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BH6】— Relay Race

╳覺得腦洞極大

╳這是@LERAHHAREL太太點的文,這麼晚更對不起,我拖延症末期TAT

 

--- 

  「我以為我說過了,Hamada同學,所有人都要參與運動會的比賽!」有著一頭棕色長髮的女教師有些不滿地推了推眼鏡,語氣有些不悅。

  「這是個民主的社會,你不可以強迫我們去做不擅長的事!」Hiro試圖據理力爭,但女教師只是看了一眼,就拿起粉筆將Hiro的名字寫在接力賽三個大字的下方。

  “It’s not fair!” Hiro感到非常的不開心,但女教師卻是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後,緩聲道「這本來就是個不公平的世界。」

  Hiro生氣地轉過頭看向窗外,五月末的San Fansokyo市充滿了夏日的氣息,蟬聲爭先恐後地唧唧高鳴,高熱的陽光使得視野所及的極限虛晃著熱氣的波動。

  「OK!那今天的班會課就到這裡,下午體育課我會出現,然後來進行接力賽的第一次練習。」下課的鐘敲響了,女老師拍了下掌將練習的事宣布定案,然後便施施然地走出了教室。

  「Hiro同學,你可得非常努力才行!畢竟你在我們這個年級算是baby身材。」同班的一名高壯的同學拍了拍Hiro的肩膀,戲謔地說道「當然,若有baby contest,你絕對會是第一名!你一副就是巨嬰的樣子,不是嗎?」

  「是呢!巨嬰還很聰明,考了年級第一。」Hiro微笑地回道,只見那名同學額角青筋突起,卻只是握緊拳頭便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Hiro的同桌像是鬆了一口氣般用手肘頂了頂男孩,「欸、你還真敢惹他,不怕被打嗎?」

  「他不會的。」Hiro笑了笑,「我去實驗室,如果有考試再傳訊息給我。」

  他所在的這所私立中學,是一所完全中學,現年十歲的他跟哥哥處於不同的校部,只不過國、高中的校舍也只是隔了一座中庭花園而已,所以基本上在彼此的校舍看到不同制服的學生也不用太驚訝。

  「嘿、你又不上課了?」當Hiro正在將手中的試管倒進燒杯中,突然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嗓音,於是他轉頭望向門口,「Tadashi?你不也是……不用上課?」

  「別我說得和你這愛翹課的小鬼一樣,我這節沒課。」Tadashi走了過來,在經過Hiro時順勢揉了揉弟弟的頭髮,然後到了實驗台的一端洗手,「好了,解決你的困惑了?需要我幫忙嗎?」

  「幫我注意那邊!」Hiro指向一旁正在加熱的燒瓶,「變成藍色就叫我。」

  「明白。」Tadashi點點頭,便到一邊靜靜觀察起來,不久,「噢、據說你運動會終於要參賽了是嗎?」

  「別提了!那女人肯定是在記恨。」Hiro有些無奈地打斷兄長高昂的興致,「我只是在開學的時候答出了她用來下馬威的題目,之後她就這樣一直想盡辦法找我的碴。」

  「Okay……那可能真如你所說的,果然太聰明還是不好吶……」Tadashi低聲笑了起來,「你啊……還是適時收斂一下天才的實力,比較不會被找麻煩。還有……那個燒瓶已經變成你要的藍色了,就這樣,我先走了。」

  「好啦……我盡量,我也討厭一直被找麻煩。」Hiro撇撇嘴,接著隨意揮了揮手示意Tadashi可以走了。

  「那、我們下午見……」Tadashi低聲道,Hiro望向兄長,「你剛才有說了什麼嗎?」

  「沒有、掰掰。」Tadashi笑著反駁,隨即離開了實驗室。

 

 

---

 

 

  「那麼棒次就這麼排定了,有人有疑問嗎?」教體育的男老師和女教師討論過後公布了初步安排的結果,接著男老師轉過頭,看著參賽的學生們問道。

  「老師、我覺得Hamada同學可以跑主力棒次。」早上調侃過Hiro的男同學站了出來,「而且還是可以跑最後一棒的實力。」

  「我看看……一百公尺12秒49,最後一棒就你了!」男老師拍了拍Hiro的肩,「Ok!你們熱身一下,等等先試跑,要下課的時候我會請二班、三班、五班的人來和我們比友誼賽。」

