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Hide and Seek

╳就是想寫虐文ε≡ヘ( ´∀`)ノ

╳引用部分是兒歌喔!把一首可愛的兒歌改成這樣腦洞也是挺大的 _(┐「﹃゚。)_

 

---

  「Tadashi。」Hiro Hamada走在看不清盡頭的道路上,視野所及一片霧茫,刺骨的寒風迎面而來,圈起手臂抱在胸前,他試圖讓自己溫暖一點,寒意卻仍一絲一絲地滲進心底。

  「Tadashi。」Hiro又喊了一次,依舊沒有人應聲,只有呼呼地風和被它刮起的沙塵刷地掃過耳側。

  「嗯?」一瓣落英無聲掉在他的手上,視線望向前方,眼前原先空曠無物的那端倏然出現了一棵綻滿粉紅的櫻花。

  「先去看看好了。」他暗忖,筆直地朝前走去。

  「這是?」不久,Hiro便到了樹下,仰起臉他盯著朵朵碎花與枝枒間的空隙,不知為何感到一絲熟悉感。

  接著他將手撫上了樹幹,粗糙的樹皮有些乾裂,並無病懨的感覺,而是歲月悠長所留下的痕跡,「咦──這個怎麼在這裡?」

  深褐色的表面有著幾道白色刻痕,它們組成一句文字──

 

  HiroHamada & Tadashi Hamada, forever.

 

  突然,他想起了一些事情,像是這棵樹,或是那句毫無章法的文字。

  櫻花樹是他以前和兄長一起玩捉迷藏時,當鬼的人數數的地方。

  而那句話是還沒有愛護生物意識時的他刻下的。

  可是這棵樹怎麼會在這?

  他張望著四處的灰濛,這裡並不像San Fansokyo市立公園,那麼這裡是哪?

 

You are hiding far from me

(你在遠遠地躲著我)

 

  Hiro,這次換你當鬼囉!」

 

  於是他開始奔跑,即便氣息紊亂而感到窒息,心臟彷若要跳出喉頭,嗓音似被無形地扯住,仍拚盡全身的力氣大喊,「Tadashi!Tada……你在哪?」

 

Looking here looking there

(看看這兒,看看那兒)

 

  「……你在這裡對不對!出來好不好?」

  Hiro使勁撥開身側的漫漫灰茫,由於能見度並不高,三四步之外就什麼也看不清了,於是他走走停停,把握每一毫秒的短暫清晰。

  「Tada……」他停下了腳步,倉皇地環看周圍,發現自己迷失在這片霧中,連剛才那棵櫻樹的方向也辨不清了,「時間到了,我們回家好不好!我找不到你!我……」

 

I can's see you anywhere

(我到處都找不著你)

 

  我找不到你,你到底在哪裡?

 

  過長的黑髮沾上溫熱液體變的略為潮濕,水珠在長睫上纏綿地低語幾聲才輕躍至頰上,兩行晶瑩終抵不過地心引力而從下巴尖端墜地。

 

  「愛哭鬼弟弟,別哭了。」

 

  嗓音再次傳來,Hiro驀然抬起頭,一雙幾近透明的手撫上他的臉,熟悉的那人身影淡的似是溶在空氣之中。

 

  「你說的對,遊戲該結束了。」對方輕輕地笑了,墨色的雙瞳直盯著他。

 

  「你不用再當鬼了,因為不會有人被找到,這是一場沒有躲藏者的捉迷藏。」那人緩緩彎下腰,輕輕吻上他額上的碎髮。

 

  什麼意思?

  沒有躲藏者?在我眼前的你不就是嗎?

 

  Now I’m here, and also in the future.

  

  那人並沒有正面回應Hiro的問題,只是這樣道,頓了頓後又說「回家吧Hiro、我們……」

 

  我和你,一起回家。

 

 

---

  

 

  不適地瞇著眼睛,從窗外透進屋內的陽光太過刺眼,頻繁地眨眼後Hiro從床上坐了起來。

  思緒片段片段地,一小部份想著今天幾號、是星期幾這類小事,一部分仍未從夢裡抽離,夢裡那人……

  

  等等、夢?

  

  「我和你,一起回家。」

  「回到有Tadashi、Hiro、Aunt Cass和Mochi的家。」

 

  刷地一聲,他掀開滑落在腿上的被子,匆忙看向床四周的地板——

  除去地毯的部分,幾乎整個三樓的淺杏色木質地板都被灑上白色的粉末。

  Hiro看見有幾處地板的粉末被踏平,印上了大大的腳印,像個得了糖的孩子似地開始大笑,「哈哈、哈哈哈……」

 

 

——「謝謝你松田婆婆,我沒事。」

——「小Hiro,關於你哥哥的事我很抱歉,這個給你。」

——「麵粉?」

 

  聽說在人死後的第七天,將麵粉灑在他最放不下的人所在的地方,就能藉由有無腳印看出亡者的靈魂是否有回來。

 

  「原來你真的有回來。」Hiro望著延伸至床邊的腳印,接著拿起被擺在床角的棒球帽,輕輕戴上……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Tadashi。」


 -----------------------------

腦洞後記:

  你們都不跟我互動QwQ 留著言吭個聲表達個意見好不~

  不然私信我也可以,覺得你們都不說話好寂寞。゚(゚´ω`゚)゚。

  再不然來微博找我玩拉T_T

评论(12)
热度(24)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