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松沼常駐。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是俄羅斯小貓咪的阿姨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青春x機關銃/BH6/刀劍亂舞/
一拳超人/野良神
 
 

【BH6】童話PARO系列──糖果屋

 

╳後母叫阿姨應該不會太奇怪吧OTO // 芥末略老((乾)) // 教授性轉((哪尼!!))

╳嗨!腦洞(∀`*)

╳Hiro(五歲)&Tadashi(十一歲)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兄弟和職業為樵夫的父親及美麗卻嚴厲的後母一同住在森林裡,有一天——

 

  「Tadashi你能跟Hiro出去幫我買個東西嗎?」GoGo將手中的竹籃交給了較大的男孩,並拍了拍倆人的肩膀微笑道。

  「呃……可以、GoGo阿姨,照清單上面的東西買就可以了吧?」Tadashi拿起籃子中的長紙片一一掃視著,半晌便乖巧地點點頭,「大部分都沒問題,但阿蘭特家的乳酪不一定買得到。」

  「沒關係,買不到就算了。」GoGo道,接著她從裙襬暗袋中拿出了幾枚硬幣交給了較小的男孩,「Hiro這些給你,拿去買一些糖果吧!不要全都獨吞,記得留哥哥的份知道嗎?」

  「知道。」Hiro飛快接過閃亮的銅幣收進口袋,然後拉起兄長的手興沖沖地出發了。

  …

  …

  「今天GoGo阿姨真是奇怪,怎麼會這麼和善。」Tadashi搔搔腦袋感到有些疑惑,平常不是都將東西放到他手上就趕他出門了嗎?今天竟然會先問他?

  「不曉得,不過有糖可以吃就好。」Hiro雖然也覺得有些奇怪,但並未考慮那麼多。

  「你噢!」Tadashi用手指戳了戳弟弟的額頭,「算了,我們走吧!」

  「嗯。」

 

  兄弟倆經過一個上午的時間順利地買回了後母GoGo要求的東西,而且還運氣不錯地買到了很難買到的乳酪,一大一小抱著滿滿的東西提前回到了位於森林深處的家——

  

  「Wasabi,我希望你聽能進我的意見,這個家養不起這兩兄弟。」

  「GoGo……可是他們是我的孩子,我不能那麼做。」

  「你如果心軟,就是全家人一起受苦,你忘記你娶我時說了什麼嗎?」

  「好吧……我知道了。」

 

  Tadashi並不知道大人們具體討論的內容,但從門縫間傳來的聲音隱約令他感到不安。

  Hiro只是含著糖,安靜地看著哥哥,他雖然很常惹哥哥生氣,但看著現下兄長有些不對勁的表情,他並沒有選擇搗蛋。

  

 Hiro、無論如何,哥哥都會保護你的。」Tadashi瞥了一眼門內仍在進行的談話,接著以氣音無比嚴肅地說道。

 

——三天後。

  樵夫以需要幫忙為由帶著兩個孩子出了門,起先仍在兄弟倆還知道的區域內活動,但越走景色卻越加陌生,Tadashi向弟弟使了個眼色,兄弟倆便開始在沿路撒下小石子……

  後來,樵夫藉口要去另一頭伐木後就沒再回來了,Tadashi擔心的事真的發生了,父親確實要拋棄他們。

  「Tadashi,這裡是哪裡?爸爸呢?」Hiro把弄著最後一顆石頭,兄長今天出門前將自己拉到一旁,說若看到他的暗示便開始每十步丟一顆石頭,他只是點頭並未問理由,難道真的有什麼事嗎?

  「Hiro,沒事的,記得我叫你扔的石頭嗎?我們沿著石頭就可以回家了。」Tadashi摸摸弟弟的頭,從口袋摸出了糖果放到Hiro手上。

  自親生母親死後,父親因忙於工作,照顧弟弟的工作一直都是他包辦的;即便後來娶了新媽媽,但她似乎不是很喜歡他們兩個,所以他們兄弟倆一直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他不清楚父親為何做了這個決定,但他絕不會讓這件事發生!

