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1
 

【試閱】(銀魂_坂銀)星空

嗨嗨大家好~~

在10/10 台灣會舉辦 「銀魂秋宴」(銀魂only)

我跟小夥伴們會一起去擺攤,

以下丟個試閱, 之後會統整出印調的表單,也請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填寫喔^^


------我是分隔線------


☛paro有,迴避原作設定AU


  

  「呿、又有人類妄想要闖入這裡了。」說話的人聲音帶著一股若有似無地慵懶,陽光透過綠蔭間的間隙灑下,在他的銀色的髮上躍動著。

  「既脆弱又膽小……卻總是做著不自量力的事。」他揮動著手指,安靜的綠林中驀然響起不明巨響,妄想盜採木頭的山老鼠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胡亂地丟下工具,撒手跑掉了,可見是被這聲音給嚇走了。

  見事情告一段落,他似乎感到很愉快,狹長的雙眸微微瞇起,另一隻手撫過好奇他的舉動而坐在一旁的小猴子,「啊啊……果然很無趣呢!」


  

  奧若納星球,距離地球兩萬光年,被科學家譽為完美的第二母星:物種相似、地理山川環境接近,就連文明科技也跟地球有非常多處的雷同;雖是如此,但奧若納的直徑是地球的2倍,水覆蓋率更高,有將近八成,因此奧若納的科技基本是以綠色能源為動力發展。

  即便在這個大宇宙時代中,星際航行已相當普及,到各個星球觀光也早不是什麼新奇的事,但科學家們仍對這個星球的一切感到非常興奮。

  但恐於過多的觀光客會破壞奧若納的環境,要到這個星球旅行除了要提出重重的申請外,更有季節與人數上的限制;至於星際移民,這更是不可能的事。

  「啊哈哈哈……我還以為我的當地話講得很好呢!」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頭,「我叫坂本辰馬,來自地球。」

  「果然沒錯呢……」老闆娘用衣袖遮擋著上揚的嘴角,「因為你的發音仍有些奇怪的地方,我才察覺到的,不過一般人應該不會這麼注意。」

  「好了,接下來要講的事可不能說笑了。」老闆娘突然斂起笑容,「坂本小哥,你聽過『山神』這個字眼嗎?」

  人類在信仰文化的最原始時期,是相信萬物皆有神靈的,接著隨著文化的演進,才有更專注單一的信仰,也才有個代表不同身分的神明;而自然崇拜中的山神信仰,更是沒有隨著時代的更迭而沒落,仍在各地鄰近山麓的地區盤根,形成了各異的當地信仰,若是在比較篤信宗教的國家,甚至到達全國敬仰的地步。

  奧若納,在這個水與陸地比例為1:3的星球裡,睿族(同地球人類)在為數不多的陸地上建立了文明、發展科技,也發展出自己的信仰系統,山神崇拜更為其中代表。

  由於山脈比其他陸上地形所佔的比例更加稀少,所以奧若納星球的人們對於山神的崇敬程度更高;甚至在不同文化中有著共同現象——那便是,所有的人民,將各地的山神,都認為是最接近「天」的使者。

   對於山神的崇敬,在我們這裡也是一樣的。」老闆娘繼續說道,「我們這個村子,不……應該說這整個國家,都非常敬愛這座山的山神;而這個村子,更被國家列為保護重要信仰的文化保護村,只是……」

  老闆娘看向了窗外,遠處的山巒呈現灰黑的霧濛,只有微弱的星光在其之上的夜空閃爍,「近年來,國內出現越來越多不肖的商人為了謀取暴利,不僅無視山神大人的存在,請了許多非法的業者上山盜伐木柴,甚至動了開發土地的歪腦筋,使得山神大人降下天罰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

  「天罰?」坂本有些疑惑地問著。

  「是啊……山神大人會懲戒那些心懷不軌,而靠近山的人們。」隨著老闆娘的話語,遠處的天空突然落下一道熾白的光,隨即天地間傳來轟隆巨響。

  「你聽!那便是山神大人正在降下懲罰哪……」老闆娘看向窗外,「真搞不懂,怎麼會有人會想去冒犯山神大人的威嚴。」



  「啊煩死了,怎麼一直來啊!」他隨意的倚靠在樹幹上,蜜色的肌膚大片地暴露在空氣中,全身只有葉子與藤蔓編織的布料裹住下半身,修長的雙腿微微交叉伸直,赤褐色的雙眼看向遠處,「若不是為了遵守諾言……我早就……」

  「切、趕緊走吧!」赤褐的雙眸突然瞪大,瞳孔像野獸似地豎成一線,似有流動的光快速閃過,眨眼間又回復成慵懶的樣子,「這次就這樣子好了……應該能平靜個幾天。」

  話落,遠處傳來了熊群的吼聲,與男人的咒罵和逃竄聲,「嘛……不過至於逃不逃得掉就不關我的事了。」

  吱吱!