  試跑的過程很順利,雖然班上的人平時看起來鬆鬆散散的,但在團體要共同做某件事時,其實還是挺團結的。

  「一次都沒掉棒,真有你們的!」體育老師大力地拍手鼓勵著眾人,「好了……接下來就是第一次和其他人比賽了,有沒有信心?」

  「有!」眾人回應。

  「再大聲一點!有沒有信心?」

  「有!」

  「好,那麼比賽加油!」體育老師大聲道,接著在經過Hiro時對他做了個握拳的手勢,「加油吶、最後一棒!」

  …

  …

  比賽很快就進行到尾聲,Hiro的同桌擔任倒數第二棒,努力地超越了其他三個班的人,終於輪到最後一棒……

  「Hiro!」那人奮力一喊,將手中的棒子傳遞了出去。

  「是、是、是……」為什麼我要做這種費力的事啊?雖然內心這麼想著,Hiro還是在接過棒後,奮力地朝前衝去。

  「加油!加油!」

  場邊傳來了各班此起彼落的加油聲,隱隱約約他還聽見某人的加油聲,「加油啊!my little bro.」

  「Tadashi?他怎麼會在這……oh my……」Hiro回過頭往人群看去,匆匆掃過並沒有看到兄長的身影,正想回過頭專注在比賽上,卻被追上來的人撞了一下肩膀,慌亂間穩住身子,卻覺得腳好像拐到了有些不對勁,但他也沒多在意,只是努力朝前追去。

  第一次的練習賽,以Hiro所在的一班拿到第一名宣告結束,賽後他與其他人往老師所在的方向走去時,右腳不時傳來古怪的刺痛,他只是皺著眉,在下課後才叫住了老師……

  「Hamada同學,怎麼啦?」

  「老師……我腳好像扭到了,接下來的練習賽可能要換人……」

  「喔、老天……你還好嗎?正式比賽前可以養好傷嗎?」男老師看著眼前將重心放在左半側身體,以單腳站立的男孩,「希望不是太嚴重。」

  「應該可以。」Hiro想了想,距離運動會還有兩個星期,到時候扭傷就會好了吧!

  「好,我會先請其他人替補你的位置,不過如果你覺得可以時要跟我說,畢竟正式上場的是你,所以還是得和其他人多練幾次。」

  「好的,我知道了。」

  「那、先這樣。」

  「老師再見。」Hiro揮手告別了體育老師,轉過頭卻見一人的陰影壟罩住自己,緩緩抬頭,「又是你啊!」

  「嘿、別這麼不開心,我沒想到你還真跑得挺快的。」Tadashi有些無奈地擺擺手,「你剛跟那老師在說什麼?」

  「跑得快還不是從小練成的。」Hiro想起了從前和Tadashi闖了禍,然後跑給Aunt Cass追的事情不禁笑了出聲,「那先走啦、掰!」

  Hiro並沒有回答兄長的問題,而Tadashi則是看著弟弟走路姿勢有些怪異的背影若有所思……

  

  光陰似箭、時光飛逝、白駒過隙……(以下省略),總之終於迎來了運動會的日子。

  上午的趣味競賽及部分個人賽結束後,進入了氣氛更加肅殺的下半賽程——四人接力、十六人接力、及剩餘的個人田徑項目的決賽都訂在下午。

  「大家有沒有信心?」體育老師看著各個鬥志高昂的學生,大聲問道。

  「有!」

  「非常好!機會只有一次,好好努力,明白?」

  「明白!」

  今年的運動會,和往年比較不同,Hiro所在的九年級內十個班只有六個班參加,於是初賽取消了,直接比決賽。

  「老師你也有教三班和七班欸!所以你要幫誰加油啊?」忽然有一個同學疑惑地開口問道。

  三班,實力與一班不相上下,也是在第一次練習賽中,最後一棒短時間內略幅超越Hiro,差點贏了第一的班級。

  「誰拚盡全力,我就幫誰加油!好了,我還要去其他兩班喊話呢!」男老師笑了笑,接著往另一端的休息棚走去。

  國中組的接力賽的時間是兩點半,而前一個項目是高中組的男子跳高和女子四百公尺接力。

  Hiro往操場中心看去,果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正穿著純白運動裝束做著伸展操,於是他低聲低喃,「加油、Tadashi!」

