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小松先生_段子02】我的(#十四カラ )

嗨嗨~我又來了ヽ(●´∀`●)ノヽ(●´∀`●)ノヽ(●´∀`●)ノ

其實段子應該是昨天要肝,但我甩bz 它叫我去做作業QQQQQ

完成了一項即期的作業後,其他暫時放置啦!((喂。

這篇是筋肉松喔(十四カラ)


注意:
十四松好像有黑!

十四松好像有黑!

十四松好像有黑!


可以接受就往下囉↓


  傻子?

  嘛、倒也不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話了。

  有些事情他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浪費力氣去多做思考。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好玩的事,但無趣的事也很多,如果想要活的開心的話,就只要挑會讓自己開心的事做就好了啊!

  為什麼要思考那麼多複雜的事?

  野球的組成就是四個動作而已,傳球、接球、打擊、跑壘,很簡單,所以他喜歡。

  

  「カラ松兄さん,打野球嗎?」隨手操起鋁製的球棍在和室內做著揮棒的舉動,哈哈哈地笑著的同時,烏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不斷轉動……

  今天他難得睡晚了,起床後發現只有他和カラ松兄さん在家而已。

  揮棒動作仍在繼續,而當他不小心碰倒矮桌上的茶後,才得到了カラ松的回復,「真沒辦法啊!就讓我陪你玩吧!」

  「好欸!」十四松將手套塞進兄長的懷裡,拽著球棒,望了眼明媚的陽光,他大大咧起嘴角。

  

  不久,一黃一藍的身影伴隨著喝喝聲和偶爾傳出的低沉哼聲,消失在灰色柏油路的邊界。

  在去河堤的路途中,他看著カラ松哥拿出基本除了睡覺和洗澡之外,不離身的墨鏡戴上,又不時撥弄著瀏海,對著路過的女孩子們一次次上勾嘴角。

  

  啊、不怎麼有趣呢!  

  「哥哥喜歡打野球嗎?」

  「啥?」カラ松回過頭看著五弟,那雙澄澈的雙眼清晰地映照出自己那副與其極度相似的面容,以及此刻自己疑惑的神情。

  雖然有人說過雙胞胎之間會有心電感應,也許他們六個之間也有,此刻他卻有些反應不過來弟弟為何要問這個問題。

  「我喜歡野球喔!超級喜歡的!」十四松說著,嘴巴咧地大大的,語速刻意放慢強調著,「球會一直都在手中呢!哈啊哈哈哈——」

  「不是會有攻擊方和防守方嗎?球怎麼會一直在你的手中呢?」カラ松對著經過的girls們動作流暢地撥了瀏海和調整墨鏡後才對十四松的說法做出回復。

   「怎麼不會呢?」

  十四松突然湊到カラ松面前,從他腰側的口袋中拿出了素白色硬球,「兄さん你看,現在球就在我手中喔!」

  「嗤!你這傢伙我還以為是什麼呢!走啦、不然等等位子都被其他人佔走,就得要去很遠的地方才能打野球了。」

  「喔喔、走吧!呵呵哈哈……」

  「你啊、就這麼喜歡嗎?」

  「對喔!最喜歡了。」

  「你剛有說什麼嗎?」カラ松看著甩著過長袖子一蹦一跳的弟弟,想著自己是否聽錯了,那孩子怎麼會有那般低沉渾厚的聲音呢?

  雖然仍覺得很詭異,但便是繼續追問下去也沒有得到任何可以做為答案的反應。

  於是,兩人就在一人蹙著眉不時盯著另一人,而另一人甩著球棍笑呵呵的情況下到了河堤旁。

  「十四松你有想要投球嗎?」雖然知道對方比較喜歡擊球而且每次都只握著球棒,但カラ松還是例行性的問了一下。

  「擊球!碰!碰!碰!」十四松高舉著球棒原地蹦高跳躍著。

  「知道了,那你快去那邊站好。」カラ松拿過被十四松一路上拋上拋下的野球,回過身走了十來步才轉回來,這時兩人的距離也有差不多十公尺遠了。

  「很久沒陪可愛的弟弟打棒球了啊……」カラ松推了推墨鏡,弧度承半圓狀地甩了甩頭,「我來了啊!」

  

  鏘——

  銀灰色的球棒在擊出球的瞬間發出了極為清澈高亢的音響,在眼睛還反應不過來的瞬間便飛向遠處化作白日的流星。

  「嚇!球?」カラ松轉身看向天空,也只能看見隱約劃過視野的飛行軌跡。

  「我去撿我去撿!」十四松丟下球棒哈哈哈地朝球飛的方向跑去,カラ松只見那亮黃的身影幾秒間從自己眼前呼嘯而過。

  

  他喜歡野球。

  不考慮規則的話,只要四個舉動就能讓人熱血沸騰,不須想太多還不能明白。

  他也喜歡兄弟們。

  雖然從小到大爭執不斷、打架弄得滿是傷,被老媽罰跪什麼的基本總少不了,但他看著相似的彼此覺得真好。

  真好啊!

