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阿松/小松先生_段子01】看著我再說一遍(#カラ一)

系列TAG:#一松 #カラ松 #十四松 #數字松(十四x一) #色松(カラ一) #筋肉松(十四xカラ)

其他段子之後不定時更~

  六子真是太可愛了,不寫對不起自己(你之前的文填完了沒?)

  雖是如此 但這次只有三位的戲份(whyyyyyyyyyy——

  愛一松!如此厭世與傲嬌 我想一定是口嫌體正直(閉嘴。

  喀拉松男有力真是太高了,我也想要這種哥哥ˊ艸ˋ

  然後十四松,嗯 我覺得他就是個總攻ry

【基本設定】

   一松:心理陰影

  カラ松:笨拙的溫柔

  十四松:只注視著我

然後可能會有些狗血和少許ooc  對不起m(_ _)m

底下正題↓

(01_看著我再說一遍_ カラ一 )

  對於自家的四男,カラ松總有一種將拳頭往棉花上揍的無力感。

  並不是對自己的言行毫無反應,一松總會即時的回應,只是當那灰暗無光的瞳朝自己看來時,心底會泛起一股彷彿被鈍器砸上的麻木感,倒非尖銳地難以忍受的那種感受,只是覺得有些脹脹地不太舒服。

  明明是身體、容貌如此相近的個體,但為何他總不能真正得知這位弟弟腦裡到底在想什麼呢?

  「啊啊又開始了……」蜷縮著身子抱住雙膝的那個身影如此說著,「你們一個個都是如此,哥哥啊弟弟啊怎樣都好,可不可以別管這麼多啊、很煩吶……」

  「幹嘛用那種表情看著我?覺得受傷了?」漆黑的眼珠緩慢地從邊角移回眼眶中央,微微抿起的嘴巴頓了一會繼續開闔著,「真好啊、カラ松哥。」

  「什麼?」他握緊了拳頭,低頭看著坐在身前的弟弟,雙眼有些酸澀。

  「很可怕對吧?」陰影幾乎蓋住了一松的整張臉,只能隱約瞧見他咧起了嘴角,「我啊、總反覆作著相同的夢呢……」

  「周圍都是黑漆漆的人們,包圍著喔!」那張臉幾乎要埋進膝蓋中了,「說著『真是可怕啊』、『失敗作』、『廢棄物』……之類的話呢!」

  「一松……」他伸出手朝一松伸去,卻被大力地撥開。

  「欸、カラ松哥,你知道老媽說什麼嗎?」一松的聲音突然變得低不可聞。

  

  不需要。  

  

  「她是這麼說的喔……」一松舉起了一隻手,像是身前有什麼吸引他目光的珍奇事物,手指在虛空中做著撫觸的舉動,鬆垮的袖子朝手肘的方向滑去,露出許多深褐的坑疤,「欸,少了我一個人會很輕鬆吧!」

  「反正我是不需要的。」

  「你在說什麼。」大力地將一松從地上拉起,未控制力度的後果是兩人結結實實地撞在了一起。

  但比起彼此軀體撞擊帶來的鈍痛,此時正燃燒著自己理智的怒氣更讓カラ松想大吼,接著他一手大力地扳起一松的臉。

  カラ松雙眼微微瞇起,銳利的眼神直直盯著眼前的弟弟,語氣嚴肅而凶狠,「你剛說什麼!看著我再説一遍!」

  「嗤。」一松看著滿臉怒氣的兄長,不耐煩地神情瞬閃而過,「我說、我啊是不需要的,少了我一個人,你們其他人都會很輕鬆吧!像我這樣子的廢物……」

  「給我住嘴。」空下了另一隻手摀住了想繼續吐露負面字詞的嘴巴,「說夠了沒?接著換我了,咳咳、聽好了,接下來的話我只說一次。」

  「我們是松野家的孩子。」

  「沒有誰可以取代誰,兄弟、六胞胎,就是我們。」

  「被害怕算什麼?我常常被無視,但我還是覺得自己獨一無二誰也不能取代我。」

  「如果真有人說這種混帳話,就來跟兄弟們說啊!我們可能不是天才或富豪,但打架鬧事還是做得到的。」

  「還有最重要的……」
  

  我從來都不認為一松你是不被需要的,你對我很重要。

  別給我完全否定自身的價值啊!

  

  「喂、喂!你好歹給點反應吧……」頗具氣勢地講完一連串的話後,カラ松覺得有一股熱氣竄上面部,他不安地看著眼前的弟弟,心中想著這種氛圍真的對嗎?這樣需要一定勇氣與恥力的台詞真的能奏效嗎?他該不會被チョロ松和トド松唬了吧?

  老實說,他並不擅長這種事,但其他人勸了也沒用,但他又不能放任一松繼續那樣子下去,只好自己親自上陣了。

  「嗯?」就在カラ松想著要不要等等在去問問其他人時,他感覺手背有濕潤的感覺傳來,「……等等、你小子這是在哭嗎?」

  「才不是。」一松語速極快地否定道,「只是眼壓過高有些不舒服而已。」

  「這樣子啊、那就好!」カラ松瞬間覺得心中的大石頭落了下來,極為爽朗地笑開了,「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就說出來啊、兄弟就是這種存在吧!還有,你可別再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了。」

  「嗯?屎松你在說什麼?」一松疑惑地瞥了兄長一眼,見對方眼神有些可疑地在他手的地方游移。

  「別瞧了,那個是貓抓的。」

  

  「我不是、啊沒有……哈哈……」カラ松有些心虛地耙了耙頭髮,有些生硬地轉了個話題,「好了,去豆丁太那裡吧、其他人說要請客。」

  「才沒有!カラ松你別在那邊造謠!」

评论(3)
热度(57)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