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童話PARO系列──白雪公主

好啦!進入正題之前,先廢話一下──

我終於把十五題寫完了((其實原本是打算寒假寫完的((汗

 

接下來就是一直提要寫,現在終於動筆的童話PARO系列ヽ(´∀` )ノ

為什麼會有這個腦洞,可詳見→ (●–●)

 

『以下是此系列注意事項』

 ★角色性格OOC會有,但我會盡量避免

 ★可能會放閃也可能放雷,我會在TITLE部分打備註,記得看

 ★有想看的故事也可以留言或私信我,大家可一起腦洞大開(*ΦωΦ*)

 ↓↓↓那麼進入正文↓↓↓

 

╳此文腦洞極大,故事有改動,因為我真的記不得完整故事(艸)

╳貓咪好萌我受不鳥(●*´Д`*)ノ

╳各個角色都無預設立場,這篇大家都崩了該怎模辦(:3 」∠)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王國內,王室內原本有著國王、皇后、與小公主,三人和樂融融地度過好幾年的歲月,後來原皇后猝死,所以國王娶了美豔的新皇后,而皇后最喜歡做的事便是站在自己那面具有魔力的鏡子前問著同一個問題──

 

  "Meow mew Meow mew, purr mew mew mew meow?" 

  (譯: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啊?)

  「這還……用說,當然是皇后您啊!」帶著鑲滿寶石王冠的三色貓看向鏡子中,狀似皺眉地問道,而鏡中一道女聲用著有些顫抖的嗓音回道。

  「卡!魔鏡妳行不行啊?這麼簡單的一句台詞還會笑場?」台下的編劇不滿地搖搖頭,這演員哪找的,完全壞了他的戲!

  「編劇我要解釋,因為Mochi實在叫得太認真了,我是因為覺得牠太可愛了才笑出來的!」

  「妳還狡辯,這證明這隻貓比妳還專業,負責翻譯的GoGo小姐不只台詞精準,就連語氣也很到位,你還好意思說?重來!」尖銳的嗓音在劇場內響起,接著只見編劇捲起劇本敲敲舞台的台沿,頗不高興地跺跺腳頭也不回地邁了出去。

  GoGo朝Cass點點頭,也下了舞台。

  「Okay……我再努力就好,脾氣那麼大幹嘛?」Cass無奈地擺擺手,接著從道具的鏡框中將雙手伸出,抱過自己的愛貓之後也走下了舞台。

 

──片刻後。

 

  「現場注意,三、二、一!」

  "Meow mew Meow mew, purr mew mew mew meow?" 

  (譯: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啊?)

  "這還用說,當然是皇后您啊!"

  "Meow .(譯:這是當然的。)"三色貓滿意地叫了兩聲,接著跳下桌子離開了舞台。

  

  日子一日一日的過去,新皇后與公主雖然不到和睦相處的地步,倒也不至於對公主有怨恨的地步,直到有一日皇后又問了同樣的問題──

 

  "Meow mew Meow mew, purrmew mew mew meow?"

  (譯: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啊?)

  「雖然皇后妳很美,但現在王國內有一名比妳更美的人,那人──就是白雪公主!」道具鏡子內的Cass一臉認真地回道。

  "Mew mew?(譯:什麼?)"貓叫聲頓了頓,"Purr mew mew mew!(譯:這不可能!)"然後跳下桌子下了舞台。

  "Mew meow!Purr mew mew meowmew!"

  (譯:來人!把白雪公主給我趕出城堡外!)

 

  遠處只傳來一連串的貓叫聲,接著布幕被拉了起來,許久,燈又亮起。

  Mochi站在舞台中央的桌子上,前方是單膝跪地的Fred。

  "Purr!Mew mew mew mewmeow!"

  (譯:獵人!我命令你將白雪公主殺了!)

  「親愛的陛下,為何您提出如此要求!」身上穿著深褐色獵人裝的Fred頭髮是難得的柔順,似是編劇受不了他身上的味道命人幫他洗了個澡。

  "Purr mew, mew meowmew mew mow!"

