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阿松_小松先生】原(長兄松,無CP向)

#長兄松
#tag-溫柔
#無cp向


- - -

  松野家的次男在鄰里的眼裡一直是一個乖巧的孩子,不像長子調皮,三男正經嚴肅,四男那樣性格黑暗,五男那樣常人無法理解,末子那般嘴甜異性緣好。

  雖然不知何時起,他開始穿著令人摸不清頭緒的服裝,但大家也都笑笑帶過,只當那是他個人的時尚特色。

  正準備出門買東西,猛地被從背後叫住,他帶著友好的笑容轉身,沒想到對方卻指著他的臉支支吾吾半天,「不好意思,請問你……啊、是おそ松嗎?」

  這位是……他望向對方,不久在腦海深處翻出了一絲相連的記憶,遂才認起眼前的人,嘛、畢竟也不常見面,所以他能夠理解的。

  「不是的、我是次男,カラ松。」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眉毛,「請問您將我叫住有什麼事呢?」

  「カラ松啊……」叫住カラ松的婆婆,聽到他的回答後並沒有打消疑慮,仍是一眼懷疑地看著他,「總覺得和以前所看到的不太一樣呢……」

  他感覺自己的臉有些僵硬,但又不好打斷對方的話,只好勉強維持著臉上的笑容聽對方的話,「以前那個孩子,很愛打架的啊、總是渾身是傷呢!但我覺得其實這樣也好,男孩子還是要有活力一點比較好,我還記得以前他曾翻進我家呢!不過總覺得現在好像不太一樣?總覺得不太像從前那般率直了?」

  「……人長大都會變得。」嘴巴無措地張闔許久後,他才擠出了這般回應。

  「這樣啊、也是呢!」婆婆像是接受了カラ松的說詞認同地點點頭,「對了,我是要請你幫我通知你的母親過幾天要開住民大會,請她不要忘了。」

  「好的、我會提醒她的。麻煩您了不好意思,那麼我先去買東西了。」向婆婆告別後,カラ松轉身轉身離開。



  不一樣嗎?

  他喃喃著這句話,步伐不自覺間越放越緩,到最後他在馬路的中間停了下來。

  好奇怪啊大家,沒有改變之前讓人害怕,但改變之後呢?被當玩笑看待、被忽視、被討厭……人生為何沒有可以參考的劇本呢?就算拙劣,但至少假象所營造出來的氛圍比較好不是嗎?

  明明他都已經這麼努力地營造個人特色了,為何仍然還是不被記住呢?



  「——你是白癡嗎?」袖子猛地被人一扯,慌亂之間他整個人被拉到了一旁,正疑惑著要抬頭看是怎麼回事,就見自家的大哥一臉怒氣的看向自己,「おそ松?」

  「你剛在想什麼?都幾歲了還不會過馬路啊!要部是我剛才有看到及時把你拉到旁邊來,你等一下就會成為新聞事件的主角了!……」おそ松珠連炮地不斷叨念著,一開始有些反應不過來,但聽著聽著カラ松就不自覺笑了出來。

  「我說你笑什麼啊!我現在在講很嚴肅的事情,你還笑!」見到突然誇張地笑到彎下腰的二弟,おそ松忽然覺得有些不爽。

  「啊、不是的。」カラ松不好意思地擺手,「我只是覺得原來兄貴也有這種樣子,總覺得只有チョロ松才會給人這種感覺。」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可是六胞胎欸!有相像的地方不是很正常的事嗎?」おそ松似乎覺得這並不算什麼,想也沒想就隨口反駁著。

  「很正常嗎?」迷茫的呢喃從舌尖滑出,音調在空氣中一下子便破碎了。

  「哎、總之走路要小心一點啊!知道嗎?」おそ松叮囑著,望向カラ松卻見他眼神渙散不知道在想什麼,「我說你啊、カラ松!」

  「啊、抱歉。」カラ松耙了耙頭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一笑,「我知道了,以後不會了。」

  「唉、真是——」おそ松見他那副勉強的樣子嘆了口氣,將他的頭按在自己的肩膀,手輕輕地撫弄著他細軟的頭髮,「我家傻弟弟又怎麼了啊?跟お兄さん說一下吧……」

  「沒、沒事……」カラ松慌張地想要離開,卻沒想到兄長的力氣竟比想像的大,只得繼續將腦袋埋在おそ松的肩上。

  透過布料傳過來的溫熱與飄入鼻中的好聞氣息讓他不自覺地開始述說,「到底該怎麼做呢……我已經做了那麼多了,但還是……」

  「雖然你說著相像是正常的,但我總覺得自己好像……誰都像,卻誰也不是。」

  「啊啦、今天難得不痛呢!」おそ松輕笑著,「我啊、從沒想過那麼多的事!哪有什麼誰都不是這種事,你不就是カラ松嗎?」

  「你只要這樣子就好。」おそ松抬眼看了看澄淨無雲的蒼穹,嘴角勾起一如既往地從容,「永遠記得一點,お兄さん我啊、可是一直都在的。」

  「好了,還難過嗎?」最後再次大力揉了揉カラ松的頭髮後,おそ松才放開對他的箝制。

  湊近著盯著對方微微泛紅的眼睛,おそ松無奈地笑開,熟練地幫期從外套內袋拿出墨鏡遞過去,「真是、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愛哭,快把墨鏡戴上吧!」

  「哼、男人一時的軟弱是為了獲得珍貴的人生歷練而蛻變得更加迷人的。」

  「是、是!好了,你要去買什麼,お兄さん我今天就跟你一起去吧!」

  「啊、那個車站前的麵包坊推出了新的鹹派我想買來吃吃看。」

  「好啊、我跟你去,不過你可要請我吃喔!」

  「好的,那其他人的份也順便——」

  「喔、那些人就不用了,今天就當是跟我約會吧!」

  「欸?」

  「鹹派、鹹派!」





——fin

评论
热度(1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