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 /銀魂】好奇心

★廢話一下,這個TAG是雙向發文的,也就是說這篇BH6和銀魂都會發喔!只是故事裡的人會替換一下,劇情會有改動罷了OAO

★這只是超晚發的情人節小段子((而且會超短…乾##))

↓↓↓以下是正文↓↓↓

 

  關於好奇心這件事,吉田松陽對於這位起初防備他如同受驚的幼崽,現在卻常常將他的教訓當成耳邊風的男孩,常對一些奇怪的事物有著強烈探知欲的事早已見怪不怪。

  坂田銀時,這是這個孩子的名字。

  是個非常適合這個孩子的名字,銀色的頭髮在夜空下會閃爍著銀白的亮澤,有些像是熠熠生輝的星芒,不太過奪目,卻使人別不開眼。

       但這個男孩實在有些地方不太可愛。

  松陽是在戰場上撿到這個孩子的,那時他正渾身髒亂,穿著不合身的破裳,手吃力地舉著生鏽的劍指著自己。

  後來他撿回了他,收他為徒,初始拒人於外的高牆漸漸瓦解,和學堂內幾個孩子也好上了,上課睡得不省人事,漸漸地像個普通的孩子。

  但仍會有些地方成熟的令人心疼,孤身解決挑釁上門的混混,弄得滿身是傷回來也只會裝作不在意地挖著鼻孔說「浪費阿銀我睡覺的時間。」

  這時松陽只會溫柔地笑著,責念他幾句,再細心地替他包紮,他不知道是否是這孩子並不擅於向他人傾訴,但沒有關係的……

        他不會逼迫,他會為他熱好飯菜,教會他自己所會的東西,給這個曾孤獨生存的孩子一個溫暖的歸處。

  或許終有一天,銀時會開口跟自己講著那被封陳的故事,那時,他會摸摸他的頭,說「你不再是一個人。」

 

 

  腦中的想法亂七八糟的,松陽雙手捧滿東西走進了私塾內,這是他在街上被一堆熱情的女士包圍而得到的東西,他奮力地推拒著,但卻沒有效果,最後他只好嘆了口氣將東西全都帶了回來。

  「那是什麼?」剛還想著這孩子,這時就出現了,莫非是心有靈犀?

  「我聞到了甜食的味道,還全都是甜食的味道,松陽你是去甜食鋪搶劫了嗎?」隨手彈掉鼻屎,坂田銀時接過松陽手中一部份的盒子,並行在他身旁。

  「沒禮貌,叫我老師。」松陽不滿地訂正銀時的稱呼,要不是他現在沒手,他會讓他吃上一拳,「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街上的太太們給了我這些盒子,還不讓我還呢!」

  「喔……今天是情人節的樣子。」銀時隨口回道,「好像是洋人流行的節日,是送給喜歡的人甜點的日子,沒想到松陽你的魅力挺大的。」

  「哎、你……」見那無神的雙眸一副"怎麼了"的神情,松陽嘆了口氣,決定放棄糾正他稱呼的事情,「不過銀時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喔、假髮告訴我的……他好像是在書上看到的,然後我想到日期好像是今天。」銀時回著,接著將東西放到了廚房的木桌上。

  「不是假髮、是桂!銀時你要不要來玩踢罐子?我們還差當鬼的人。」才剛說到,人就出現了,綁著馬尾的桂小太郎糾正完稱呼後,便期待的問道。

  「踢罐子是什麼啊?本大爺我會玩這麼幼稚的遊戲嗎?還有為什麼只剩下鬼可以選啊!」銀時嘴上雖然這麼碎念著,但還是朝桂的方向走去。

  「等等。」松陽此時叫住了要離開的兩人,從一個盒子中拿出了兩個東西塞入了兩人口中,接著又將盒子放到了銀時手中,「剩下的拿去分給晉助和其他人。」

  「嗯…這是什麼?」就在桂還在思考口中是何種甜食時,一旁的銀時已開口解答──

  「巧克力,還是很有名的那個╳╳洋食鋪賣的!」

  「咦?銀時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松陽聽到銀時口中那個名號有些驚訝,這麼有名的東西這孩子是怎麼吃到的?

  「喔、沒有啊……就之前我跟高杉在街上亂晃的時候,剛好經過那家店,我想說是什麼味道那麼好吃,就很好奇;之後就常常刻意經過那裡,剛好有一次碰上新品試吃會,就拉著高杉進去試吃,沒想到那傢伙吃完之後跟我說還是養樂多比較好喝,真不懂那傢伙的腦袋是出了什麼事。」

  「你的腦袋才有事,你們兩個是好了沒?」高杉晉助面無表情地回道,搶過銀時手中的盒子,接著朝松陽點點頭,率前離開了廚房。

  「高杉,你這傢伙別想獨吞啊!」桂發出了大喊,也連忙追了上去。

  「……真是的,好奇心若放在課業上該有多好。」松陽嘆了口氣,回過頭卻被嚇了一跳,「……嚇!銀時你怎麼還在這裡?」

  只見坂田銀時此刻正站在木椅上,他的臉閃過有些可疑的紅暈。

  「松陽!」他忽然拔高嗓音大喊。

  「是……唔?」

  一個東西被丟進了他的嘴裡,甜甜的,是……「巧克力?」

  見眼前的銀髮男孩有些窘迫的胡亂點點頭,「松陽,情人節快樂。」

  接著便跳下椅子溜的不見蹤影。

 

  「……诶?」意識到剛才弟子說了什麼,松陽的臉後知後覺地紅了起來,「這小子沒事幹嘛啊!」

评论(1)
热度(6)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