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松連載)【荒川】01

▕ CP:水陸一(カラ松&チョロ松 x 一松)

►那啥……兩攻一受

►思想扭曲有(?)

►少年走歪路概念((不

===

01

  可曾聽過一個說法?

  在世界的盡頭有條墨色的河川,裏頭流淌的並非水液,而是慾望——由既濃烈又混濁的悖德的慾望匯流而成。

  
  ◆
  
  
  松野一松一直知道自己不是個能用社會主觀價值判斷,並能被歸類在正常範疇的人。

  人渣。

  廢棄物。

  不可燃垃圾。

  若是他人提起倒有些太過刻薄,然而這些不怎麼好聽的字眼,卻是他對自己的笑稱。

  更正確的說法,應該可以說是一種認清事實?是呢、因為深曉與所謂的「乖孩子」扯不上一點干係,於是乾脆地持續沉淪與墮落。

  被唾棄是他早已有所設想的既定事實,反正從沒來有將人生目標設定為「得到讚賞的乖孩子」,避嫌作嘔反倒會讓他更興奮。

  「真夠噁心的、我。」一松低喃著,接著喀嘣一聲咬碎口中的糖球,甜膩的滋味順著舌尖潤融入喉,立即反映在腦海中的甘味惹得他不禁皺眉。

  果然不適合自己的東西,不管再嘗試上百次結果都是一樣。嘛、與其有這個閒工夫做這白費力氣的事,還不如乖乖照著已經開拓的道路前行。

  「還要嗎?」聽聞聲音一松緩緩轉動兩丸沉黑的眼珠子將視線上移,也不知是仍試圖將糖球的滋味拋諸腦後,或只是單純的思緒遲鈍,聲音漫漫散散的,「啊、不……不用。」

  「一松不喜歡吃糖啊?」寬大的手掌輕輕揉過軟柔的髮絲,逆著光的面容使得他粗濃的眉眼柔和了不少,而他的聲音也卻實不同第一印象帶給人那般剛強,醇厚而溫和,「偶爾吃點甜的也不錯呢、能為life增添很多美妙的滋味。」

  「クソ松,講些人聽得懂的話。」定定地看著,一松的話語沒有任何情緒,淡漠的嗓音搭著他沉沉睜著的眼皮,好似他真的下一秒就會睡著一般。

  對於一松有些不留情面的話語,カラ松像是早已習慣,手一下一下,堅定而持續的撫著一松柔軟的黑絲,「如果不補充一點動力的話,你等等很快就會累的。」

  「飯呢?」

  「今天媽媽說會晚一點回來,大概沒法準時開飯。」

  「嘖。」一松一臉不耐,「好吧、拿來。」

  「好好好、brother你要葡萄的、蘋果的、橘子的、還是……」

  「只吃糖耐不住的吧?」正當カラ松正得意洋洋地從褲子兩側的口袋掏出顏色繽紛的棒棒糖時,一道嗓音忽然插入使得兩人同時轉過頭去——

  「喔、チョロ松my brother你回來啦!你要一起來吃lolllipop嗎?」

  「那東西等會兒看人吃就行了,我買了今川燒。」チョロ松一手解著領子頂端的鈕扣,一手指著他放在一旁桌上仍冒著微微熱氣的紙袋,「剛好三個、一人一個,算是暫且止飢用的;喔、餓得話,你們兩個也能把我那份分掉。」

  「紅豆的……喔喔喔、還有一個是奶油味的!nice choice兄弟!」連忙拽起一松來到了桌邊,カラ松著急地拿出袋中的輪狀點心一一細瞧,「啊不過奶油的是給一松的對吧?」

  「欸?」反應不及間懷中被カラ松塞入了奶油餡的今川燒,一松顯得有些無措。

  嘛、畢竟不是個會坦率接受別人好意的孩子。靜靜地將一松的反應看在眼裡,チョロ松也隨カラ松拿過自己的那份開始啃食,半晌抬起頭,「我都吃一半,不能換了,然後那傢伙也已經吃完了,所以你就吃吧。」

  「啊、真是……」順著チョロ松的示意看過去,果見カラ松一臉滿足地拿著鏡子做著各種表情。

  「快吃。」見一松進食的速度有些緩,チョロ松的聲音忽然沉了下來,「你知道吧、一松?時間是有限的。

  「嗯。」

  「雖然細嚼慢嚥才是gentleman該有的行為,但我同意チョロ松brother的話喔!」

  「……切。」緩緩嚥下嘴裡最後一丁點食物後,一松才再度緩緩開口:「你們兩個也只有這時候才會有共識。」

 

  ——tbc.

【後記】

  沒想到會先寫這篇連載……其實腦中有預想的是另一個系列。

  啊不過寫了就算了((###

  不過因為接下來期中近了,更新速度大概不一定(?)

  沒意外下一篇……會有肉(?)

  

  有什麼想法或回饋也可以提供給我喔,大感謝♥(´∀` )人

  

  

►►►傳送門:02

►►►歸檔:【荒川】

评论(2)
热度(2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