  「你說什麼?」身旁的同學一臉莫名地看向他,Hiro搖搖頭,「沒事。」

  而比賽場地旁的那人看著休息棚的位置笑了笑,「知道啦!」

  「Tadashi?」同班的友人看向身旁的男孩,「有什麼有趣的事嗎?比賽要開始了喔!」

  「沒、我只是收到了某個小鬼的打氣而已。」Tadashi搖搖頭,跟著其他選手往準備位置走去。

  …

  …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今年度的男子跳高破了新紀錄……」聽著廣播傳來的熟悉的名字,Hiro微微挑起眉頭,看來他也不能太打混才行呢!

  「接下來,請九年級參加1600公尺接力的同學到操場中心集合……」

  「嘿、走囉!」同桌拍了拍Hiro,先行一步走出了休息棚。

  「好。」Hiro腳尖點地,稍微轉了轉腳,才趕了上去。

  …

  …

  「目前比賽進行得非常熱烈,領先的一班已將棒子傳給了最後一棒!」賽事的轉播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接過棒子的Hiro並沒有多餘的心力留意,轉播的同學在說什麼,只是專注地盯著眼前,奮力地奔跑在第一跑道上……

  劇痛就是在這時傳來的,像是被很多尖銳的東西同時戳刺一般,Hiro瞬間朝前摔了下去……

  「一班的關鍵,小旋風Hiro倒了下去,情況似乎很不樂觀,他的表情非常痛苦的樣子……」轉播仍在繼續,早已結束自己賽程在一旁觀賽的Tadashi在弟弟倒下的瞬間,差點推開管制的同學朝賽場內衝去。

  「不可以的同學!」管制的同學連忙擋住衝動的Tadashi,「而且選手得自己離開賽場內,才能讓醫護組的同學把他帶出來。」這就是規定,就連同隊的成員也不能去扶他。

  真是去他的規定!Tadashi忍著暴躁好不容易等弟弟被擔架抬了出來,他也不管身旁的同學,連忙跑到了保健室,裡面的傷兵並不多,而Hiro被安置在最內部的空床上。

  「Hiro……很痛嗎?」Tadashi緩緩地靠近弟弟,蹲下身卻看見久違地,男孩的眼睛泛著淚水。

  「不是……」Tadashi只聽到沙啞的嗓音這麼喃喃著,接著Hiro便開始無聲掉淚。

  「傻瓜……」良久,Tadashi低聲嘆息,起身從側面將弟弟攏入懷中,大手摸著有些雜亂的黑髮,「又將所有事往自己身上扛了?」

  Tadashi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弟弟有這樣的習慣,討厭失敗,尤其當自己的失誤會害得結果不完美,便會開始鑽牛角尖,並且還往死裡鑽,最後就算事情結束了,還是在糾結,也因此只是弄得自己更加難受而已。

  「可是班上所有人都很想得到第一名,都是因為我……」Hiro吸了吸鼻子,鼻音濃厚地喏喏道。

  「但他們也知道你受傷了吧?而且還是他們拜託你一定要跑的。」Tadashi不認同地搖搖頭,他想起三天前打電話到家裡找Hiro的同學,「你那時候不是因為他們拼命拜託才勉強點頭的嗎?所以今天事情會變成這樣,他們早該有預料才對。」

  「可是……」Hiro還想辯駁什麼,Tadashi卻用力地揉了揉他的頭,「好了、好了……追求完美男孩,第一名是吧……我知道了,總之你先在這邊待著,我等等過來叫你。」

