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BH6】-Treasure

╳回應@終不悔太太的點文,Kyle是三兄弟大哥的設定

╳我覺得太久沒寫了,人物有點崩((崩潰))

╳喔、我把大哥寫得太悶騷了(艸)

 

  面惡心善,不、或許該說是刀子嘴豆腐心,這兩個矛盾的詞彙一直是Hiro對Kyle的形容詞。

  雖然長得跟好好先生Tadashi一樣,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與行事作風,但本質還是不壞的。

  「夠了,你出去、別幫倒忙。」Kyle嘴裡叼著棒棒糖,面無表情地將Tadashi趕出去,至於為何是叼著糖果,那是因為Aunt Cass不准他在家中吸菸。

  這是Aunt Cass出門參加文學之旅的第二天,昨天由於Kyle還在酒店執班,Tadashi興沖沖地說要做一桌豐盛的菜,結果卻把廚房搞得差點燒起來後,兩人只好吃泡麵充饑。

  Kyle到家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兩個弟弟皆一臉哀怨地蹲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擺著兩碗空的泡麵。

  

  「好餓……」這是兩人共同迎接他的第一句話。

 

  Kyle瞥了兩人一眼,默默地走進廚房,Tadashi盯著孿生兄弟的背影,也跟著小跑步進了廚房,「Kyle我來幫你的忙!」

  Kyle看著凌亂的水槽,回頭看向正繫好圍裙躍躍欲試的Tadashi,「不用了,去客廳坐著等吧……」

  「诶!可是……」

  「夠了,你出去、別幫倒忙。」

  …

  …

  Hiro看著Tadashi一臉失望地回來,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膀,並不怪Kyle將他趕出來的事,因為如果是他,他也會做一樣的事,於是他只好說:「呃……對廚師來說,用心地享受他做出來的食物,就是對他最好的幫助了。」

  Tadashi先是左顧右盼了一會,才靠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著,「可是啊Hiro,人在肚子餓的時候是不會管食物到底有多美味的,只要能吃得下去,就是美食。」

  「這樣啊……意思是那你不想吃了,對吧?」Kyle的聲音輕輕地在兩人背後響起,接著他嘴角略微上揚將一個盤子遞給Hiro,「快吃吧……」,而後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咦——!」Tadashi驚呼一聲,從沙發上跳起後追了上去,不久,卻也一臉滿足的端著盛滿食物的盤子回來。

  每次都是這樣,或許這麼比喻有點不對,但Hiro一直認為自己的大哥有點像是刺蝟,用刻薄、不加修飾的言語刺傷了許多人,內心的想法、實際做的事卻是和善柔軟的。

  Hiro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快要消失在記憶的長河之中的事件,約莫要十年了吧?

  那時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觸到死亡這個單詞,剛能穩穩地奔跑、獨自上下樓梯的他,只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仍終日笑靨依依。

  Tadashi卻不同,Hiro還記得那時的他始終心情不好,像是有誰惹他不開心一般,就連他去搭話,都會被吼走。

  那時就是Kyle代替自己去為他討公道的。

  Hiro想他可能永遠忘不了那副光景——Kyle當著Aunt Cass和其他客人面前搧了Tadashi一巴掌……

——「痛嗎?」

——「當然痛啊!嗚、Kyle你幹嘛打我!」

——「明白了?那就去和Hiro道歉,要生氣也要搞清楚分際,別遷怒。」

——「唔……對不起啦……」

——「要哭當著Hiro的面再哭,這麼多人,丟臉!」

 

  「噗!」想著當時的情景,Hiro不禁笑了出聲,抬頭卻見兩個哥哥都一臉莫名地盯著自己,「抱歉、抱歉,我只是想到很久以前Kyle你打了Tadashi一巴掌的事。」

  「喔、那個啊……」Tadashi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而Kyle在一旁喝著茶並不回應。

  午後的日光從窗外照入,打在三人的臉上,彷若有一股若有似無的寧靜氛圍圍繞著三人,舒適且美好。

 

 

———

 

 

  「這要給誰呢?」Hiro有些苦惱地盯著手中的馬芬蛋糕,這是家政課的時候做的,一個要給Aunt Cass,一個要給松田婆婆,那剩下的那個要給Kyle還是給Tadashi?

