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BH6】Gift & Lesson

╳據說復活節跟清明同一天欸

╳那來寫虐文好了((乾###))

 

---

  「Tadashi!快起來,我們去找彩蛋。」

  「七點……Hiro你今天也興奮過頭了吧!」Hamada家的長男咕噥著什麼,手伸向床頭摸索著拿起鬧鐘,看了看時間便隨手一丟,又將被子拉起來翻過身去。

  「一日之計始於晨!Tadashi別像老頭子一樣抱怨了好嗎!」Hiro刷一聲拉開窗簾,見兄長還在床上掙扎不起便哼了哼過去拉他的手,「起來!」

  「诶、平常怎不見你對這種事這麼感興趣啊!」知曉弟弟並不打算放過自己,Tadashi只好耙耙頭髮坐了起來。

  「是櫻花啊……像雪一樣,還挺漂亮的。」Tadashi雙手撐在弟弟兩旁,將頭靠在Hiro的頭上朝外望去,春季的晨風拂過仍有些冷,他看了看身前的弟弟,啪地關上窗戶,「還不去換衣服,想感冒啊小天才!」

  「知道了,原來不是老頭子,而是老媽子啊!」Hiro朝兄長吐吐舌頭,身形滑溜地鑽出兄長的懷裡,一下子便拿好衣服朝樓下跑去,嘴裡還大喊著「Aunt Cass我要兩個荷包蛋,Tadashi說要把他的給我!」

  「這小子……」Tadashi齜了齜牙,也拿著衣服朝下走去,「親愛的女士,別聽那big baby的話,給他一個就夠了,可別讓他膽固醇過高。」

 

——餐桌上。

  「Okay……所以你昨天做完作業後又看了一套書,導致快三點才上床睡覺,結果七點就被這孩子吵醒了?」Cass放下了貝果,看向不斷揉著眉心的大姪子,「不如你再去睡一下?教會的活動十點才開始,我九點叫你還來得及。」

  「不行、Tadashi答應我了……唉喲!」Hiro話還沒說完就被自己的阿姨賞了一拳,他嘟著嘴低喃著「妳那些育兒書到底是用來做啥的……」

  「Hiro你說什麼?」

  「算了、反正我也睡不著了,Aunt Cass給我一杯咖啡吧!」Tadashi瞪了弟弟一眼,連忙出面緩頰,這小子是想連吃一星期的加料版辣雞翅嗎?

  「也只能這樣了。」Cass點點頭,起身向廚房走去,片刻後,端了杯子回來放在Tadashi面前,「Hiro,兔子先生是不會給你彩蛋的。」

 

  「嗯、壞孩子是拿不到彩蛋的。」

 

  兩道來自同一人不同時期的聲音重疊,他嚇地喘著氣睜開了眼,視野所及是濃淡不一的黑拼湊起來的暗,他瞥眼看了牆上的鐘,才三點,明天有重要的課,還是再睡一下吧!

  閉起眼,聽著深夜裡格外響亮的滴答聲,他的意識再度如水面的漣漪般擴散開,而後歸於平靜……

 

  「我絕對會找到比你多的彩蛋。」Hiro一邊提著籐製的小籃子前後晃動著,一邊朝兄長宣示道。

  「哎、好,我非常期待。」Tadashi使勁揉著太陽穴試圖減緩隱隱抽疼的腦袋,他抬頭望了望,春光明媚、百花盛開,是個適合大睡特睡的假日,但他卻早早被吵醒,而現在還要陪著精力旺盛的弟弟去教會參加活動,他此生第一次開始討厭起一個節日來。

  「Tadashi你是不是很不想來?」Hiro小心翼翼地問著,六歲、不大也不小的尷尬年齡,雖然是個不久後就要進入國中就讀的天才,某些表現仍像個普通孩子一樣:期待節日、喜歡糖果、熱衷有趣的事物。

  「沒有、Hiro,哥哥只是太早起了。」Tadashi也舉起自己的小籃子,「我還期待跟你一起比賽尋找彩蛋呢!」

  「真的嗎?」Hiro醋栗色的眸透過烏黑的髮絲朝兄長看去,圓渾而閃動著晶亮,「騙子得請我吃一年份小熊軟糖!」

  「真的、那句話怎麼說的?……童叟無欺。」Tadashi用手背敲打另一手的手心,恍然大悟地說,「所以可以別再亂藏我的東西了,嗯?」

  「呃……我沒有,那是Mochi做的!」Hiro眼神有些游移地亂飄,難道是他露出了什麼破綻被發現了嗎?