  (譯:因為,她搶走了我的榮耀!)

  "Mew, meowmeow mew!"

  (譯:所以我要殺了她!)

 

  原來魔鏡說,公主膚若白雪,雙唇宛如鮮紅的蘋果,黑髮閃耀著光澤,又與動物們交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比她這個皇后美上不只一百倍。

  

  「我知道了!謹遵陛下指令。」

 

 

  一天,喜歡與大自然親近的白雪公主如往常一樣前往了森林內,但性格敏銳的她發現了和往常不同的違和之處,於是她停下腳步回頭大喝──

  

  「是誰!」身著天藍色連身過膝蓬裙,有著一頭柔順的長黑捲髮的公主,用著少年獨有的嗓音喊道。

  等等?少年?

  「是我,抱歉冒犯您了Tada…公主陛下。」獵人Fred生硬的轉換著稱呼,但眼前這個美女實在讓他無法在第一時間將其和自己的友人平日的形象連結在一起。

  「喔、原來是獵人先生,請問您為何一路跟著我呢?」Tadashi,不、應該說是白雪公主,長睫巍巍地搧動著,化妝真是門奇特的技術,只要他不開口,根本沒人會懷疑他是男人,Fred心裡這麼想著,面上機靈地接續台詞──

  「……我很抱歉打擾到您的興致,是皇后命我前來將您殺死的,但尾隨您一路之後,我決定不這麼做了;公主,您千萬不可以回到王城內,皇后不會這麼輕易放手的。」Fred脫下頭頂的帽子抱在胸前微微欠身,接著轉身離去。

  「等等、那獵人您該如何和母后交差呢?」Tadashi公主叫住Fred,演技自然流暢,關心之意藏在台詞之間,多一分太假、少一分太僵,令編劇在台下不得不激動地鼓起掌來。

  「這公主您就不用擔心了。」Fred像是被Tadashi的演技所感染,只見他微微轉身輕輕勾起嘴角,「請記住在下的忠告,別回到王城內。」然後回身踏著穩定的步伐離去。

 

  為了向皇后交差,獵人呈上了野豬的肝與肺稱是從白雪公主身上取下來的,皇后不疑有他地收下了,並認定公主已經死亡,直到幾天之後……

  

  "Meow mew Meow mew, purrmew mew mew meow?"

  (譯: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啊?)

  「我親愛的陛下,是白雪公主。」

  "Mew mew?mew mew purr purr!"

  (譯:什麼?她竟然沒死!)

  "Purr mew!Mew, mew mew mewmeow!"

  (譯:去把獵人叫來!算了,我親自去處理這件事!)

 

  另一方面,白雪公主一邊想著獵人的話,一邊往森林的深處走去,走著走著她已把手中的食物吃完了,感到有些飢餓,這時她聞到了香味──

 

  「嗯?這是什麼香味?」白雪公主朝向某處嗅了嗅,接著捂著肚子做出查探的樣子,一邊尋找一邊下了舞台。

 

  簾幕再次拉起,Tadashi貓著腳步從後台走了出來,接著她看見了一間樹屋,外表並不巨大,像是給小孩子所住的房子一樣,但裡面傳來的香氣正是使他肚子吵鬧不停的兇手。

  於是他上前敲門──

  「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我肚子有些餓了,想吃點東西。」

  幾秒之後,門被唰一聲打開,站在公主面前的是一位戴著小圓帽的小男孩,「你是誰,高個子的巨人?一般人不會來到如此靠近森林中心的地方。」

  「我是白雪公主,是從王國來的,我的母后想要殺了我,所以我逃到了森林之中,走著走著就不小心迷了路,我是循著香氣過來的,可以給我一點東西吃嗎?」Tadashi生動地表演著,化了妝的雙眼泫然欲泣,再是鐵石心腸的人也會不由得心軟。

  「好吧、你跟我進來。」小男孩思考了許久終於點點頭,「不過請小心點,別弄壞屋內的東西。」

  「喔、謝謝,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公主一邊小心地灣低身子走進門內,一邊詢問道。

  「我沒有名字,但我今年七歲,是矮人族最年輕的族人,你可以叫我七歲小矮人。」努力繃緊表情,飾演小矮人的Hiro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笑了出來,到底誰會叫這可笑的名字?

