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_小松先生】良宵(無cp向,兄松中心)

#1/23 兄松中心

#沒有CP向,沒有R,名字是意外

---以下正文---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怎麼說呢?鋪墊著茶綠色榻榻米的空間比以往還要空曠,沒有貓、沒有人揮著球棒,沒有人一直當低頭族滑著手機……

  「好煩啊!」チョロ松像是終於受不了房間內的寂靜一般,乍地抓著頭發出了頗大的吼叫。

  「チョロ松你這傢伙幹什麼啊?笨蛋嗎?」おそ松手撐在頰側另一手將地上的雜誌翻了頁,透過其與地板間的空隙,隱約可以看到它的封面印著美麗的南島風情,上頭似乎還有幾個大大的字寫著「冬日的沖繩」

  「你最好閉上嘴,不然兄さん會讓你見識何謂童貞臭喔!」おそ松聽著チョロ松仍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仍持續抱怨的喊叫讓他啪地一聲將雜誌蓋上,「去不了旅遊已經夠讓人嘔氣了,還得聽你這個シコ松的抱怨。」

  「蛤——笨蛋長男你現在是想吵架嗎?」

  「好了好了,おそ松兄さん還有チョロ松你們都適可而止吧!這個結果不是我們一起決定出來的嗎?」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カラ松放下了鏡子,朝著把臉轉向不同邊賭氣的兩個人道。

  「是沒錯啦……」チョロ松楞楞道,但想起關於旅遊的事,他實在不能冷靜,「可是實在太奇怪了啊!特賞是五人份的三天兩夜泡湯行程?五人欸!這件事可不像今川燒那件事那麼好解決啊!隨便丟下一個兄弟去都很奇怪吧!」

  「好了好了,你就當體諒弟弟們平常聽你講麗華的事的慰藉好了,而且老實說,我比較想去熱海,箱根倒是沒什麼興趣。」おそ松擺擺手說道,「再說,讓弟弟們跟爸媽一起去,留我們這三個兄長繼續待在家裡,看、這事情還不是圓滿解決了?」

  「下次我一定要跟上!」チョロ松大喊著,接著撿回自己的筆記本繼續做著橋本にゃー的應援筆記,不斷在上面唰唰地寫著。

  窗外飄著雪,是第幾場了呢?屋內的人並沒有按著日子細數著,只是做著自己的事、呼著可見的白煙任沉默在這木造房裡循環。

  「欸我說,你們真的覺得這樣沒關係嗎?」過了一會,おそ松坐起了身子朝另外兩名兄弟詢問著,「我自己是沒關係啦、但總覺得放那三個小鬼跟去,爸媽應該會很辛苦吧!」

  「啊啊、也是。」想著底下的三個弟弟,チョロ松的神情也有些無奈,「但沒辦法吧、誰叫我們是兄さん呢?」

  「兄さん啊……有些罪過的詞呢、早些出生便要背負更多的責任與義務……」カラ松也撥著瀏海側著臉酷酷道,「但如果一切都是為了親愛的弟弟們,我願意。」

  「好了、痛話就不必了……」

  「咦?」

  「啊、差不多該去澡堂了吧?等等就要關了喔!」聽著兩個兄長的對話,チョロ松的筆記剛好寫到一個段落,順勢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鬧鐘連忙出聲提醒道。

 

  

  「啊啊、這種天氣真不想出門洗澡啊!」抱著盥洗用具,おそ松朝著漆黑的天空埋怨著,確實,這種天氣裡便是穿上厚厚的棉襖、圍上了圍巾,冷風還是會從布料的孔隙鑽入皮膚。

  「不要說出廢物的發言啊、不洗澡不准給我躺被窩!」チョロ松一副「你開什麼玩笑」的表情看著自己的大哥,「不過這天氣會使人發懶倒是真的。」

  「對吧!」おそ松彈了個響指附和著接著用手圈過走在默默走在一旁的カラ松,「吶、カラ松也這麼認為的對吧?一天不洗澡不算什麼的。」

  「欸、欸……男人偶爾帶著一些汙濁的氣味也是可以的,這個世界並沒有……」

  「簡單的來說,就是一天不洗也沒關係對吧?」

  「啊、是。」

  「你聽、カラ松都這麼說了,好了我們回家窩暖桌吧!」おそ松一副得意地望著チョロ松,然後揉了揉カラ松的頭髮,鬆開卡在其脖子上的手後,率先轉身往回走去……

  「你給我慢著,都已經走到一半了,誰准你回去的!」見狀,チョロ松連忙扯過おそ松的領子將他揪了回來,接著望向一旁的カラ松,「你也別給我心存僥倖,都給我去洗澡。」

  「好囉嗦啊、你是老媽子嗎?」

  「閉嘴——」

  不一會兒後,三人總算抵達了澡堂,收錢的婆婆看著三人疑惑地拿下老花眼鏡擦了擦再戴上,「咦?原來只有三人嗎?那我平時看到六人是——」

  「啊、不是的,三位弟弟跟著父母去旅遊了,這三天只有我們三個哥哥會來。」チョロ松接過另兩人的零錢後放上櫃台,並順勢解釋著。

  「喔、原來如此,不過你們怎麼沒一起去呢?」邊將錢收進盒子中,年長的老闆娘邊透過眼角的餘光掃視著三人,見三人有些尷尬的神情深知不該再多說什麼,「原來如此,是一群好兄さん們呢!等等請你們喝果汁牛乳。」

