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自戀(カラ松中心)

#カラ松中心虐向

#此為第二題

#劇情需要有自創角


※系列:010304050607080910

※各篇詳細TAG:戳我

- - -

  

  「我真的受夠你了!」女子發出與溫婉外型不符的尖銳嗓音一臉憤怒地指著身前的男子大叫著。

  兩人此刻在人來人往的步行街裡,因此周圍不一會兒便駐足了許多指指點點的人群。

  「先別這樣、有話我們回家再說……」男子試圖拉住情緒失控的女子,他雖然穿著一身皮衣勁裝,但腳邊放的都是女裝飾品的紙袋,看樣子是個會幫忙女朋友提東西的人呢!周邊的人無不三三兩兩地咬著耳朵。

  「你給我放開!」女子大力甩開男子的手,「我一定是那時腦子出了什麼問題才會跟你交往,我要跟你分手!東西你拿回去退吧!」

  轉身離去之前她最後一次朝男子大吼,「你這傢伙根本不懂愛人。你誰都不愛,你只愛你自己!」

  當晚得知他分手的事情後,所有人難得沒有嘲笑他,而是請他去喝了酒;雖然一開始大家都有默契地避開了感情相關的問題,但酒過三巡後還是有人提起了,「所以,你們到底為什麼會分手呢?我記得你追了那個女孩子很久,你們能成功在一起也有我們幾個的功勞呢!」

  不約而同地想起見過數次面的那名女子的長相,所有人都覺得可惜地嘆了一口氣。

  「真的、我還等著家裡增加新成員呢!」另一個人搭上問話的人的肩膀,搖晃著酒杯醉醺醺地說著。

  「好臭啊你!」問話的人將吐著酒氣的腦袋推到一旁,替自己和他斟滿了酒,「如果不想說,我不會勉強你的。」

  「不,沒關係。大概、是我的問題吧……」他笑著接過對方遞過來的酒杯,粗濃的眉毛像被雨打過的花蕊般垂蕤著,「她說我不懂愛人,我只愛我自己。」

  「啊啊、這種話可是相當嚴重的指責呢!」再次幫忙倒了一杯酒,剛問話的人自己也淺嚐了一小口澄澈的酒水,「但、這也難怪吧……畢竟我有時候也覺得你挺自戀的。」

  「對啊、這傢伙鏡子總是不離身,難過會被說只愛自己。」

  「哈哈哈、抱歉,但是這理由我真的可以理解!」

  「自戀、自戀!」

  「哼、不意外。」

  「是呢、一切都是我的問題。」他望著笑開的兄弟們,嘴角重新上揚至已往那般,他早就刻劃進骨血裡的角度,「哼、承受著罪孽的男人只好自己接納那疼痛的炙熱。」
  「好痛!」



  他輕輕地張開眼睛,眼睛再數度張闔之後習慣了映入眼底的一片漆黑,小心翼翼地掀開被子走出被窩後,他推開紙門出了臥房。

  抱住自己的身子窩在樓梯口,他拿出了基本不離身的鏡子舉至臉前,開始小聲地喃喃著,「你是カラ松、你是カラ松、你是カラ松……」


  ——你這傢伙根本不懂愛人。你誰都不愛,你只愛你自己!

  「是最帥氣、迷人的カラ松,很多人都搶著當你的女孩。」


  ——畢竟我有時候也覺得你挺自戀的。

  ——這傢伙鏡子總是不離身,難過會被說只愛自己。

  「カラ松被很多人愛著。」

  

  ——哈哈哈、抱歉,但是這理由我真的可以理解!

  ——自戀、自戀!

  ——哼、不意外。

  「你是被愛著的カラ松。」


  透過晦暗的燈光映照的鏡面上有著一張空洞的五官,圓滾的眼珠雖直視著鏡面卻找不著視線的落點,嘴巴像是有著復讀功能的機器人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幾個句子。


  你們都說我自戀。

  但是如果我不愛自己,誰來愛我呢?




——fin.

评论(2)
热度(24)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