  而且他終於知道為何兄長之前都不讓他看自己的劇照了,是偽娘啊!不只背殺,只要不開口,任何角度看都是位無死角的美人。

  「你好,七歲小矮人。」Tadashi現在也很想笑,不僅因為弟弟詭異的角色名稱,更因他忍受很久的戲服,喔天、他大概猜想的到今天排演之後,Fred會將他的樣子傳得如何誇張。

  「我這邊只有麵包,你就將就一下吧!」Hiro將一個小碟子放在Tadashi前面,對小矮人說那分量是足夠了,但對眼前這位高大的公主來說似乎有些少,於是Tadashi接下台詞,「不好意思,這個可以再來一份嗎?」

  「喔、大食量的巨人。」小矮人Hiro這麼抱怨著,卻還是從一旁的木櫃端出一盤麵包給了白雪公主。

  不久,小矮人見公主吃飽喝足露出了滿足的笑容,也覺得無處可去的公主挺可憐的,便收留了她,只是作為交換公主必須幫忙做家事。

  一開始七歲小矮人真為自己的決定後悔,因為公主一直打破或不小心弄壞家裡的器皿,好在幾日過去了,意外次數愈來愈少,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的日子才漸漸上了軌道。

  

  幾日後,小矮人出門伐木,留白雪公主自己一人看家,雖然很是不放心,但由於公主再三保證後,小矮人Hiro只好不放心的出了門。

──這會公主迎來了意料之外的客人。

  "purr meow?"

  (譯:有人在家嗎?)

  「來了,誰啊?」白雪公主推開了門,眼前是一隻戴著巫婆帽子的貓咪,身前還擺著一籃蘋果這時貓叫聲又響起,隨後GoGo的翻譯也立即響起──

  "Meow mew mew purr purr, purr mew?"

  (譯:我這裡有一些上好的蘋果要賣,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噢、這些蘋果真是漂亮,但我沒有錢可以買耶……」Tadashi瞇起美目,顯得有些為難,他暗自吞了吞口水,他好想吃那些蘋果喔!

  "Mew!Purrmeow meow, mew mew!"戴著巫師帽的三色貓微微側了側頭,又是一串貓語冒了出來,只聽GoGo生動的聲音響起:「沒關係的!小姐這麼漂亮,就讓我招待吧!」

  接著貓咪用頭從籃子裡頂出了了顏色最鮮豔,果實最大顆的蘋果,那紅色的碩果咕嚕嚕地滾到了白雪公主的腳邊,公主拽拽手指有些不確定地再次詢問,「可以嗎?」

  貓咪並無動靜,只是看著白雪公主,身後圓棍狀的尾巴左右搖晃著,像是在示意他快點嘗試一般。

  「好吧……那我吃了喔!」Tadashi將蘋果在衣服上擦了幾下,接著一口咬下──喀擦!

  「好甜,也好脆喔……咦?奇怪我怎麼……?」話未盡,Tadashi公主便失去意識倒下了。

  "Mew!Mewmew mew purr mew purr mew!Meow meow!"

  無空隙銜接上Mochi聲音的是GoGo的翻譯聲:「終於!屬於我的榮耀終於回來了!哈哈!」

  接著三色貓便晃著圓潤的身軀揚長而去。

  …

  …

  七歲小矮人一回家見到的便是這個場景,美麗的公主正蒼白著臉倒在地板上,氣息虛弱得像是死了一般,但還有生命。

 

  小矮人用盡各種方式仍喚不醒公主,只好傷心地將公主放入透明的水晶棺中,日日在旁放上新採的花朵,並盼著她終有一日能夠甦醒。

 

