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情感(カラ松中心,虐向)

#小虐怡情(?)

#第4題


※系列:010203050607080910

※各篇詳細TAG:戳我

= = =


  「你只能做一個選擇。」  

  「選擇?」

  「對,你一個人承受代價,或他們五個人受到更慘烈的懲罰。」祂把玩著手中如琉璃般透徹的小石子,如同位於最頂端的權力者,臉上掛著蔑視一切的笑容,世間萬物都無法入祂的眼。  

  「為什麼是我?」他臉色鐵青,雙瞳似是受到驚嚇而不斷游移,粗濃的雙眉被汗水打濕而聚集成一叢又一叢的黑色小丘。

  「因為有趣。」祂笑了笑,細長的尾巴在身後悠悠地晃著,聲音如久經封存的玉釀,「我剛偷看過你們每個人的記憶了,然後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實,你要不要聽呢?」  

  「等等……」  

  「可憐的カラ松,你一直都是個犧牲者呢!」祂並未理會,只是直斷地道出事實,「從很久以前就是,到現在依舊是。」  

  「你們是六胞胎對吧?」祂緩緩地拍打身後如同蝙蝠般的黑色雙翅,凌空湊到了カラ松的面前,「但怎麼感覺你是多餘的?」  

  「住口!」  

  「哎、別生氣嘛!我很友善的,所以現在是你選擇的機會喔!」祂瞇起眼,有著黑色纖長指甲的手撫上了微微發顫的身軀,「我啊、可憐的我,做出選擇吧!」

  カラ松盯著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祂,雖然身子仍發著抖卻沒有迴避視線,「你到底是誰?」

  「我?我是你,卻也不是你。」祂輕輕笑開,「看來你忘記了呢、五年前也是同樣在這裡。」

  他突然感覺腦袋劇烈地疼痛,「我、之前見過你?呃——」

  

  

  

  背著行裝的六名旅者在深不可測的斷崖邊緣佇足,為了前往城市他們勢必得通過這個地方,卻沒想到這個唯一的路徑竟然變成這副德性。

  這時其中一人眼尖地發現道一旁有一張斑駁的木頭告示板。

  「上頭寫著要通過此處必須留下一項東西欸!」

  「欸、可是我們什麼也沒有啊!」

  「我可以用一點愛換來大家的平安。」

  「那麼就交給你了!」五顆與他極為相像的腦袋轉了過來,異口同聲地說,只見其中一人在代價那欄快速地寫下了他的名字。

  在他們剛才的眼神中有幸災樂禍、成全、冷漠、支持、僥倖……

  沒有擔心。

  雖然明白兄弟們可能將其當作了哪個人的惡作劇,但內心仍隱約泛起一股不舒坦的感受。

  「那個……」他振動聲帶試圖發出一些聲響,確見五人難得專注地看向了自己,鯁在喉頭的話語終歸還是嚥回腹中。

  

  

  『代價確實收到了。』

  從漆黑的崖底傳來了一道聲音,它並非男女老幼、也沒有情緒起伏,只勘勘說得上是將字符轉化為口語而產生的一連串可聽辨的音節。

  只見一隻透黑的巨大手掌從純色的暗深處向頂端竄起,染著墨色的半透明手指用力地將他狠狠抓握住,接著猛地縮回。

  「カラ松(兄さん)!」在失去意識的之前,隱約傳來的喊叫聲讓他稍稍鬆了一口氣,至少……最後,他們仍是擔心自己的是嗎?

  

  

  過了許久之後,他巍巍顫動眼皮再次睜開了眼,映入瞳孔深處只有滿布的黑,掙扎許久試圖起身但似乎被重物壓住了,所以只能狼狽地嗅聞著深褐地板上潮濕的氣息。

  『真沒想到會收到人類當作代價,我已許久沒有品嘗靈魂的滋味了。』

  驀然間一道聲音響起,カラ松察覺那是在他不久之前曾聽到的那道嗓音,眉間因此時自身的處境而形成了三疊皺褶,「是誰?」

  『呵、我是誰並不重要。』從視野的邊角有一團漆黑緩緩地朝カラ松靠了過來,在他感覺自己可以動彈時,卻好似又再度被什麼抓住般扼住了身軀,他發出沉沉地痛呼,那毫無情感的音節再次響起,『我只知道,你、是犧牲品。』

  「你想怎麼做?」短暫慌亂過後他便平靜了下來,沉默地看向那團烏黑,內心某處微微泛著疼。

  『雖然我是挺喜歡吃靈魂的,但太輕易被捨棄的,我沒有興趣。』黯色的霧團之間倏地咧開一張鮮紅色的大口,彷若嘲諷似地祂的語氣變得有些輕佻,『這次就讓你活命吧!但我會拿走你的一種情感。』

  「啊、謝謝了。」他由衷地感謝,便是被其他人如此對待,他仍熱愛著他的兄弟們。

 

 

  『好好珍惜吧、將來我們還會碰面的。』試圖驅散噁心胸悶之感而狼狽地趴在地上乾嘔著,カラ松感覺耳邊仍響著那道聲音。


  

  「太好了,我們剛剛快嚇死了。」

  「啊、沒事。」他牽動著嘴角預期會有上揚之感,但最後只是閉起眼輕聲說著。


  

◆    



  「祢是那時的……」這時カラ松終於認出了祂,儘管身子仍是顫抖著他仍移動步伐,像是護衛者一般張開雙手將自己擋在祂和兄弟之間。

  『你真是傻呢……』祂彷彿看見了有趣的事情般誇張地笑著,『這次你又要保護他們了嗎?』

  「我很愛他們,不希望他們受到傷害。所有不好的,我一個人承受。」カラ松斂下眼看著五張如同複製般的面容,語氣不再顫抖。

  『我果然不懂人類。』瞇起眼睛,祂臉上笑容更甚,『即便我將奪走你愛人的情感?』

  「沒有關係的。」カラ松主動朝祂走近,一臉堅定。


  


  

  『我奪走了你愛人的情感,你為何還是一直保護著他們。』

  「因為它並非一種情感,而是一種本能。」

  『即使你會一直付出,將會喪失大半情感,形同空殼?』

  「沒關係的。」

  

  「カラ松你看這個,很好笑對吧!カラ松……?」

  「啊、抱歉。」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別生氣。」

  「嗯?沒事。」


  「我沒想到カラ松你是個這麼自私的人,有沒有兄弟愛啊!」

  「啊……」


  

  「原來我做錯了嗎?」他握著手鏡不斷地朝清晰的鏡面拉扯肌肉,卻依舊一臉空洞,雙眸黑鴉鴉地沒有絲毫光彩,「真的對不起。」





——fin


评论(4)
热度(26)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