  「喔?可是我的書向來是按列別、編號放的,偉人傳的旁邊怎麼會放著你的故事書呢?」Tadashi並不急著拆穿,只是慢條斯理道。

  「……誰叫你不陪我玩!」Hiro哼了一口氣轉過頭去,整天不是做作業,就是讀書應付考試,他的哥哥怎麼這麼無趣!

  「走吧!再拖拖拉拉的活動就要開始了。」Tadashi無奈地勾起嘴角,原來他家的小天才也有這麼一面啊!

  兩人來到了教會,由於是個適合親子一同參加的活動,到處可看見大人帶著小孩身影穿梭在會場裡。

  看著弟弟有些羨慕地看著其他孩子,Tadashi只是拍拍他的頭,「Hiro、過去吧!松田婆婆在那邊等我們。」

  「好。」Hiro朝兄長笑了笑,在這個多數人都會放鬆慶祝的節日,身為服務業一員的Aunt Cass卻是非常忙碌的,他都理解,只是仍有些失落。

 

  「好孩子才能得到兔子先生的彩蛋。」松田婆婆摸了兄弟倆的頭,「去吧、活動要開始了。」

  …

  …

  「真是不明白,為什麼彩蛋是兔子先生的呢?要說也是兔子小姐吧!而且兔子明明就是胎生動物啊!」Hiro嘴上一邊抱怨著,一邊在樹叢中翻找著彩蛋的蹤跡。

  「那只是個習俗,喔、我又找到了,目前四比四喔!」Tadashi回應著弟弟的抱怨,將最新找到的彩蛋放進籃子裡。

  「是四比五!我又找到一顆了。」Hiro晃了晃手中的東西,也將其放進籃子裡,「好了,我去那邊找囉!活動只剩一個小時,我可不想輸給你。」

  男孩說著,接著蹦蹦跳跳朝另一端而去。

 

  

  再次睜開眼,已不再是全然的黑,略為濃稠的灰混入晨曦的暖黃,牆上的鐘仍未止住運作的答答走動,剛過五點,天色半亮,大概再過半小時太陽便會完全升起了吧……

  並未下床,只是撐起身軀倚在床頭,意識矇矓不清,安靜地眨著眼,他盯著一端的桌曆,逐加盛大的日光直打在身上,使他恍了心神——

 

 

  「小朋友,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你可不能來喔!」正當Hiro準備伸手推開眼前這棟建築的門時,他的手被一雙像是經歷過風霜的手輕輕地捉住了。

  「呃……抱歉,我只是想看裡面有沒有彩蛋,我和哥哥在比賽。」Hiro略微抱歉地赧紅了雙頰,「唔、看您的穿著,莫非是神父先生嗎?」

  眼前的老者穿著黑色的長袍,身戴十字架,還拿著一本聖經——跟Aunt Cass喜歡看的電視劇裡的神父長得一模一樣,想也沒想他便脫口而出:「我以為電視劇裡有絕大多數都是騙人的。」

  神父朗笑兩聲,「哈哈、喔孩子,電視劇裡也是有真實的東西的。你是來參加找彩蛋的活動的嗎?」

  「是的,但我……」Hiro有些困窘地搔搔頭,「我好像迷路了。」

  「真是誠實的孩子,不過你的確跑得太遠了,活動的場地可在另一頭;走吧、我帶你回去,路上我們可以聊聊天。」神父指著另一頭,示意Hiro跟著自己,便率先邁步。

  

  「所以你是特意和哥哥一同才參加活動的?」神父問著,隨即像是會意過來般說道「難怪你會迷路。」

  「很奇怪嗎?對了,我剛看到的建築物是做什麼用的?」Hiro有些不解地問道。

   「一般來說,常來教會的人沒道理會迷路,即便是孩子也不例外;所以我想你應該不是個有信仰的人。」神父耐心地解釋著,「你剛看到的那棟建築是告解室。我們教會比較特別,將告解室獨立建在這。」

