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_小松先生】〈尾〉

►避雷注意!這是雙おそ!!!

►大概是人類大哥>>>>>惡魔大哥的故事

►還許願池的債(???),R18吧哈哈哈哈哈

►總之,謎片不要亂看((###

= = =

  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那個傢伙。所以當視野中突然闖入一道有著黑色纖長尾巴的身影時,松野おそ松並沒有感到驚訝。

  隨意地掠了對方一眼表示自己有看到後,おそ松繼續著手上的動作,神情不同以往那般嘻皮笑臉,此時竟是一臉認真直愣愣地掃著眼前一行行文字。

  「欸、我說你啊——」似乎對於自己被忽略的事感到有些不滿,啪噠振了振似蝙蝠般有著透薄皮膜的雙翅,祂將有著尖銳指甲的雙手輕輕環住了青年的脖子,柔柔吐露話語間嘴中的尖牙不時晃出亮白的反光,「稍微理我一下吧 ♪」

  「幹嘛?」おそ松沒好氣地回著,便是身上多了一些重量仍無法打消他的興致,他一手撐在下巴望著眼前一行行的文字思考一番後,將左邊數來第二個盒子抽了出來,又抽出下一層靠牆的倒數兩個盒子丟進了籃子中,除去這些,籃子裡原先已經堆了五、六個盒子了。

  這下可以多集個一、兩點,還能打折真是不錯。這般想著,おそ松心滿意足地哼了哼,也不理會耳邊不斷傳來的低語,逕自走向了櫃檯結帳,不一會兒拿著沉甸甸的白色塑膠袋出了自動門離去。

  踏在沉黑的夜色裡,おそ松邊哼著歌邊踢著路上的石子,整個人看上去好不愜意,對於自己被忽視這麼久的事祂終於不滿地從おそ松身上離開,張大嘴神情忿忿:「我說你啊!為什麼從剛才到現在都不理我!你是想惹我生氣嗎?」

  「哎、沒有沒有。」看著對方,おそ松隨意地搖搖手回應道,「那個我說、惡魔先生?」

  見對方對於這個稱呼沒有意見,おそ松點點頭換了個稍微隨興的站姿,手邊搔著後腦下沿的碎髮,邊繼續談話:「欸、這個嗎……怎麼說、很沒有真實性哪。」

  見惡魔一臉疑惑,おそ松決定「好人當到底」,修長的手指指向自己,又指向對方,「你看喔……長相跟主人公一樣、頭頂的一對尖角、黑色的長指甲、箭頭尾巴、像蝙蝠的翅膀、紅色的眼睛——怎麼想都很惡俗啊!」

  「喂、人類,你想死嗎?」被毫不留情的嘲笑,惡魔覺得很火大的舉起雙手,關節發出喀拉喀啦的駭人聲響,「長得跟你一樣不過是巧合而已,我那邊也有你所謂的 『兄弟們』。不過、看見了這樣的『自己』,是不是打從心底覺得老子很帥啊?」

  「不、你想太多了。」おそ松仍是一臉淡然地望著對方,完全沒有一點驚訝。

  「反應能再激動點嗎?行嗎?」惡魔無奈地吼著,然而被噴了一臉口水的おそ松只是皺皺眉抹掉濺灑的水珠後,便再次邁動腳步。

  「欸、人類,你要去哪?」

  「回家。」舉起提著塑膠袋的手,おそ松頭也不回地說著:「我要回去看我的『女朋友』們。」

  「……愛人嗎?」聽見有趣的事情祂整個臉都亮了起來,細長的粉舌在嘴邊轉了一圈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定,接著啪噠啪噠的振動雙翅悠緩緩地跟了上去。

  ◆

  ——不、不要!

  ——嗯、嗯啊!那裏不、不可以……

  喀滋。

  ——要、要去了,啊——

  ——唔、繼續、別、啊啊啊……

  喀滋。喀滋。

  「欸、人類……」說著,祂又喀喀作響地咬碎了一片薯片,嘴發出砸巴砸巴的細響,接著撈起一旁的包裝掠了一眼,起司味的?真不錯,蒼白的手又從袋中擭出些許薄片放入口中,「……這就是你說的女朋友?」

  「嗯、胸部不錯吧?又大、上頭還是漂亮的粉紅色——什麼?」隨意回話後おそ松從惡魔手中拿回了餅乾包裝,但整只手掌除了沾上碎屑與粉末外沒拿到任何一片完整的洋芋片,接著他往旁看了一圈,「我說你啊、該不會把全部的零食都吃掉了吧?」

  「誰叫你不理我呢。」擺擺手惡魔表示錯不是自己造成的,靠在おそ松的肩膀上,祂雙腿愜意地交叉,尾巴一下一下悠晃著。半晌,祂涼涼出聲:「起司雖然不錯,但我更喜歡鹽味或海苔的,啊、辣味的也行。」

  「什麼?」

  「零食啊!」惡魔一臉你怎麼這麼笨竟然還需要我提醒的表情,順著長長的指甲看去,只見祂指向一旁的塑膠袋,「你不理我好歹也讓我有點事做吧。那邊不是還有好幾個你的『女朋友』嗎?雖然我不懂你們人類為何要看別的男人和自己的『女朋友』交配就對了,還真是……」

  ——碰!

  「痛痛痛……」猛地一陣天旋地轉後,惡魔發現自己竟被大力推開撞上了地板。摸摸後腦杓正想起身,又被一腳踹回了地面,惡魔覺得一定是祂對個人類太好了才讓祂將臉皮蹭上了天,「喂!你幹嘛啊、殺了你喔!」

  「喔?做得到的話試試看?」絲毫沒將惡魔的威脅放在心上,用力拽住了朝自己撲過來的爪子順勢往對方頂頭的地板壓下,接著將雙腳跨在他的身側,おそ松低頭望著神情憤恨的惡魔,嘴角向上彎了些,「正如你所說,看別人交配是滿無趣的,所以不如親身體會吧?」

  「別開玩笑了,咿——你在摸哪裡!」

  「欸、惡魔先生好變態,竟然要我講出來嗎?」おそ松將嘴湊到了惡魔的耳畔,也不知是氣的還是別的原因,此刻那對比人類尖了些的耳朵整片紅紅燙燙。

  「我要殺了你、咿呀——!」

  聽著惡魔突然飆升的叫喊おそ松雙眼更加愉悅的彎起,為了方便動作,他將惡魔下半身的黑色布料往下推了推,接著手從新按回了熱源,「嘖嘖嘖、可是惡魔先生你明明也很舒服對吧?明明尾巴都纏上來了!口嫌體正直?」

  「才、才沒有……你這個該死的人類,快給我滾開!呃嗯、你幹什麼……」

  「喔、沒有?」稍稍揚高了語調,おそ松伸出舌頭在嘴邊潤了一圈,「硬成那樣還濕了,你跟我說沒有?」

  「呃、別——」

  【嗶嗶嗶!接下來要要開車了,乘車請走】→(戳我去微博)

   

【後記】

  ——登愣登登登登 ♪

  我還是寫了這個CP哈哈哈哈哈((猖狂笑#

  總之我終於還了拋硬幣向我許願(?)的太太啦 ✧ \(^o^)/✧((轉圈灑花~

  加了很多自爽的設定,如果你也喜歡的話歡迎一起討論喔!

   然後這組我不確定之後會不會寫,所以有梗也歡迎提供我_(°ω°」 ∠)(?) 

评论
热度(13)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