  「好。」Hiro答,也從口袋中拿出了糖果,拆開包裝丟進哥哥的嘴裡。

  「Hiro……」他嘴巴幾度張合,最後只是摸摸弟弟的頭這樣低喃道。

 

  那天兄弟倆靠著沿路的記號回到了家,樵夫與後母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而Tadashi只是緊緊地將弟弟護在身後,兩人匆忙吃完飯後便躲到房間裡。

  

  不久,房門外傳來了夫妻倆的吵架聲,抱怨、謾罵伴隨著物品撞擊聲,Tadashi只是摀著弟弟的耳朵不讓他聽到那些惡毒的言語。

  「Tadashi?」面對弟弟不解的眼神,只是將頭靠在弟弟的頭頂,「沒事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

 

  之後又過了幾天平靜的日子,這天,樵夫又是一臉沉痛地看向兄弟兩人,向他們說又需要幫忙後,便將兩人帶了出門。

  這次兩人並沒有帶石頭在身上,因為後母GoGo盯地太緊,只要他倆一有不對勁的地方便會過來詢問,所以兩人只好將午餐的麵包當作標記沿路撒下。

 

  之後樵夫如同上次一樣再次消失,兄弟倆雖沿著標記往回走,但不幸的是他們倆撒下的麵包被小動物吃掉了,所以過沒多久,兩人又再次遺失了方向,這時他們兩人看到了一幢外表奇特的房子。

 

  「——Tadashi,你看那是什麼?」

  感覺袖子被拉了一下,Tadashi順著弟弟的視線看過去,「……一棟甜食做的房子?」

  「感覺很好吃。」Hiro這麼說著,肚子還配合地"咕嚕"了一聲。

  「感覺有些……喂、Hiro!」Tadashi正想出言警告,沒想到弟弟已經朝著房子跑去了,Tadashi只好搖搖頭認命地跟了上去。

  …

  …

  「噢、Tadashi這個真好吃!你要不要也來一個?」他好不容易追上Hiro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弟弟手上拿著疑似是從門板上拆下來的巧克力,還吃得津津有味。

  「Hiro、不可以亂吃東西!」Tadashi雖然大聲地斥責弟弟,但他的肚子卻也不配合地唱起空城計。

  "咕嚕——"

  「哈哈……Tadashi你肚子叫得好大聲喔!別說了,快來吃吧!嗯、給你。」Hiro樂不可支,好不容易停下笑意,才又掰下一塊巧克力遞給兄長。

 

——這時有一道女聲在兩人背後響起。

  「可惡的小鬼……我是說可憐的孩子們,你們一定餓了是吧?」

  

  兩人回過頭去,看見的是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頭戴巫師帽的短髮女子,便異口同聲地問道「你是誰?」

  「我?小鬼……好孩子在問別人名字之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字才對吧?」女子隨意地倚著捲心酥做成的柵欄,眼帶審視意味地看著兄弟倆。

  「這位女士,真不好意思,我叫Tadashi Hamada,他是我的弟弟Hiro。」聽到女子的話,年紀稍大的男孩略感不好意思地迅速接話。

  「喔——原來是Hamada兄弟啊……」看起來都很好吃呢!女子暗忖,眉眼一轉,也和善地回了話「我叫Callaghan,是這間屋子的主人,看來你們是餓壞了,要不要進屋來,我請你們吃些東西。」

  「呃、可以嗎?不過我們不小心把你的門板吃出一個窟了。」Tadashi和弟弟對看一眼,不免在彼此眼中看見了尷尬。

  「該……沒關係,門在修就好,跟我進來吧!」Callaghan看著面目全非的門差點咒罵出來,深吸口氣後她將怒氣壓進心底,安慰自己"有失便有得",然後拿出鑰匙轉開門,率先進入房子內。

  「Baymax!」兄弟倆進門後,便聽到女子高聲喊著,沒多久,一個長得很像氣球又像潔白雲朵的傢伙踩著小碎步跑到了他們面前。

  他先是眨了眨黑圓的雙眼,然後以著平淡的聲音道「嗨、我是Baymax,是一位負責主人一切所需的照護小幫手。」

  「是女傭之類的東西嗎?」Hiro開心地舉手發問著。

  「可以這麼說,但我並沒有確切性別,不過根據資料庫的歸納,我比較喜歡"小幫手"這個詞,您說的"傭"或"奴"是比較帶有階級意識的用字。」Baymax豎起白胖的指頭,詳盡地說明道。