  說到將白雪公主放入水晶棺的橋段可苦了纖細的Hiro,原著中可是有七個人啊!他一個人扛得臉紅脖子粗也僅僅移動了三、四步,幸虧編劇及時改變心意,在他扛起Tadashi後立刻拉下步幕,這才讓Hiro連忙踢醒裝死的哥哥要他自己走。

  「小矮人不是要負責抬美女嗎?」Tadashi有些壞心眼的出口調侃弟弟,沒想到卻被對方回擊一句──

  「喔、所以你承認你是美女嗎?不過真抱歉,這個巨大的美女我可抬不起來。」Hiro調整好歪掉的帽子,回過頭對兄長咧嘴一笑,接著蹦著回到了後台,等著下一幕戲開始。

  被弟弟潔白的牙齒亮恍了眼,Tadashi暗啐一聲「臭小鬼。」接著也提起裙擺回到了後台。

 

  一日,一位高大白皙的王子來到了森林,他不經意的瞥見了哭泣的七歲小矮人,於是他上前而去。

  但他似乎說錯台詞了──

  "Hello, I am Baymax, your personal healthcare companion.Hello, Hiro."來人正是Baymax,由於找不到合適的戲服尺寸,扮演王子的它身上只披著紅色絨布披風,和頭上戴著不太光亮的王冠。

  "Stop!Stop!Stop!"編劇連忙大喊,「那個扮王子的,你有沒有記台詞啊?你講那些是什麼東西!」

  Hiro有些無奈地看向白色機器人,「Baymax,你難道沒有背台詞嗎?照台詞念就行了。」

  就連裝死的Tadashi也坐了起來一同勸道,「Baymax,照著台詞念。我不是已經將台詞緊急加到你的晶片裡了嗎?照著念就行了。」

  Baymax眨了眨兩顆黑圓的眼睛,像是不解般的歪著頭,「我不懂扮演王子如何能讓我成為更好的健康小幫手。」

  「會的,我和Tadashi都會很高興的,你不是擔心我們最近情緒太過低迷嗎?只要你演好王子就能改善我們的情況喔!」Hiro連忙勸著,一旁的Tadashi也猛點著頭。

  「……我知道了。」沉默了一會,平淡的機器聲才再次響起。

  Hiro見狀連忙向編劇比了OK的手勢,接著三人回到原先的位子,排演再次從王子出場的地方開始。

  「嗨、矮人族的朋友,你似乎感到非常悲傷,有什麼地方我幫得上忙嗎?」Baymax無起伏的嗓音念著這本應情感豐富的台詞是還挺奇怪的,但編劇並沒有制止,於是排演繼續──

  「你好,又一個外來的巨人。我悲傷是因為我的朋友,白雪公主無法甦醒,真不知道該如何喚醒她,你有辦法嗎?」Hiro抹了抹劃過雙頰的淚水,那是他剛才偷偷點眼藥水的效果。

  「真是抱歉,我並不知道。」Baymax回道,接著它轉身看向臥倒在水晶棺內的Tadashi,「真是美麗的女孩,她就是白雪公主嗎?」

 

 接著按著劇情的要求,王子緩緩地低下身子,在沉睡的美人唇上親親一吻,公主便醒了過來,接著王子向公主求婚,兩人回到了王子的國度,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及至此,整部劇的排演算是結束了,累壞的兄弟兩人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先後走下了舞台,只見一人衝上來給他們一個熱情的擁抱,此人除了Cass還會是誰,原來早已沒戲份的她,已在坐後方的觀眾席看了兩人的排演許久。

  「噢、我真為你們兩個感到驕傲,你們怎麼會這麼厲害,不僅腦袋聰明、長相得體,就連演戲也是生動自然。天!若你們不走學術界、科學界,完全可以往演藝界發展好嗎?尤其是Tadashi,你的女裝扮相實在是太美了!」Cass劈哩啪啦地說個不停,兩位大男孩深知自己阿姨的性格,並未開口打斷,只等過了一會,她冷靜下來後才開口──

  「謝了,Aunt Cass。」

  「謝謝,但等正式演出結束之後我不會再穿女裝了。」

  …

  …

  後來編劇又召集眾演員叮囑了一番後,大家便各自解散離開,在回家的路上,Cass仍不死心地追問著Tadashi。

  而他只給出了這樣的回答──"Never!"