  「……不然乾脆給Mochi算了。」Hiro考慮的期間經過了三個路口,但依舊無法下定決心,「再不然我自己吃也可以嘛!」

  忽然耳邊傳來轟隆的引擎聲,Hiro轉過頭,發現是Kyle,又見他從一側的置物箱中拿出安全帽丟給自己,「上車。」

  依言坐上車後,Hiro自覺地抱住了Kyle的腰,因為他和Tadashi騎車的風格不同,喜歡蛇行、壓地過彎,再者車尾也沒有東西可以讓他抓握,如若不這麼做他絕對會被甩出去。

  「今天怎麼是你來?」風在耳邊呼呼地吹著,四周的景物也是一瞬間便被拋諸腦後,      平常他不是自己搭公車上下學,就是Tadashi提前結束研究來載他,Kyle是很少在這個時間點出現的,所以他感到有些困惑。

  「剛好提前換班。」Kyle簡略地回應著,便繼續專注地騎著車,這時對面路口的號誌突然轉為紅燈,他只好急煞停了下來,感覺到身後的人又抱地更緊,嘴角略微勾起,幾十秒後,再次切檔發動車子。

  不久,Kyle將車子停在一家位於市中心的中華餐館下,Hiro看著招牌又看了看大哥,「這裡是?」

  「你忘了每月22日的事了?」Kyle將車停好,率先進了餐廳。

  「噢、溫馨美好日。」Hiro這才想起來,名字並非重點,簡單來說就是家庭聚餐,每個月22號所有人都要放下手中的事,一同出席聚餐,除非真的很急迫,經過投票決定後才能請假。

  「Hiro、Kyle快過來坐下吧!」一進餐廳,Cass就熱情地對兩人招手,兩人依序坐下,Cass眼尖地看到Hiro拿在手上的袋子,「藍莓馬芬!這是你做的嗎?」

  「嗯、一個給你,一個給松田婆婆,還有一個……」Hiro將袋子放到桌上,看了身旁的Kyle,又看了對面的Tadashi,「我再看看,吃完飯再說。」

  「也行,先吃飯吧!」Cass見兩位姪子都直盯著桌上的蛋糕,連忙打了圓場,如若真的不行,就把她的給他們吧……

  再怎麼逃避問題,總有要解決的時刻,茶餘飯飽之後,盯著再度被放到桌子正中央的袋子,四人又陷入沉默,最後仍是Cass打破了沉默,「不如把我的分給他們兩個好了……」

  「不可以、這不一樣。」Kyle和Tadashi同時說。

  「欸?」那頭Cass還在困惑著,這邊Hiro就被兩人緊盯著了。

  

  「絕對是給我的對吧!」Tadashi說。

  「不、是給我。」Kyle道。

  「是我!不然我用棒棒糖交換,我這裡有葡萄和草莓的。」Tadashi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東西。

  「噢、我有小熊軟糖。」Kyle也從皮夾克中拿出一包糖果。

  「我……」

  「我……」

   …

   …

  「算了!我自己吃掉。」Hiro打斷兩人,直接打開包裝,抓起一個馬芬往嘴巴送去……

  突然他的手被抓到了一旁,Hiro扭頭一看,就聽Kyle說「誰說你可以吃的?」接著就著他的手一口咬下。

  「嘿!」Tadashi驚呼著,將Kyle推至一旁,自己也拉過Hiro的手,「我也要這樣吃。」

  「喂、你們……」被兩個哥哥扯來扯去,Hiro表示很無奈。

  「好了、好了……」Cass連忙制止兩人,全餐廳都在看了,她認為他們還是趕快離開比較好……

 

  看著兩個哥哥的背影,Hiro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和他們談論到關於「家人」這個詞的事情——

  「家人嗎?就是我想誓死保護的人吧!」Tadashi摸著他的頭髮,淡淡地笑著,「還得陪伴彼此在人生的道路前進。」

  「你們,還有Mochi。」Kyle簡短地說著,但他想他可能到很久之後還會記得臉側那耳釘閃耀的同時,微微勾起的嘴角。

 

  「喂!」Hiro突然大喊著,只見前頭的兩人,不明所以地轉過來,用著相同的神情疑惑地看著他。

  「呃……下次,我會再做多一點馬芬,讓你們吃到吃不下。」Hiro有些小尷尬地說著,一邊用手搔著腦袋。

  「這樣啊……Kyle我們可以好好期待了。」

  「嗯。」

  這時走在最前頭的Cass也回過頭,「欸、沒有我的嗎?」

  三人爆笑,Cass一臉莫名,最後Hiro只好一邊制止笑意,一邊回道「哈哈……有啦……會有的。」

 

 

  你是我最珍貴的寶貝,所以不要哭了。

  My little brother,那傢伙不遵守自己說過的話,自己先轉了個彎,只留我們繼續走在這條路上,那就不要給他吃馬芬了。

  把他的份都給我吧!我會全部吃掉的。

 

  喔、還有藍莓的我吃膩了,可以換口味嗎?

  

  「噗、這什麼啊!」這是很久以後,Hiro收到了遠行的Kyle的信時的反應,這樣完全迥異的語調害地他不由得破涕而笑,他從沒想過原來自家大哥也會有這麼感性的一面。

  「但我只會做藍莓的啊!」


评论(18)
热度(29)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