  「對不起。」Hiro絞著手指頭,喃喃道。

  「沒事的,您要不要吃棒棒糖?」Baymax先是摸摸Hiro的頭,接著不知怎麼地拿出了兩根棒棒糖,分別遞給了兄弟倆。

  「不用、沒關係的。」Tadashi搖搖手表示不用。

  Baymax卻堅持地將糖塞入他的手中,「根據我的掃描,您的血糖目前過低,極需補充,而糖果正是個好選項。」

  「好吧……謝謝你。」Tadashi見無法拒絕只好收下。

  「主人,請問您叫我有什麼事嗎?」Baymax簡單地打完招呼後,轉向了正坐上一旁喝茶的Callaghan。

  「我剛才回來的時候,看到這兩個孩子狼狽且飢餓地在啃食我的門,你就幫我看看他們倆詳細的情況吧!」

  「了解。」Baymax轉向兩個男孩,眼睛激射出藍白的光線,幾瞬之後便回過身看向Callaghan,潔白的肚腹上顯示著藍白色的各種數據與線狀圖。

  Callaghan看了看,心想還真是撿到寶了,這兩個小鬼都是上等品,但她決定先吃較大的那個,因為肉比較多,比較有飽足感,「你幫我準備一些吃的,再端過來。」

  「好的。」Baymax應道,接著晃著渾圓的身軀進了廚房,Callaghan將視線轉向兩位男孩,「吶、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這附近除了我,可沒其他人家住在這。」

  「我們準備回家,但迷路了,是爸爸將我們丟掉,害得我們找不到回家的路!」較小的男孩取出吃到一半的棒棒糖,有些生氣地說。

  「Hiro!爸爸沒有……」

  「你不要騙我,我昨晚全都聽到了,再我起來上廁所時,爸爸和GoGo阿姨的話我聽地一清二楚,他們不要我們了!」Hiro連珠帶砲地嚷道。

  「不是的Hiro,爸爸只是……」Tadashi試圖找藉口替父親說辭,但就連他自己也找不出答案,只好抱住弟弟,「不要緊的,哥哥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餐點來了!」Baymax的聲音硬生生插入兄弟倆溫馨的氛圍中,兩人脹紅著臉各自跳開,Callaghan雖覺得有趣,倒也沒有出聲調侃,只是指著桌上的菜,「這些事情等等再說,先吃飯吧!」

   …

      …

  不久,三人吃完了飯,兄弟倆感到強烈的睡意湧了上來,Callaghan見兩人努力撐著頭不讓雙眼閉上,也刻意打了個呵欠,「大家也都累了,過來這吧!天色也晚了,你們就先在我家休息一宿,明天我再請Baymax帶你們回家。」

  「好的,謝謝妳。」Tadashi拉起弟弟的手,跟著弟弟跟在Callaghan後面,三人來到一間房間外,Callaghan推開了門,向兩人比了請的手勢,「進去吧、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房間。」

  「啊!」Tadashi率先踏了進去,由於黑暗Hiro看不清發生了什麼事,也連忙進到房間內,後"啪"一聲燈亮了起來,只見Tadashi被關在一個籠子內,而提著它的正是剛從晚飯中途就消失的Baymax。

  「你們在做什麼!快把Tadashi放下來!」Hiro放聲尖叫,他衝向前,試圖碰觸籠子,但Baymax將它舉得太高,他碰不到。

  「Hiro!」Tadashi雙手大力扯著籠子的鐵條,發覺一點效果都沒有,只能瞪向Callaghan,「女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喔、天真的小鬼們,你們是多麼的愚蠢,看到我一身裝束竟然還猜不出我的身分?我這就告訴你們吧——我是一名法力高強的巫師,而且最愛吃細皮嫩肉的小鬼們了。」

  「你這個臭巫婆!快把Tadashi放下來!」Hiro拼命捶打著Callaghan,卻見她 冷笑一聲將他推倒,「要怪就怪你們蠢笨,小鬼。」

  「幫我將這個大的掛到壁爐旁的鐵勾上,小的先關在這裡。」Callaghan對Baymax說道,接著便哼著歌朝外走去。

  「我很抱歉。」Baymax留下這麼一句話後,也跟在Callaghan身後離開。

  門喀一聲被上了鎖,Hiro在裡面大叫著、拍打著,但都沒有用,他來回掃視著門與自己,摸著飽脹的肚子做了個決定——

  