  「不用的!」

  「喔呀、免費的果汁牛乳!」

  「哼、原來我的魅力也……」

  「好了,快進去吧!」老闆娘不再多說什麼,只是揮著手要三人趕快進去。

  脫好衣服後,三人依序坐到了淋浴區的小凳子上搓洗著自己的身子,おそ松一個不小心讓手中的肥皂掉到了右側靠底的地方,他下意識出聲喊著:「那個、十四松或トッティ幫我撿一下,咦……」

  「你在說什麼啊、他們現在不在這。」已沖好自己的身子打算進到熱池裡浸泡的チョロ松看了おそ松一眼,幫忙撿回了肥皂放到了他的手上。

  「啊啊、也是呢……」接過肥皂後おそ松道了個謝,又繼續洗著自己的身子。

  不久三人都浸到了熱湯裡,チョロ松閉著眼享受著溫暖的熱水,周圍濕熱的白氣氤氳,但偌大的澡堂裡,總覺得少了些什麼似的,「十四松你今天不游泳了……欸?」

  「哈哈、還說我!」おそ松指著一臉呆愣地チョロ松大笑著,隨即被潑了一臉的熱水,「你幹嘛啊!別以為我會裡讓你喔!」

  「呸、有人要你禮讓嗎?」側過頭將水吐掉,チョロ松連忙又潑水還擊。

  「Brother……咳、咳!」被兩方襲來的水弄得整臉濕淋淋的カラ松,也忘了自已要說什麼了,跟著掬起了一捧水朝兩人回擊著……

  「關燈囉!」

  「啊啊、今天可以多睡一個人的位子,那我怎麼滾都沒問題了。」おそ松仰躺著,手腳形成了大字形,「今天真是幸福啊、還喝到了老闆娘請的果汁牛奶。」

  「你這傢伙睡覺會亂打人,既然有大一點的空間就給我睡過去一點。」チョロ松毫不留情地推開了說著「機會難得兄さん抱著你們兩個弟弟睡也可以」的おそ松,將身子側向一旁,「啊、今天應該能好好睡一覺了吧!」

  「晚安。」

  「晚——」

  「嗚……」這時突然傳來了誰的啜泣聲,啪地一聲燈再次被打開,原來是——

  「カラ松?」おそ松和チョロ松異口同聲地說著,「你這傢伙哭什麼?」

  「我覺得很奇怪啊、被窩空空的……這感覺好不習慣……」カラ松雙眼含著淚水,語氣有些嘶啞,不若平時那般帥氣瀟灑。

  「哎呀、你真是的……」おそ松摸了摸カラ松的頭,「只有三天而已喔、稍微忍耐一下吧……要兄さん唱晚安曲給你聽嗎?」

  「可以嗎?」カラ松吸吸鼻子,雙眼水潤地看著おそ松。

  「可以喔、只有今天——」おそ松笑了笑,圈過一旁看上去也有些興趣的チョロ松,「今天,兄さん只唱給你們聽……」

  「早……」以為是誰搖了自己,チョロ松揉揉眼睛醒了過來,卻見自己的身子上壓著一條裹著明黃色外衣的手臂。

  嚇!

  一時間他的睡意全退光,連忙坐起身子來,卻見自己的兄長們都已經醒了卻仍窩在被窩裡朝自己使著眼色。

  等等、這是?弟弟們不是跟著父母去溫泉旅行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啊、你們醒了啊……」熟悉的女聲傳來,チョロ松抬眼見到的是推門進來的松代,只聽她一邊收拾著一旁的口罩、手機、球棒,一邊道,「果然很不習慣呢……」

  「嗯?」

  「他們啊、雖然白天還很開心,但晚上要睡覺的時候就開始哭鬧了,十四松跟トド松都是,哭的完全停不下來啊……一松則是沉著臉,瞪大雙眼,真是明明看上去就很累,卻怎麼也不閉起來,沒辦法,我們只好回來囉!」

  「那麼旅行……」

  「下次有機會的話再去吧、大家一起去。」

  「媽媽……」

  「好了,你們再睡一下吧、你們昨天應該也沒怎麼睡吧……」松代將散落的雜物稍微整理放到了一旁的角落,輕緩地拉上了紙門,「早餐好了再叫你們喔……」

  「啊、果真我還是習慣擁擠的被窩。」

  「兄弟們的氣息、果然還是……」

  「カラ松兄さん(クソ松)不要一早就說痛話。」

  「欸?」看著並沒有醒來的一松和椴松,カラ松搔了搔腦袋,「祝你們能有好夢,我親愛的兄弟們。」

  「野球!大家一起打野球!」

  「好好好、大家一起。」幫十四松蓋好被子,チョロ松也再次躺回被窩裡。

  啊啊、果然,還是大家在一起的感覺比較好。

——fin

---

對的我壓線失敗了TATTTT

算了,六子太萌,還是貼一下~

评论(6)
热度(25)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