扭頭望向カラ松,清亮的嗓音再次響徹:「因為我炒股賺了很多錢,所以絕對絕對、沒有問題喔!」

  「欸——欸欸欸欸欸?等等……十四松?」

      「ハッスルハッスル!マッスルマッスル!」

       「……真是,算啦、要好好讓我體會迷人的wind喔!my little 十四松!」

       「嗯!」

  啊、終於笑了呢。

  果然……カラ松兄さん還是笑著比較好,這才是原原本本,正常的。


  ——fin.

【後記】

  

  很久沒寫這兩隻了><

  我果然還是喜歡好哥哥&好弟弟設定

  呃……不懂的話再評論,懂得親們也能來交流交流(´◔∀◔`)(?) 

评论(2)
热度(36)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