  另一方面,被關在籠子裡的Tadashi看著心情愉悅的女巫,內心焦急不已,但仍逼迫自己必須冷靜下來,看向佇立在底下看守的白胖身影,突然一句話竄過他的腦海——

 

  「嗨、我是Baymax,是一位負責主人一切所需的照護小幫手。」

 

  「Baymax!」他叫道。

  「Tadashi先生,請問您叫我有什麼事嗎?如果你是想請我釋放你,很抱歉我不能答應,我不能違反主人的命令。」扁圓的素白腦袋抬起,聲音如是說。

  「不、我只是想問你個問題。」

  「可以,請說。」眨了眨眼,Baymax回道。

  「你說你是負責主人一切所需的照護小幫手,那如果主人沒說,但是那件事可以幫助到你的主人,你會去做嗎?」

 

  「照護小幫手,一切以主人的最佳利益為優先。」Baymax回道,「請問還有什麼疑問嗎?」

  「那麼是否包含主人與社會的連接、身心概況呢?」Tadashi並未接話,而是繼續提問著。

  「……是的,當然。」這次Baymax的回答有些遲疑,但並不影響Tadashi所想聽到的答案。

  「Baymax、你在做什麼!不要和食材說話,別被他的話影響。」另一頭的Callaghan倏然抬頭喝斥著,之後又將視線移回身前,只見她將歐石楠、龍舌蘭、曼陀羅、蝙蝠翅膀、青蛙乾……之類的詭異材料依序加入大鍋中攪拌,不久鍋子便開始冒著可怖的紫色泡泡。

  接著她從一旁的櫃子中拿出黑鐵色的大杓朝鍋中一舀,細細地嘗了嘗味道,「嗯……再加點山蒜味道會比較好,Baymax看好這裡,我去後邊的河邊拔一些回來。」

  「好的。」Baymax回道,然後舉起右手揮了揮,「路上請小心。」

  …

  …

  「呼、那個老巫婆終於出去了,Tadashi、嗝、我馬上救你下來、嗝!」Hiro忽然從一旁的角落走了出來,Tadashi聞聲瞥去——

  「哈哈哈、等等、小傢伙可以告訴我你做了什麼嗎?」只見Hiro的肚子鼓脹得像是塞了一顆大皮球在裡面,嘴角和臉頰還布著咖啡色的漬痕。

  「嗝、我把門吃出了一個洞。」Hiro表情有些痛苦地揉揉肚子,一手指向剛才兄弟倆去過的房間,果真看到巧克力做的門被啃出一個細長的半圓形。

  「你要是拉肚子怎麼辦,你不會用手還是腳踹開嗎?」Tadashi聽到緣由後,不禁撫額低嘆,這孩子不是挺聰明的嗎?怎麼會做出這種好笑的事。

  「我怕痛。」Hiro不加思索便回了這三個字,「這不是重點,我現在要怎麼救你下來。」

  「說服它!」Tadashi指向一旁像是跟不上劇情發展速度而一直眨眼的Baymax道。

  「蛤?」

  「我討厭麻煩,我剛試探過了,他說『一切以主人的最佳利益為優先』,所以說服他最快!」Tadashi道。

  「嗯……我知道了。」思考了一會,Hiro走到了Baymax身前,「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可以,請說。」

  「你知道殺人罪是死刑嗎?而且吃人肉還會觸犯侮辱屍體罪。」

  「呃……」

  「還有你們主人相信靈魂一事嗎?巫師應該挺信這個的,畢竟他們崇敬萬物之靈,你有沒有想過你的主人吃了我和我哥哥,我們死後會變成惡靈來騷擾你們,讓你們不堪其擾?」

  「……好的,我知道了,我幫你把Tadashi先生放下來。」Baymax從一旁拿起小凳子墊在腳下,只見雙臂高舉用力一扯,就將掛住籠子的鐵鍊扯斷,而後它雙手輕輕地將籠子放到地上,接著單臂一扯將籠子的門扯了下來。

