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小松先生段子03】未知生物(#數字松)


  「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一大清早就被自家五男的聲音吵醒,這個傢伙真是,就沒有一天安靜的啊?

  喔不、是有的,在前陣子遇到那個女孩子時就曾變得非常乖巧。但想起那天在豆丁太的攤位上哭地那麼傷心的十四松,一松抓了抓原本就有些毛躁的短髮,「啊啊、也是有那種樣子哪……」

  掙扎著到底是要繼續躺下去呢?還是出門去找貓玩呢?雖然已經知道大概很難再睡下去了,但自詡為不可燃垃圾的他,在這個難得溫暖的冬日早晨裡卻並不想太早離開被窩。

  「一松哥哥!一松哥哥!」在他仍皺著眉蜷著身子軟爛時,身上突然多出了一個重量,一松睜開了眼,終年如一只睜開一半的雙眸望著與自己截然不同將眼睛睜到極致的弟弟,「早啊、十四松。」

  「早安!4、6、3 get you!」說著的同時,十四松那張與自己極為相似的臉突然湊了過來,幾乎貼緊的距離讓他噴了自己一臉口水,這傢伙一如既往的有精神呢……那日哭地像是個初生嬰孩的情景大概是場夢吧!

  「往常的那個!」十四松看著比平日還要昏昏欲睡的哥哥揮著過長的袖子嚷嚷著,啪地在一松身上撐著,身子靈活地後躍並起腿後如同體操選手一般完美落地,接著他嘩啦嘩啦地在房間裡翻找著終於從雜沓的角落裡拖出了金屬球棒。

  抹了抹臉後緩緩地坐起身子,一松想著這下真的不用睡了,於是認命地收起被子準備放回壁櫥內,「稍微等我一下啊、我去刷個牙,順便拿繩子過來。」

  「哥哥、早餐呢?」十四松歪著頭問著,一松搖搖頭,回想著過往的經歷,今天稍微改變一下好了,「今天先做吧、等等還想出門,不想吐。」

  「好吶!野球!揮擊!鏘鏘鏘哇喔!」十四松點點頭,接著邊喊著邊拿著球棒跟在一松後面。

  雖然今日的天氣很暖和,但冬季早晨的這樣的水溫仍有些偏低,一松邊想著什麼時候也能將水龍頭裝上熱水裝置,邊將清水往臉上潑,末了用毛巾抹了抹臉,才踏出了盥洗室,果然見到十四松正一臉興奮地朝自己哈哈哈地咧開嘴笑著。

  「繩子!」看著五男不知從哪裡拿出的繩子,一松只是淡定地接過,並伸出另一隻手說:「嗯、球棒。」

  都接過後,一松先背過一隻手並將球棒的底端抵在地上,接著用一隻腳卡在脊髓與坐骨之間的微微凹陷的地方;然後他另一隻手拿起繩子像是個要變身的魔法少女一般在頭上甩著一重一重的圓圈。

  但這些舉動並不會有華麗的聲光效果,他也不會穿上繽紛的戰鬥服或手上出現閃亮亮的寶石手杖,繩子一圈圈自然地落下、在他的身上交叉,繩子與球棒間的距離越窄,感到一道道壓迫與繩子緊勒布料與肉體有些麻木的痛覺,一松用腳趾夾住了繩子的尾端將結拉到最緊,「好了,十四松你再幫我打一個節就行了。」

  「哇喔!」十四松佩服地拍拍手,每每看見哥哥做這一系列的動作,他總會覺得很神奇,接著他起身遵照一松的指示將剩下的繩子與繩子前端相互交叉拉緊,直到一松有些艱難地說夠了之後才停手。

  「失禮了let's gogogo哇喔喔喔喔!」十四松忽然彎低身子將臉僅靠在一松的胸膛上,雙手環過一松的身體抓住球棒的底端一把將哥哥扛了起來,根本完全無視了一個成年男人的體重的設定。

  這就是松野十四松,精力充沛的五男,永遠笑得燦爛的要命的傢伙,和自己截然相反的傢伙。

  偶爾、就那麼偶爾,一松會在夜半時分醒過來,例行性地將湊地過近的屎松踹到一旁後,他會抱起雙膝將臉半掩在其後觀察著其他的兄弟,而他觀看著最多的大概是十四松吧!

  晚自己出生不過幾分鐘時間,剛好可以泡碗方便麵吧大概,但為什這傢伙總是無憂無慮的樣子呢?

  除去自己的五個兄弟都有還滿明顯名為「歡樂」的情緒,不過有極大的比重都落在這個五男身上,這傢伙該不會把自己正面的情感都吸收了吧?離開被窩的一松坐在弟弟的枕頭後方,邊閃著十四松不時揮舞的手臂邊思考著。

  「未知的生物」這是一松對這個弟弟做出的形容,總是過於精神、行事風風火火地,時常乾淨地出門卻滿身是傷的回來,會讓人困擾,但總歸不是個壞孩子。

  比起其他兄弟來說,一松必須承認,待在這個整天哈哈嚷嚷的弟弟身旁確實比較輕鬆。

  因為對方從不曾對自己的舉動做出主觀的猜測或批判,只會用那雙渾圓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然後又將話題轉到棒球上。

  「今天可以減少次數嗎十四松?」在十四松將球棍與自己高舉準備開始揮擊時,一松突然開口問道。

  「一松哥哥?」低頭望進那雙圓滾滾黑色眼珠裡,聽見十四疑惑地出聲叫了自己一松只好進一步解釋道:「今天想在外面待久一點。」

  「那就五千下吧!」十四松點點頭這麼說著,接著便開始揮擊起來……

  至少砍了一半的次數,算是值得開心的事吧?一松半睜著的雙眸在快速的甩動過程中並無法聚焦,四周的景物全都化作模糊只剩一絲輪廓的色塊在視野裡晃動。

  ……

  ……

  「4997、4998、4999、5000!」揮完最後一下後,十四松完全沒有一絲疲倦地將球棒舉到最高,已高高掛在天中的太陽直射在一松的臉上,害他不得不開口,「喂!好熱、快放我下來。」

  「對不起。」十四松有些慌張地將哥哥放了下來,快速解開一松身上的繩子後,低垂著頭小小聲地道歉著。

  我有很兇嗎?我不是在兇你啊……往常的語氣也不都是這樣嗎?

  還有你這傢伙果真不適合這樣子的表情,一松看著弟弟有些懊惱地低垂著頭的樣子嘆了口氣。

  默默地重新拿過的繩子,一松摸了摸十四松的頭,「繼續?還是陪我去看貓?」

  「貓!」十四松有些開心地喊著,接著意思到什麼似的摀住自己的嘴,因為他隱約記得上次おそ松哥哥抱怨說一松哥哥不太喜歡和貓接觸時被打擾,但是他還想跟一松哥哥一起活動吶……

  「貓?」一松點點頭,戳了戳弟弟的額頭,「那趕快去吃飯和換衣服吧!」

  「欸咦?」十四松平時就張得很大嘴張得更大了,望著率先拿著繩子走進家門的哥哥連忙跟了上去,「貓咪!貓咪!喵、喵嗚!」

  

  哎、你啊……

  不過是失戀了一次,不要就此改變自己啊!

  松野十四松,還是總一副無憂無慮哈哈大笑、誇張地向世界展示著自己的快樂比較好。

  棒球的話,下次叫上其他人一起打吧!

  揮棒練習做了那麼多次了,不打個又高又遠的全壘打可不行呢……

评论
热度(76)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