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_小松先生】星星糖(110松,親情向)

#110松(親情向)

#動畫13話衍生

#童年捏造有

---

  便是經過十多年的歲月,這個城市仍看得到繁星閃爍,彷若兒時,一切如舊,好像曾有人這麼說過——

  「天上的繁星是逝去之人為了讓仍舊存活的人不再悲傷所化成的。」被寒氣凍染的嘴唇微微透著青紫地張闔著,不大的嗓音透過聲帶在這廣闊的夜裡傳得響徹。

  「啊啊、肯定是哪個傢伙胡謅的吧?」一松抖了抖身上的草屑對著漆黑的天哈哈地呼著白氣,「哪個傢伙不是趕快去天堂享樂,還會留在天上?一想到就冷死了。」

  「啊、不過我這個傢伙應該去不了天堂吧?」一松呵呵地低笑著,覺得自己講的話實在太過貼切,「不對,我們這六個應該沒人去得了吧?」

  「十四松?不、那傢伙……」雖然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比較可能的人選,但一松不過瞬間就搖頭否定了,「一樣很可怕啊、那傢伙。」

  前面的五位,包含自己是不用想了,那麼末子呢?

  「Totti啊?」

  一松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個周圍仍只有木造平房的時代,那個他們還可以肆意妄為的年歲。

  那個身體比較差,常常生病的么弟,總在發熱時看著夜空討要著金平糖。

  膽子很小,但為了喜愛的事即便發抖也會嗓子打顫地提出自己的想法。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椴松那傢伙戴上了社交場合常見的制式笑容,說著他聽起來像在迎合他人、自我欺騙的客套話。

  「啊啊,真是。」一松對自己此刻突然迸發的惆悵覺得可笑,不過只是聽了對方的一席話,怎麼就想這麼多了?

  畢竟誰也不再是孩子了,怎麼可能一點轉變都沒有?

  就連他想起以前的自己也只想的到一張蒼白但被麥克筆亂塗而看不清五官的臉,隱約記得上面經常掛著肆意的大笑,直率的怒顏,真切的悲傷……諸多豐富,率直的情緒。但要細想那些神情,卻像是隔著五里霧一般,無法窺其清。

  但那就是原本的松野一松,也是現在他所陌生的——天真的自己。

  「一松哥哥!」順著聲音轉動眼珠子看見的是一對穿著淺色平底鞋卻沒穿褲子的赤裸雙腿,他耙了耙頭髮緩緩起身,「啊是Totti啊……」

  「那個,我剛才——」

  並未讓他將話說完,一松一把將手中的衣服塞進了椴松的懷裡,「穿上吧、會感冒。」

  「欸、好的……」椴松連忙將衣服穿上,「啊啊、真是冷啊!」

  「是啊、所以不要再感冒了。」一松低聲說著,接著率先往回走去。

  「嗯?哥哥你有說什麼嗎?」椴松匆匆忙忙追上一松的腳步,「那個、剛才抱歉了啊……我有點說得太過了。」

  「沒事。」一松抬頭望著天空,「畢竟也不再是會將星星當作金平糖的小鬼了,反叛期什麼的,我還是能包容的。」

  「欸——」意思到兄長說了什麼,椴松的表情變得些尷尬地,「我、我現在比較不會感冒了啦、哥哥真是的!」

  「是、是。」

  「一松哥哥還說、明明以前都是你說要摘星星給我,結果給我金平糖的!」椴松鼓起雙頰惱羞了一會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指著一松道。

  「呵呵、也是呢……」一松低笑著,不知是在緬懷,還是在笑話自己原來也曾那般天真。

  椴松將雙手交握在背後,晃到了一松身前咧起大大的笑容,「不過、僅只是金平糖也沒關係,哥哥給我的話,我都會吃的。」

  「咳咳、開什麼玩笑。」一松不自在的咳了咳,「有工資的弟弟請哥哥才是天經地義的吧?」

  「咦——?」

  「我要上次那種外國甜點——十份。」

  「哪有這樣的!」

  「嗯?你不是要道歉嗎?」

——fin

评论(4)
热度(2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