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_小松先生】體溫(數字松,親情向)


#數字松(無CP向大概,也許141有)

#此為噗浪上的點文還債(這邊也貼一下)

#大概有時事梗

- - - 以下正文 - - -

  由於北極震盪所產生的超強冷氣團侵襲的關係,整個北半球似乎都陷入了寒冬,就連原以為已經習慣了冬日低溫的東京居民似乎也受不了這次驟降的氣溫,街道上一片冷清。

  「聽說有些區域的積雪太深,公部門已經派出鏟雪車、社會協助團體去幫助一些獨居的老人了呢!」チョロ松看著手中的報紙簡短地歸結道,「感覺這幾年的冬天越來越冷了啊……」

  「啊啊、那麼尼特們也有社會協助嗎?我不想出門啊、這天氣真的很冷欸!」おそ松搓了搓手放到嘴前哈了哈氣,這種天氣便是開著電暖器還是覺得冷啊!

  「哼、這種時候就需要我的——」

  「那麼要去吃嗎?チビ太的關東煮。」放下看到一旁的推文, トド松抬起頭掃了一圈房間內的兄弟們,「天氣冷的話吃熱熱的東西最舒服了吧?」

  「也是啊、走吧!」おそ松一手握拳放在另一掌上敲了下,「還可以喝清酒,身子一定很快就暖起來了。」

  「我就不去了。」

  「咦?」正討論地頗為熱烈的眾人詫異地回頭看著窩在牆角的一松,只見那穿著紫色帽T的身影將身子蜷縮地更緊,「你們去就好,我今天就不去了。」

  「一松?」チョロ松看著他那樣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一旁的おそ松拍了拍肩膀,「好了,他說不去就不去吧、這種天氣出去一下都要人命的。」

  「在這寒夜裡果然需要我幫忙——」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了,走吧?回來再幫你帶熱的罐裝飲料回來喔!」トド松將手機放進了口袋也從暖桌裡起身。

  「——那麼我也不去了!」

 

  突然間宏亮的嗓音讓所有人都回過頭去,「十四松?怎麼你也不去了,你剛不是說肚子餓了嗎?」

  「不去了、不餓!」十四松拍著肚子大聲說著,但隱約傳出的咕嚕聲似乎和他口頭講的事實不太相符。

  「咦、十四松你……」

  「走吧、走吧!」おそ松拉著其他人走出了房門,「啊對了、チョロ松你今天能付錢嗎?」

  「蛤?你這長男在說什麼,不是各自付嗎?」

  「最近錢都打柏青哥輸光了啊……」

  「兄貴,不然我幫你好了。」

  「カラ松你不用說了,讓這傢伙賒帳就好,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了。」

  「噗、おそ松兄さん真慘。」

  隨著其他人的聲音漸漸變小,一松從雙膝間微微抬起了頭,「你……怎麼沒去?」為什麼不跟其他人去呢?為什麼要跟我這種愛唱人反調的傢伙一起待在家裡?

  「一松兄さん!」在他還在獨自低語時,響亮的聲音彷若近在耳邊,「嗯?十四松你‥‥」

  隱在明黃衣袖下的雙手用力一扯將一松從牆角扯起撞入懷中,十四松咧著嘴角說著:「不要待在那裡啦!一松兄さん你不是最怕冷了嗎?我啊、超暖和喔!」

  「雖然、肚子很餓,但如果一松兄さん不去吃的話,我也不去吃了!」比起一松高得多的體溫透過相觸的額頭傳遞過去,一松感覺到微微的熱意,卻一時之間沒法分別出是來自額前或是從心底泛起的感受。

  「兄さん可以說為什麼今天不想去嗎?」環著一松十四松的腳胡亂地踢著,便是這種天氣裡他仍穿著短褲,靠著自身的熱量驅散著寒冷。

  「那個、貓咪……已經幾天沒有出現了。」一松聲音有些低的說著。

  就在幾個禮拜之前,在他們六人去チビ太的攤位的路上出現了一隻他以前從未看過的貓咪,而且牠似乎只在晚間出現;從那天之後,一松總會偷偷留下一些味道比較清淡的食物帶去給那隻貓吃,但這幾天似乎都沒看見牠的身影……

  「該不會是被抓走了吧……」一松說著,不自覺地揪起十四松的衣服,試圖讓語氣淡漠,但任誰都聽得出他話語裡的擔憂。

  「不會的——!小貓咪那麼聰明。」十四松刻意將語氣拉長,見一松看向自己又繼續道:「一定是天氣太冷了,所以才去冬眠而已。過一陣子就會再出現的!」

  「真的?」

  「嗯!」十四松嘴角的幅度上揚到極致,笑瞇了眼,「不然等雪停了之後,我再去幫兄さん找吧!」


  「我們回來了喔!」

  「欸、這兩個傢伙真是的,這樣睡著會感冒的。」チョロ松看著抱在一團已睡得不省人事的兩人無奈地搔搔頭,「カラ松你可以幫我把被子拿出來嗎?」

  「好。」

  「欸、虧我還選了很久要給兄さん們喝什麼飲料呢!」トド松戳了戳兩人的臉頰,將兩罐仍留著些溫度的飲料放到了一旁,「竟然睡成這樣,害我也好想睡啊!」

  「那我們就快點換衣服來睡覺吧!」おそ松說著,幾個人都點頭同意。

  不久眾人都換好睡衣,躺進了被窩裡——只不過今日的睡覺位置有些特別,因為其他人都分躺到了兩人的左右,誰也沒刻意去吵醒早已熟睡的兩人。

 

 一松兄さん,等天氣變好,我們再去找你的朋友吧!

  當然,也要一起打野球喔!  



 

——fin

评论
热度(40)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