  「——你力氣真大。」被Baymax的舉動懾住的兩人不由得道。

  「謝謝,我可以舉起超過一千頭牛。」Baymax回道,「主人應該快回來了,我帶你們到後門吧!」

  Baymax移開了堆砌在門前的雜物,打開了有些腐爛的木門,這是兄弟倆在這房子內唯一看見不是巧克力製的門。

  「主人大概忘了還有這個門的存在,你們出去後,沿著那些紫色的花走,會到一座小山丘上,那是這附近的至高點,你們應該可以從那裏看到回家的路。對了,你們等一下。」Baymax說,匆匆來回,將一個裝滿食物和水的籃子交給兩人,「這個給你們,沿路應該用的上。」

  「謝謝,Baymax你真是好人。」Hiro由衷地說,接著兩人各自抱了它一下,便順著其指示的方向離開了。

 

 

---

 

 

  「哈哈、結果是我救了你!」Hiro頗為驕傲地宣示著。

  「是我們兩人合作才脫困的。」Tadashi搖搖頭糾正道。

  「不對!是我精彩的說辭打動了女巫的同夥。」Hiro義正嚴辭地抗議道。

 

  「好吧、好吧,欸……女巫家的巧克力門好不好吃?」突然地,Tadashi拋出了跟先前對話完全無關的問句。

  「還不錯吧……你幹嘛啊!」Hiro撇撇嘴道,卻沒想到兄長的唇掃過自己的,順勢落在頰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嘗味道啊!」Tadashi說地光明正大,「嗯、挺好吃的。」

  我可是被你親了啊!你不會覺得奇怪嗎?

  「咳、咳……你不是在進去之前也有吃過了嗎?還說什麼嘗味道!」Hiro面色霞紅地嘟嚷道。

  「噢、我可愛的弟弟,那是不一樣的。」Tadashi一邊搖著手指,一邊以你不懂的表情看向Hiro。

  「喂、你!Tadashi你看,那不是爸爸嗎?我們快跑!」Hiro出現在山頂的Wasabi,感到有些不安。

  「快跑!」Tadashi的臉色也不好看,拉著地地迅速轉身,沒想到樵夫一個箭步擋住了兩人。

  「Hiro、Tadashi對不起,之前是爸爸錯了,可以跟爸爸回家嗎?」Wasabi拉住兩人的手,語氣懇切道。

  「阿姨呢?她同意我們回去嗎?」Tadashi並不是那麼怨恨眼前這個懦弱的男人,而且他也知道,樵夫之前會那麼做十之八九都是被後母逼迫的。

  所以他會原諒這個男人,但這也是最後一次,連孩子都無法保護好的父親他不需要。

  「你阿姨她嫌跟著我沒未來,便回到自己的娘家去了。爸爸真的知道錯了,以後不會有新媽媽,就算再辛苦,爸爸也會努力養育你們。」Wasabi再次保證道。

  「好吧……我沒意見,但Hiro不答應,我就不回去。」

  樵夫看向小兒子,「Hiro……」,只聽一道聲音驀然插進對話中--

  「Hiro先生、Tadashi先生……」來人正是Baymax,只見它邁動著白胖的雙足,以小碎步跑到了父子三人面前。

  「Baymax你怎麼在這裡?」Tadashi不解問道。

  「是這樣的,剛才主人……不、Callaghan小姐回來後察覺到你們的逃離,感到非常憤怒,要求我處決你們,但小幫手不能親自去執行殺人的命令,除非用最高權限的契約證書命令,我們才能接受僅限一次的請託;然而契約證書……」

  「契約證書被我拿走了。所以你才追來的,對吧?」Hiro接下了Baymax未完的話,「所以我成為你的新主人了嗎?」

  「是的,Hiro主人。從今開始我便是您的照護小幫手」Baymax道。

  Hiro滿意的點點頭,這才轉向被晾在一旁許久的Wasabi,「好吧……我跟你回家,如果你下次再做出類似的舉動,我就叫Baymax將你頭下腳上地綁起來,掛在樹上一整天。」

  「是、是、爸爸不會再犯了。」Wasabi連忙答應。

  

  「手!」Hiro對Tadashi和Baymax說道,兩人不明所以,但還是乖乖將手伸了出來,Hiro開心地拉起兩人的手,「走吧、我們回家。」

  「咦——Hiro、爸爸呢?」

  「前科犯就不用了。」

 

 

  我不是個只能躲在背後被你保護的孩子,我要站在你的身旁跟你一同奮戰,笨蛋Tadashi

评论
热度(30)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