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三句話

#有關六子的各種亂打

#虐&甜都有?

#捏死注意

#有那個自我意識?

#取名無能直接標稱謂

#三句挑戰


- - -


【長男】

I.

  「小松,接下來就拜託你了。」男人女人這麼說著。

  「小松哥哥,請你留下來看家囉!」各色的嗓音也嚷嚷道。

  微微曲起的背脊對著神龕的煙霧渺渺,漆黑眼底一片赤紅,「……好。」  


II.

  「因為你是哥哥呢!」

  「振作一點啊、『長男』!」

  藏起凹凸不平且有些髒兮兮的紅球,讓其縮小再縮小,他抹了抹鼻子,「怎麼樣都可以吧?」


  
【次男】

  如此透明漂亮的藍色、是「我」嗎?

  「你這傢伙這麼傻還能做假嗎?」

  感受著幾人緊貼自己傳遞的體溫,他再無法說出任何浮誇的詞彙,像個孩子般放聲大哭。


【三男】

  我說啊、我不迷偶像了,我要找工作、找房子,然後搬出去自立。

  然後呢?他望著浮於空中不斷揮舞觸角的綠色光球,接著輕輕地閉上了眼。

  「這種事不用說出來!」他也知道啊、但如果不對其他人說出來,它永遠只是一串空泛字眼。



【四男】

  埋藏起來吧、任其發臭腐朽,溶入泥土最後化為花朵的養分。

  比起美言誇讚,謾罵嘲弄才是最佳養分。

  像他這種人也能讓植物綻放出鮮花,想不到吧?


【五男】

I.

  永遠當個孩子吧!

  沒有苦痛、亦無醜陋。

  「好呢!」他點點頭,輕點嫩黃鞋尖騰空飛起,前往所謂永無島。


II.

  漂亮吧?

  大大的眼眶內圓滾的眼珠直視著天空卻彷彿看向更遙遠的所在,口中喃喃著思想跳躍的語言,整個人既真實而魔幻。

  「就像泡泡一樣呢!」



【六男】

I.

  「如果是五胞胎的話就疊不起金字塔了呢!」

  「可別偷偷躲起來哭還忘記洗澡啊!」

  抹抹鼻涕與眼淚,他朝另五人撲了上去,「還不快來疊,我要發Twitter!」


II.

  就算再怎麼閃亮它也是在我身上,才不會困擾到其他人。

  「真糟糕啊你。」

  我也知道啊、所以才會將它留在身上,然後裹上一層層不實的謊言,這樣……有沒有變得比較好?



---

好的,其實這串打了半個小時

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什麼((躺


然後三句這說法有點bug,但......這次就這樣吧((欸

评论
热度(29)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