  「告解室?一般不是都設在教堂內嗎?」Hiro看著另一頭的教堂主體有些困惑,又問「所有人都能進行告解嗎?」

  神父搖搖頭,「只有心中愛戴主之人才能進去,好了、我們說點別的,你知道復活節彩蛋的用意嗎?」

  Hiro晃了晃頭,「只知道兔子先生只給乖孩子彩蛋。」

  「是的,乖孩子才能拿到彩蛋。這是因為乖孩子會得到來自兔子先生的祝福——健康、平安、快樂及夢想。」

  「聽起來很厲害,但我還是對這個違反生物習性的節日有點小意見。」Hiro煞有其事的點點頭,「而且這對壞孩子很不公平。」

  「但世界上絕大部分稱揚的都是好孩子。何必想這麼多呢?孩子,你只要享受它就好,畢竟這可是大多數孩子除了聖誕節之外最愛的節日之一。」神父表情顯得很是愉悅,接著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東西放到了Hiro手上,「給、我今天遇到一個好孩子,所以我將我的彩蛋給你。」

  「可是,我並沒有做什麼。」Hiro很是不解,「為何您說我是好孩子呢?」

  「你叫什麼名字?」Hiro乖乖地答了,只聽神父又說「真正的好孩子,看雙眼便可辨別;Hiro、雖然你的雙眼內藏著小調皮與惡作劇的神色,但更深的地方卻有著一絲抱歉,你是對你的哥哥感到抱歉對嗎?」

  Hiro低垂的頭點了點,今天他不僅硬要兄長陪自己出來,還迷路,Tadashi應該很擔心吧……

  「好好道歉就行了,不然你也可以放個水輸給你哥哥。」神父溫柔地摸摸Hiro的頭,接著手向一端指去,只見一個戴著棒球帽的少年正慌張地逢人便問「請問你有看見我的弟弟嗎?」

  「Tadashi!」Hiro匆匆朝神父說了聲謝謝,便朝兄長跑去。

  「你這個笨蛋!」迎面而來的,想當然爾不會是個溫暖的懷抱,Hiro摸著被揍過的髮頂笑的完全不像IQ極高的天才兒童,「我只是迷了路。」

  「這麼簡單的地方你也會迷路?」Tadashi無言地用手遮住臉,「我想爸爸、媽媽會說什麼……」

  「嘿、這兩者並沒有關聯!」Hiro用手肘頂了頂兄長的腰側,「所以你找到了幾顆彩蛋?我找到七顆。」

  「六顆,好吧……我輸了,接下來一星期我聽你的話,嘿、這不算數!」Tadashi原本正打算承認比賽的結果,但他卻看見弟弟的籃子裡有一個長得不一樣的蛋。

   Tadashi指了指自己籃子內、Hiro籃子中其它的蛋,其它的蛋都被塗上了繽紛的顏色、變化不一的線條、符號,只有這顆素白著外皮,用黑色麥克筆寫著「神赦免你的罪。」 

  「這什麼?你從哪找到的?」Tadashi一臉不解。

  相較哥哥的疑惑,Hiro恍然想起神父離開時留下的話語——

 

  親愛的孩子,你深受祝福。

 

 

  拉開研究室的抽屜,終於在一堆紙張與雜物中找出了布滿灰塵的盒子,胡亂打開後他將包裝丟在一旁,看著那顆只餘外殼,內容物被抽空的素白之蛋。

  

  「Hiro你明天要不要和我們去市立教會?」

  「明天?」

  「嗯、明天是復活節,教會會舉辦尋找彩蛋的活動,怎麼辦我好興奮!」HoneyLemon大眼閃著雀躍,一副你不答應我就不讓你做實驗的表情。

  「我認為適度的踏青,對整理思緒有很大的幫助。」Baymax也在一旁善意地叮嚀道,「據我的紀錄,Hiro你已經有將近一個月沒有去過學校、實驗室、家以外的地方了。」

  「我們去幫助別人的時候明明有到港口去。」Hiro辯解道,不知為何,他下意識對教會、復活節、彩蛋這幾個詞感到牴觸,「而且我們的年齡不適合去參加那個活動吧!」

  「根據我的分析,踏青的環境通常包含:溫暖的天氣、戶外、白天及悠閒。」Baymax舉起手指講得頭頭是道。

  「我們是去做志工的,當天現場需要許多工作人員,放鬆的同時幫助別人不是很棒的一件事嗎?」Honey進一步解釋道。

  「……好吧!我去。」Hiro舉手投降。

 

  當天跟著Honey等人一同去了教會,沒想到外表冰山總帶著一股酷勁的GoGo應付起孩子來隱隱有一股大姊姊的風範,反倒是做事仔細地Wasabi對小孩子們完全沒有辦法。

  中午的休息時間,Hiro沒有知會任何人便離開了座位,擔心他應付不來,幾個人只幫他安排了最簡單的工作,確認簽到名單;當其他人都還在忙的時候,就他一個人沒事,更別說Baymax有多受歡迎了,所以他打算自己去晃晃打發休息時間,也算完成"踏青"這項任務吧!