  他看向樹下,是一隻幼猴正朝著自己比劃著什麼,他認真地看著,片刻後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喔?你是說西北邊那個蜂巢的蜜可以採集了嘛!那還等什麼,快帶我過去吧!」

  興奮不已地立刻從樹上一躍而下,銀色蓬軟的髮被夕陽映照而近乎帶著淺淺的橙色,他靈巧而無聲地落地,接著雙手往腰間一扠,「好了,我們走吧!」

  吱吱!那小猴子像是聽懂了男人的話,動作快速地帶起路來……

  「蜂蜜啊……真是好久沒吃到了,等等順便留一些下來當存糧好了。」男人不緊不慢地跟在小猴子的身後,像是做了決定似的不斷點著頭。

  「嘛……我雖然很討厭人類,但上次他們落下的那個顏色鮮艷和豆子很像的東西還滿好吃的。」他將雙手枕在腦後,像是在說給小猴子聽,亦像是在嘀咕似地喃喃著,「啊……這座山裡的甜食實在太少了,樹果大多都是酸的,真是討厭。」

  「啊啊下次若見到桂那傢伙,一定要他帶伴手禮過來。」雙手突然伸直地伸了個懶腰,「好了,不說了……蜂蜜我來了!」

  「嗯?那是……」他抬頭看了看天邊的雲彩,在夜幕完全落下的此刻,夜空竟出現罕見的妃色的雲,「看來是有什麼要來了呢……」



  「喂、喂!喂、嘖……該不會掛了吧?我應該沒有下狠手才對啊!」耳邊傳來了從沒聽過的男性嗓音,坂本有些難受地睜開了雙眼,奪目的色彩立即竄入眼簾,由於距離太近,分不清到底是白色還是銀色,只是無意識地嘟嚷著,「……那個,請問你是誰啊?」

  「呿、原來沒死。」說話的人輕嗤一聲,不甚溫柔地推開坂本的頭站了起來,偏白的膚色看上去像是剛泡完溫泉一般,肌肉勻稱的後背在陽光的照射下微微顯現著粉紅。

  「唔、有些痛啊!」坂本無奈地揉揉臉頰坐起身來,接著他看向說話的男人;他正背對自己站著,並不太過纖細,但背肌和手臂的線條並不會太過,看上去相當順眼,腿型也很漂亮,非常筆直,是我喜……

  打住!坂本辰馬你在幹嘛?你是來這座山探險的冒險家,不是在gay bar釣男人,不要有男人一進入視線就開始進行評分的行為! 

  「不好意思,那個……」坂本清了清喉嚨,準備先開口打破僵局,這時男人轉了過來,似雪的髮絲在空中迴旋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狹長的赤褐眼眸看上去有些無神,但無由地令他感覺到銳利的視線。

  「啊……所以我說我最討厭人類了。」男人雙腳微微交錯地站著,姿態慵懶自適,「總是來破壞我的一切,屠戮偷盜之事都沒少做,這次還……」

  正當男人欲繼續說下去時,坂本突然開口打斷了他,「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你是?」

  「嘖、真是沒有禮貌的人類,在問別人名字之前應該要先報上自已的名字吧?」男人不耐地瞥了坂本一眼,完全不在意他在此似的開始挖起鼻孔。

  「喔、抱歉哈哈!我是坂本辰馬,是來自地球的探險家,目標是踏遍宇宙各個角落……」坂本應了個聲,便開始滔滔不絕地自我介紹。

  「好了、夠了!」男人伸出空著的那隻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接著隨手將鼻屎彈向一旁,「我是這座山的主人,銀時。」

  「……主人?」坂本略為疑惑地咀嚼著這兩個字,「難道……你是山神嗎?」

  「還不算太笨嘛人類!」名叫銀時的男人攤了攤手,接著咧出了一個幅度極大的笑容,「歡迎來到我的聖域。」


(未完)



评论
热度(1)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