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BH6】小甜餅系列-之三

【認知】

 

  偶爾,Tadashi會被與自己相差七歲的弟弟他某些行為,不經意逗笑,就好比現在——

 

  「Tadashi你看你看!」弟弟的呼喊聲一直在耳邊響起,他只好放下手邊的事回過頭去,「呃……Hiro你要我看什麼?」

  他只看到弟弟高舉手臂,攤開掌心向他比畫著什麼,非常雀躍。

  「是七星瓢蟲喔!而且它一直停在我手上都不飛走欸!」他看著Hiro眼裡因興奮而閃爍著光芒,不禁失笑,「這樣啊?他可能把Hiro你當作蚜蟲了吧!」

  「……蚜蟲?」Hiro重複著哥哥的話語,有些不明白為何會突然提到這個詞彙。

  「嗯、瓢蟲是吃蚜蟲的喔!」Tadashi好心解釋道,果不其然,弟弟在下一秒就哭了起來,「嗚哇……蚜蟲好可憐喔!我討厭瓢蟲,它是壞人!」

  「Hiro、瓢蟲不是壞人,只是它吃的食物和我們不一樣而已。」Tadashi摸摸弟弟的頭,又道「你不可以因為它和你想像得不一樣就說它是壞人,這樣它會傷心喔!」

  「是這樣嗎?」Hiro歪著頭看向仍停在手上的瓢蟲,「對不起、說你是壞人,不要傷心喔!」

  接著伸出短短的手指摸著瓢蟲的背,「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吃蚜蟲,這樣它們好可憐,我請你吃糖果好不好!小熊軟糖很好吃的!」

  瓢蟲像是受不了男孩的騷擾,終於拍動翅膀離開,而Hiro只是嘟著嘴一直喃喃,「Hiro被討厭了、Hiro被討厭了……」

  「唉、走吧!」Tadashi一手拍拍弟弟的頭,一手拿起帽子戴上。

  「……去哪?」

  「去買小熊軟糖給你!」

 

 

【感冒】

 

  Tadashi Hamada極度不喜歡生病的感覺,不能做任何事情的狀態使他感到無力,尤其他還有一個不怎麼安分的弟弟,一想到這他的頭又更痛了。

  「噢……」得了吧、在考試前病倒,這種倒楣的事他竟然會碰上,他張開嘴,喉嚨像被火燒過一般熱辣辣地,聲音更像是壞裂的樂器般嘶啞。

  「Tadashi你還好嗎?要不要吃糖果,還是喝水?還是你要吃水果?」弟弟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高音頻的童音讓他不由得皺起眉頭,「咳、Hiro抱歉我現在只想睡覺,可以讓哥哥休息嗎?你也快去休息吧、我不想傳染給你!」

  「好吧……」

  Tadashi聽得出來Hiro有些不開心,但原諒他現在只想睡覺,等他明天睡醒後,他會再跟他道歉的。

  

  經過一整夜的休息,精神已不像昨日那麼差,頭也沒那麼痛了,只有嗓子仍有些乾癢,充分的睡眠果然是治療感冒的良藥。

  確認好身體的情況後,Tadashi決定撐起身子,但似乎有什麼壓住了手臂,於是他側過頭,看見的便是弟弟抱住自己的右手睡在床沿的景象。

  「Hiro、Hiro,起來,你這樣會感冒的,咳、咳……」

  「嗯、Tadashi?你還好嗎?咳、咳……我覺得頭昏昏的。」Hiro的聲音參雜著些許氣音,說起話也很費力的感覺,看來他也感冒了。

  「算了,你上來睡覺吧……我去梳洗,等等去學校。」說著,便要下床,突然一隻手拉住了他——

  「不要、Tadashi不准走,不可以。」Hiro緊緊拽住哥哥的手,「感冒的人就要乖乖休息,這是Aunt Cass說的!」

  「……好吧!」

  …

  …

  「Tadashi你有沒有好一點……欸、真是的。」剛準備完早餐的Cass走上了三樓,正想看看大姪子的情況,順便催促小姪子該去學校了,沒想到卻看見了兩人一起躺在床上睡覺的樣子。

  即便生病也不安分的Hiro將左腳橫在哥哥的肚子上,嘴還無意識地說著夢囈,「Tadashi不可以,要乖乖休息……棒棒糖……」

  而一旁的Tadashi雖是熟睡著,眉頭卻深深蹙起,「Hiro不行、那樣子危險……」

  Cass悄悄走到兩人身旁,小心地拿開Hiro的腳,幫兩人蓋上被子後,又替兄弟倆量了體溫,「真是,兩個盡為我找麻煩的小鬼。」

  

  這天,Lucky Cat Café掛上了休息的招牌。

 

 

【晚安曲】

 

  「Hiro、你該睡覺了。」強制關上弟弟書桌上的燈,Tadashi略為生氣地提起嗓音道。

  「不要,等我把這個忙完。」Hiro並不理會兄長,只是抓過一旁的十字螺絲起子繼續組裝著手上的機械。

  「我倒數五秒,若你還不放下你手上的東西,我會在你睡前唱晚安曲給你聽,五……四……三……二……」

  在哥哥還未喊出一之前,Hiro連忙丟下手中的東西爬到了床上,Tadashi要唱晚安曲?饒了他吧!那絕對是惡夢,而且絕不是難聽這個簡單的詞可以形容的那種。

  上次他和Aunt Cass忽然來了興致,叫Tadashi唱歌,誰也沒想到這個講話語氣溫和地大男孩,唱起歌來像是要毀滅世界一樣。

  雖然聲音還是一樣沉穩,但每個字完全不在音準上面,如果用念的,或許會是個還算悅耳的朗誦,但用唱的——假若是發生在漫畫或卡通中,周圍的門窗可能都會碎裂吧!

  但他們處於現實,所以他和Aunt Cass只好乾著臉,苦哈哈地聽完,並語重心長地告訴他感想——

  Cass:「我真慶幸,你並沒有走上通往演藝界的道路。」

  Hiro:「如果你去參加歌唱比賽,應該會被驅逐出場,然後被設為永世黑名單吧!我比較建議你參加演講比賽。」

  

 

  「這不就對了,小孩子就是要準時乖乖上床睡覺,為了獎勵你,我決定唱晚安曲給你聽!」Tadashi坐在弟弟的床沿,誠懇地說著。

  「可以不要嗎?」Hiro從被子中探出頭,一臉驚恐。

  「幹嘛這樣啊!我開玩笑而已,再說我唱歌真有那麼難聽嗎?」Tadashi覺得有點受傷,虧他還自認為有一副好歌喉呢!

  「就算是開玩笑也很恐怖!還有……你唱歌真的很難聽。」Hiro看向兄長,語氣與神情是難得地嚴肅,「所以下次別再開玩笑了,很嚇人。」

  

  Hiro話盡,便拉起被子翻過身去,留下獨坐在床沿的Tadashi,臉色莫名,「……。」

 

------------------------------

腦洞後記:

  小Hiro如果發現自己小時候曾為這麼可愛的事情哭過,一定會羞憤而死吧((可是我很期待((欸?!  

  一起感冒什麼的,照顧什麼的,這種小天使光環大開的事,怎麼可以錯過呢!

  哥哥唱歌的畫面,一直在腦中盤旋啊!

  好嗓音就是要配音癡設定((這是真理!((你夠###

  BTW, 這兩天徹底掉入劍男的坑啦(艸)

  暫時摸不出爺爺,只好拼命摸摸太郎跟宗三

  ((色氣滿滿,回回血也開心(●´ω`●)ゞ))

评论(2)
热度(25)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