  …

  …

  「是Hiro嗎?轉眼間你已經這麼大了啊!」些微沙啞的低音傳來,他轉過頭去,看見的是很久以前曾遇過的神父。

  「神父先生?我在那之後一直沒碰見您,還以為您去了別的地方。」Hiro道,「喔、對了,我那天和兄長的比賽是平手。」

  比賽?說出這個詞的當下Hiro愣了一下,有一絲模糊的影子竄過腦海,不待細想又消失無蹤。

  「喔?我怎麼聽到是你贏呢?」神父露出笑容和譪問著。

  「Tadashi說那不叫"彩蛋"。」話再次不受控地脫口而出,「我可以進去您身後那棟建築嗎?」

  神父緩緩搖搖頭,道「親愛的孩子,你深受祝福。

  有什麼在甦醒,但當他試圖深入探求,又像沉入深水中無波無痕。

  神父又說,「或許找到那樣東西,你會了解些什麼。」

  「是什麼?」Hiro問,神父並未正面回答,只道「在今日,乖孩子會得到來自兔子先生的祝福。

  聽了神父的話,Hiro霎時會意過來,連道別也沒說便匆匆離去。

  留在原地的神父,只是看著遠方的藍天,輕輕低喃「正因為不公平,所以好孩子得到祝福,壞孩子得到教訓。」

 

  Hiro拿著除了寫上一句話,外表沒有其他怪異之處的蛋來回掃視著,最後高高舉起它將其砸碎。

 

——啪。

 

——「Hiro,你十三歲就唸完高中,而這就是你想做的事?」

——「乖孩子才能拿到彩蛋。」

——「我一定要進入這間學校,如果不進來我會瘋掉!」

——「乖孩子會得到來自兔子先生的祝福——健康、平安、快樂及夢想。」

——「我完了,我永遠進不了這間學校。」

——「我永遠不會放棄你。」

——「這對壞孩子很不公平。」

 

  「Tadashi!」

  “Someone need to help!”

 

  是不是因為,我不是個好孩子,所以你永遠的離開了我?

  那我願意努力去做個好孩子,只要你還在。

 

  「Hiro,這裡有一個東西。」不知何時出現的Baymax撥開一處的碎殼,捧著一個小紙捲來到了Hiro面前。

  紅著眼,Hiro小心拆開,裡面竟是熟悉的筆跡——

 

  

致 神父先生

  

  請原諒我以這麼不倫不類的方式向您訴說我的煩惱,最近我感到非常地煩惱與罪惡。我不知到底該陪在聰明、卻偶爾透露不安的弟弟身邊,還是專心學習,以期早日成長到足以保護他與我的家人。後來我決定兩者都不選,跟隨心志走,但日子長了,我發現,我陪在弟弟身邊的時間更少了。

  我們上著不同的學校、不同的課程,我知道班上的人都不是很喜歡我的弟弟,但忙碌如我,我只是偶爾關心,並沒有真正幫助到他。

  我感到很抱歉,他是個好孩子,卻有個不太稱職的哥哥,我希望能有一個除了我和我的家人外,能真正有個溫暖他的存在,在那天之前,我會盡我所能的陪伴著他,但我希望我的弟弟不要怪我之前忽略他的過錯。

   最後,很抱歉讓您看見這麼可笑的煩惱,但說出來確實舒暢多了。謝謝您,有機會您一定要看看我的弟弟,他真的是個既可愛又可惡的傢伙。

 

——“That’s what I want to show you.”

——“It can help so many people.”

——“It works! Oh! I can’t wait my brother to see you.”

  

  Tadashi is here. 

  I’ll always be with you.

 

  

  「你是個好孩子,所以並不是你的錯。」

  

  夾帶在春風之間幾近無聲的話語傳來,Hiro驀然抬起頭,只見白胖的醫療機器人正抬著手,仔細地盯著停留在指尖的蝴蝶。

  他不自覺走向前去,從背後一把抱住了Baymax,而對方似乎感覺到身後的少年溫度有些低,啟動了增溫的模式。

  

  就算不是好孩子也沒關係,壞孩子也學到教訓了。

 

  「好溫暖。」最後,他只這麼說。

 -----------------------------

腦洞後記:

  其實我原本打算在4/5午夜十二點鐘前打完這篇的

  但我被家人拖出去了m(_ _)m((土下座))

  你們就當我過的是美國時間吧!復活節是西方節日呢((乾###))

评论(16)
热度(4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