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_小松先生】致カラ松

#222カラカラカラ賀文

※甜(?)總之沒有虐

※無CP向

※過去捏造有

※一點點年齡捏

※自我意識視角(19話カラ手上那顆球)

※第二人稱為主,但第一人稱不定時出現

= = =

  2歲的你。

  剛學會走路沒多久,伴隨著稚氣而宏亮的嗓音是充滿元氣的牙牙學語,你嬌嫩柔軟的腳丫子跌跌撞撞地在木造屋裡走動著,動作不怎麼小心,但卻不怕跌倒而將步伐邁得越發的大。

  其實在六胞胎之中,你並不是最先學會走路的,猶記得那天,你掙脫了媽媽乾燥溫暖的手,第一次不靠他人攙扶,而是靠著自己走了一段路,那步伐也不多,頂多五、六步而已吧……但你卻露出了彷彿可以驅散遮頂陰霾的燦爛笑容。

  這時便是開始,我逐漸成形,透過你透亮澄澈的雙眼看待這個廣袤的世界。

  關於自我意識,每個人的原點都是一樣的,只是你在我出現之時,便為我塗上了一抹蔚藍。

  後來,當你大張著眼向上看去,我才知道,原來這是天空的顏色。

  12歲的你。

  在各種稀奇古怪的理由所伴隨的打打鬧鬧下,松野家的六胞胎們上了小學,並成為了附近家喻戶曉的頭痛小鬼們,揹著雙肩包的時間裡,你的雙眼亦是充滿著初時的澄澈,很快的你就即將畢業,之後會上中學,甚至是高中、大學……只是此時的你,對於未來尚且茫然,總附和著嚷嚷抱怨不想寫作業的兄弟們,接著在短促的情緒宣洩後又安靜地一一將散落在榻榻米上的作業本拾起,然後再隔天,或是跟著大夥一起罰站,或是一同安然地坐在座位上笑話沒有完成作業的其他人。

  日常生活是有趣和無趣參雜的,仍未完全開發的都市仍漫著純樸的氣息,小孩子們的閒暇活動無非是那些屈指可數的遊戲。

  但男孩子們,未免有時會為追求刺激而有一些小惡小鬥,每每在衝動行事過後的恍然大悟總是來的特別突兀,你盯著手背發著愣,上頭有著抨擊他人膚肉殘留未散去的陣陣酸麻與些許的皮肉傷,偶有見血的時候,但大多不礙事,對那、你只是大力地甩動著手試圖驅散那細微的不適。

  抬起眼,你看著討論著又打贏了誰、又向誰報了哪天哪件事的仇而在一旁嘻嘻哈哈的兄弟們,擰起了眉頭似是對這有些走調的日常有著意見,但奈何詞彙量的不足,因此你只是張闔著嘴,任憑意欲付諸出口的音節在喉嚨裡震盪,最後只是輕輕地搖著頭淺笑將其吞回了腹內,在心裡小聲地叮囑著自己不要再這麼做。

  因為你深知這麼下去並不是對的,暴力只是一種冤冤相報的扭曲循環,但不可否認地在揮出拳頭的瞬間你確切地感受到來自心底的血性激昂後所帶來的快感。

  不行。

  不可以。

  每每在於你內心暗忖著這兩句簡短的警語時,我都是望著你的,原先蔚藍透亮的球體染上了一些黛青,並非是全黑的色彩,是因為你心底仍保有著猶豫與掙扎;對此,我感覺很欣慰,你或許為逞一時快意而使用了暴力,但倒沒有那麼的惡劣。

  即便你與其他五人常成為附近居民茶餘飯後的話題,但我比誰都清楚的,你並沒有街坊左右所說的那麼壞,因為看我就知道了。

  最初所留下的蔚藍被稍微深色的青化開了一些,不過依舊剔透如寶石。 

  這廂透過你的眼所望去的世界華燈初上,天幕不是徹底的黑而是濃色的青,撇眼望了點點閃爍的星芒,轉過頭,你對著父母親的問話道著善意的謊言,接著未免讓他們擔憂而小心翼翼地藏起了受傷的手腳。

  上頭又多了一些近黑的藍,默默暈開與原先的融為一片,但不要緊的,我知道的,很漂亮喔!

  是星空的顏色對吧?

  22歲的你。

  即便再怎麼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但不可避免地你仍被無情的時光一腳踢進了大人的行列,雖然一開始有被說服而去找了幾次工作,但總在初階段的面試就被刷了下來。

  再試幾次吧……你對著自己打氣,高昂的信心卻被一次次的挫敗而磨掉了一點、又一點,之後你便不再想著要去主動嘗試。

  十年的涵養,求學階段有過什麼風風雨雨就不多說了,經歷過了那段時日,我發現你有了一些轉變:你沉穩了些,不再那麼衝動;你開始顧慮著他人多於自己,比起發言更常傾聽。

  接著你知道了透過給予幫助,內心所獲得的回饋是多麼好的感覺,而且大家也更加喜歡自己,你迷戀上這樣的感受,並且決定保持這個樣子。

  你開始說些華麗而浮誇的語句,因為比起直白的話語所化作的利刃,委婉藝術的口頭表達才不會讓人再受傷害。

  這時的你還有了自己獨特的穿衣見解。

  雖然被兄弟們說是迷上了奇怪的時尚,但你依舊悠悠自得的翻閱著雜誌找尋所謂的「靈魂的衣裝」,其實原本那些成套的服裝還是一直都有在穿的,但除卻那些,你希望能找出更多屬於自己的個人特色。

  偶爾,你會因為兄弟們的忽視而感覺胸口有些沉悶,但搖晃腦袋拍拍雙頰後,揚在臉上的依舊是那抹一直以來本質未曾變過的笑容。

  二十年的時間,說長並不亙古,說短也非轉瞬,只約略佔了人生的四分之一吧?

  現在的我仍舊晶瑩剔透,透過你的眼看過許多人類對於藍色的解釋,無非是一些憂鬱、悲傷等較為負面之詞。

  但我知道的,松野カラ松的藍色不同,你的藍色並不是完美的善所構成,其中不免包含一些小奸小惡,但其所帶來那些更深沉的青將之暈染成漂亮的漸層,成就我目前如寶石般的外貌。

  對於未來,我並無法保證自己到底會變成怎樣,但我堅信著改變並不會有太多。

  我想像著未來當你某天在人生的道路上停下了腳步,回望著年少的桀敖不馴與出人意料的愚笨,因成熟而泛出青髭的下顎揚起一抹緬懷的笑容,而仍被握在你手心的我,依舊是這般蔚藍澄澈。

  如果有一雙手,我願意給你一個擁抱。

  如果有一張嘴,我願意替你加油打氣。

  如果有一對眼,我願意幫你看去不堪。  

  然而我什麼也沒有,也不會有,因為我只是原原本本,除去一切純粹的「你」。

  所以我只能期許,你不要變,那麼,我也不會變。 

——fin

评论(2)
热度(15)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