  說完Tadashi便大步離開,只是這一等便等到了放學,Hiro轉了轉有些痠痛的脖子,睡眼惺忪地望向窗外的一片夕色,然後他聽到了細微地聲響傳來,於是他看向門口……

  只見傍晚的橘黃日光照在兄長的身上,影子在他身後拉成長長的線,接著他大步走了進來,好像電影內英雄登場的樣子。

  「走了。」Tadashi劈頭而來就是這麼一句話。

  「去哪?……欸、你抱我幹嘛?」Hiro還在疑惑時,卻見兄長一把抱起自己朝外走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Tadashi並沒有公布答案,只是笑得很是神祕。

  …

  …

  「你帶我來操場來幹嘛?還有怎麼他們也在?」他看著同班以及其他班的同學,完全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幫你拿到你想要的第一名。」Tadashi抱住他站到了接棒位置上,Hiro看向一旁其他班跑最後一棒的同學,又看了看哥哥,「等等……這是?」

  「噓、該到我們了,記得拿好棒子。」Tadashi看著朝他們跑來的倒數第二棒,「接好,走囉!」

  「喔、好!」Hiro愣愣地回應著,反射性接住了同桌遞來的棒子,接著他感覺自己動了起來……正確來說是,Tadashi抱著自己跑了起來。

  雖然隱約能看見背後的其他選手努力追著,但Tadashi仍一路保持著領先的位置……

  「加油!」

  「別輸啊!」

  「他抱著人呢!快追啊!」

  「別偷懶了、快追啊!這樣還追不上啊!」

  …

  …

  Hiro聽著本班和其他班級此起彼落地加油聲,抬起頭望著兄長認真的神情不由得笑了起來,「哈哈……」

  接著笑聲越來越大,「哈哈哈……搞什麼啊……哈哈、第一次看到這麼亂來的比賽……」

  「嘿、收斂一點好嗎?」Tadashi有些無奈地回道,但仍快速地邁動腳步,在終點線前三十公尺竟然還加速衝刺……

  「大哥啊!你別這樣打擊人好嗎?」

  「他還衝刺?老天!」

  …

  …

  一群九年級的孩子覺得深深被傷害到,最後Tadashi在抱著Hiro跑完全程的狀態下,率先抵達了終點。

  「嘿……高興……吧?」顧不得喘氣,Tadashi低頭問著弟弟。

  「什麼啊?」Hiro拍拍兄長示意他放開自己,站定後見兄長大口大口地喘了一會,又聽他說,「你要的……第一名,開心嗎?追求完美男孩。」

  Hiro看了看留在場上的同學們,又看了看流得滿身是汗的哥哥,原來他離開這麼久就是為了這個事啊……他喉嚨有些發緊,「……很開心啦!謝謝你,Tadashi。」

  「這樣就好。」Tadashi緩慢地抬起手揉了揉弟弟的頭髮,接著轉過身向眾人說,「謝謝大家。明天,我會請所有人喝飲料和吃蛋糕的。」

  「耶!謝謝大哥!」

  「好耶……是蛋糕!」

  …

  …

  「欸你!你這樣不就把跳高第一名的獎金花掉了嗎?」Hiro推了推Tadashi,「要請也是我請才對吧!」

  「……那一人一半,就這樣,別再爭了,我可不會讓你付全部的錢,而且我們還能為店裡貢獻一大筆業績呢!」Tadashi想了想,這麼回道。

  「好,那回家吧!」Hiro點點頭,接著一拐一拐地朝校門方向走去。

  「……你這白癡。」Tadashi從後方敲了敲弟弟的頭,接著在他身前蹲下身子,「上來吧……我背你去公車站。」

  「欸、你的手真的可以嗎?」Hiro有些不放心地問道,但還是趴上了兄長的背。

  「你當我是誰啊!」Tadashi將手托在弟弟的膝蓋後方,像是證明似了上下晃動了一下,「抓穩、走啦!」

  …

  …

  事情的後果提醒我們,話還是不要說太滿比較好。

  名叫Tadashi Hamada的少年,在運動會那天之後,有將近三個星期手沒有力氣可以做需要出力氣的事。

评论
热度(19)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