  我們很像呢!

  只是還是不免有只能咧著嘴哈哈地傻笑的時刻,畢竟透過雙眼所見、兩耳所聞的不全是美好,光明所在之處也有陰暗之隅。

  

  「傻子。」

  「那邊的傢伙是那個吧?」

  「整天哈哈哈的傢伙是個只會打野球的笨蛋吧?」
  

  該如何反駁?

  事實就是他們不說得如此直白,他可能就無法理解,總是等到他們開始一邊竊笑一邊窸窸窣窣耳語時,他才恍然大悟。
  在長得過高的草叢中翻找了一會,十四松才找到了沾染了些微綠褐草汁的球,匆匆奔回カラ松那裏卻見紅棕色的棒球手套靜靜地躺在一邊,而身穿黑色皮衣與深藍色窄褲的身影卻不在那。

  「啊啊、不好玩。」十四松將球直直落下,不俱彈性的硬球只勘勘反彈起不到一指寬的高度便著地,滾了一會後在幾步之外停住。

  「——兄さん在哪呢?」十四松的音調變得比平時還高,似唱非唱的重複複誦著這句話,穿著室內拖在黃土地面一蹦一跳著。

  「喔!找到了。」歪了歪頭,十四松動作極大的拍拍手,接著朝カラ松那裡快速奔跑……

  「野球!」暴衝的身影未做減速遍整個撲到了カラ松身上,受力者因撞擊力道過大不由得彎下腰。

  「你撿球檢好久啊!啊、你先等等,讓我把這邊告一段落。我說妳們兩個要不要跟我一起……」カラ松看了十四松一眼,手往後彎摸了摸弟弟的頭,又繼續和身前兩位穿著時尚的年輕女孩談話著。

  「野球!野球!野球!」在カラ松的手摸上的瞬間,十四松安靜了下來並露出了溫順的表情,但在他回過頭的瞬間,他又繼續在カラ松的背上亂動、吵鬧。

  「十四松,等我一下喔!girls們你們喜歡看電影、兜風、還是喝下午茶呢?我覺得我們可以……」

  「野球!野球!野球!」カラ松話還未說完,再次被十四松打斷,這時眼前的兩位女孩子已經開始交頭接耳,カラ松皺起眉,但並未出聲,只是微微側頭摸著十四松蓬軟的頭髮。

  「還是不要好了,老實說如果你不是這種穿著或許可以考慮,不然你給我號碼好了,如果我想到再找你。」其中一個女生說道。

  「呃、那個是你弟弟?是那種吧……就是腦子……哎、我給你個小建議,以後搭訕時別把他帶在身邊比較好,不然我也可以給你號碼的。」這是另一個女生的說法。

  「哈啊——?」カラ松聽到兩個女生的回覆,發出了極為低沉的哼聲,「開什麼鬼玩笑?還真以為我對妳們這兩個長的抱歉的傢伙有興趣?」

  只見兩個女孩的臉色瞬間宛如被墨水潑過一樣,無比漆黑,但カラ松並不打算住嘴,他又繼續說道,「告訴妳們啊!靠第一印象去評斷別人是沒腦的傢伙才會做的事,妳們連幫我可愛的弟弟提鞋的資格都沒有ok?十四松,我們繼續去打棒球。」

  「野球!」十四松開心地吼著,跟在カラ松身後離開。

  只不過他在離兩個女孩兩三步遠時停下了腳步,見カラ松沒有回頭,便回過身重新湊到她們面前。

  「我的!」

  「什麼——?」  

  「就憑妳們也想跟兄さん說話?カラ松兄さん可是我一個人的喔!」十四松歪著頭用著極為無辜地語氣說著明顯帶著佔有慾的語句。

  「雖然其他兄弟們碰兄さん我是不反對啦……但絕對不是妳們兩個可以碰的吶!」

  「你這傢伙不是……」

  「啊呀、你是想說笨蛋這回事嗎?這跟那並不衝突喔!」一瞬間瞇起的眼睛看起來有些肅殺,而後又恢復原先無害的渾圓狀。
  「十四松!你還在跟那兩個女的說什麼?過來打球啊!」

  「來了!野球耶!」對著カラ松高舉雙手高喊著,「我還以為這裡有兩大支球棒欸、看錯了哈哈哈……」

  「你們不討厭カラ松兄さん吧?但抱歉喔!我不會讓你們,不其他人也不行……」輕聲說著的同時,十四松再次邁開腳步朝カラ松跑去。

  接著他開始大吼……
  

  「カラ松哥是我的!」
  

  「十四松你這傢伙在亂喊什麼啊!」

  「カラ松兄さん是我的!」

  「野球,我的!」

  「好好好,都你的、都你的!」

  「魚魚子,我的。」

  「好——哈啊?你再說一遍!」

  「哈哈哈哈哈!」  




——fin

评论(11)
热度(113)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