 

 

──日子飛速流逝,兩星期的排演伴隨著些許修正與改進,在彈指之間便過去了,終於來到了正式演出當天。

 

  兄弟倆的戲份還沒到,正在後台準備著,兩人聽著Cass與GoGo兩人與一貓激昂的演出並未交談,後Tadashi問了弟弟一句,「嘿!說實話,Hiro你會緊張嗎?」

  「怎麼可能,拜託我可是Hiro Hamada耶!」Hiro想也沒想地回道,

Tadashi聽聞笑了出聲,此時已換好戲服、上好妝的兄長那笑靨如同絕世佳人一般直直闖進Hiro內心,害他不由得愣了神。

  接著輪到了Hamada長男的戲份,他先是回身對弟弟舉了舉拳,無聲說了聲加油,撫平裙襬,風姿綽約地走向了前台。

  不稍片刻,見快輪到自己的戲份,Hiro便跳下了椅子,用雙手拍拍臉頰消除緊張後,也往台前走去,他的內心仍補充著剛未對兄長述說的話語──

  「我怎麼會緊張,不是有你陪在我身邊嗎?」

  當晚的演出大成功。出席的觀眾除了一般買票進場的市民之外,也有從幾位演員手中拿到招待票的諸位親友,只見演出結束之後,Honey、Wasabi還有Callaghan兩手都捧著花束,總共六束花到了後台,喔、Mochi沒有。

  仍穿著戲服的Tadashi被Wasabi誇張的美式問候搞得很是尷尬,就連昔日正經的教授也將手靠在他的肩膀上調侃著他「原來Mr.Hamada這麼美麗啊!」

  讓他死了吧!Tadashi此刻只想這樣仰天大嘆著。

  但Hiro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去,Honey一把抱住了他,不斷地揉著他的頭髮說著「啊、好可愛!」、「我可以把你帶回家嗎?」之類的話語,平整的服裝,也都被揉爛地滿是皺褶。

  誰來救救我!Hiro努力維持著笑臉,其實臉都快僵掉了。

  

  而後考慮到兄弟倆的狀態,一行人回到了Lucky Cat Café短暫的開了小小的慶功宴,之後兩人回到了共同生活的三樓。

  雖然這次的舞台劇是因為Aunt Cass因為在詩歌之夜認識了喜愛舞台劇的朋友,之後牽線而造成的,累是很累,但的確也很有趣。

  不過下次再有機會的話,他一定要先打聽好內容,不要再向這次一樣了,那個編劇只是看了自己的照片,就拍板定案要他演白雪公主,這也太詭異了吧!明明Aunt Cass也有給他Honey的照片啊!

  …

  「欸、Tadashi問你一個問題。」

  「嗯?」這邊Tadashi剛換上了輕便的T-shirt回過頭來。

  「Baymax王子親起來的感覺如何啊?」

  「噢、別提了,你怎麼想呢?我只感覺好像有球壓在我的臉上。」Tadashi擺擺手,一臉不想再提的神情。

  而Hiro聽了兄長的話語,下一秒便爆笑起來──「球?喔天、這是我聽過最貼切的形容詞,哈哈哈哈……」

  而此刻正巧踏上樓的Baymax望著只不住笑意的少年,只是歪著頭道「……Hiro?」

  接著,Tadashi看向剛出現的當事人,像是被感染了笑意一般,也開始大笑起來……

 

  "Balalala……?"

  最後,像是無意識的,Baymax只吐出這串無意識的低喃。

 

 ──────────────────────────────

腦洞後記:

  乾乾乾字數君你又被炸得體無完膚了啦(艸)

  其實原本只是想要寫個兩千字以內的短篇……然後就變成這樣了((遠目

 

  但想到哥哥穿女裝就太過黑皮,然後就變成這樣了((眼神死))

评论(6)
热度(29)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