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ㄦ童十五題──毫無羞恥感的赤裸

 ╳ooc又來( 艸 )

╳這應該是甜向吧’__>’

╳因為語氣呈現關係有部分是英文OAO((標點符號先別在意了T_T))

 

---

  「Hiro,換你洗澡了。」Tadashi用毛巾擦拭著仍舊有些滴水的頭髮,不久他望向三樓,見弟弟絲毫沒有下來的意思只好起身上樓。

  「Hi──Sorry,my fault……你繼續。」踏進臥房後Tadashi抬起半垂的頭朝前一看,卻沒想到弟弟正在換衣服,而此刻他只穿著一條內褲。

  「你怎麼走路都沒聲音!」Hiro有些惱羞地抓起衣服擋在胸前,好似被惡霸調戲的良家婦女一般,白皙的臉頰染上緋色,「快轉過去啦!」

  「Ok、Ok!」Tadashi連忙擺手轉過身去,內心碎念著"你有哪些地方我沒看過",面上卻問著「怎麼在這個時間換衣服,等等不是要洗澡了?」

  「Cass阿姨前幾天叫我把一些比較小的衣服拿給她,她要拿去改成Mochi的衣服,所以我剛才想說拿很久沒穿的衣服試一下,誰知道你會突然走上來啊!」Hiro一邊套著衣服一邊沒好氣道「下次請先出聲告知一下好嗎!」

  「呿、我連尿布都幫你包過了,害羞什麼……」Tadashi聽著弟弟的抱怨,有些不滿的嘟嚷著。

  「什麼?」扣上上衣的最後一顆鈕扣,Hiro看向Tadashi,他剛是說尿布嗎?他幫我包過尿布?

  「呵哈、喔……沒什麼,快下去洗澡吧!」Tadashi腦中突然浮現弟弟小時候僅著尿布漾著嘴角朝自己笑的樣子不禁失笑。

   ❝You acted so weird!❞瞥了哥哥一眼,Hiro搖搖頭朝樓下走去。

   「那不能怪我。」對於弟弟的說法,Tadashi只是望著樓梯的方向,無辜地聳聳肩。

 

 

───

 

 

  「Alright……我答應你,不過你可以先穿褲子嗎?」望著手持著機器人模型停不住動作的弟弟,Tadashi感到有些無奈。

  晚餐時間Cass阿姨突然接到一通電話,將晚飯準備好後,匆匆交代他等吃完飯後幫Hiro洗澡,便抓著鑰匙出門了。

  好不容易用機器人模型哄著弟弟,艱難萬分幫他洗完澡,沒想到更難的還在後面──這小鬼百般不願穿上衣服。

  「為什麼?」全身一絲不掛卻沒任何不自在的感覺,Hiro停下揮舞的動作,此時Hiro Hamada剛滿三歲過四個月,並不懂得何謂羞恥感。

  更不懂讓哥哥陪他玩玩具和他先穿褲子有什麼關聯。

  「不是、你……」Tadashi無奈地撫額,乖乖穿衣服不好嗎?難道他不冷?這幾天可是有冷氣團入境欸!

  Hiro看著以手捂住前額久久沒有動靜的兄長,不由得出聲「Tadashi?」

  「噢、我想爸媽會怎麼說……」Hiro看著哥哥抹了抹臉,接著用著誇張的表情、詭異的聲調說話,「好啦、我先穿衣服。」

  「把褲子給我。」有些不甘願地放下手上的玩具,Hiro鼓著臉頰望向正亮著雪白牙齒朝他笑的兄長,「我要自己來。」

  「不、我幫你──我堅持。」Tadashi伸出食指在臉前晃了晃,一副其他的免談的模樣,「你只要乖乖站著就好,不然你跌倒哭了我還得哄你。」

  「我才不會哭呢!」雖然反駁著,但Hiro還是乖乖站定。

  「先左腳……小心、好……右腳……很棒、my good boy!」揉揉Hiro的頭,Tadashi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原來幫小孩穿衣服這麼累。

  等Cass阿姨回來他一定要給她一個親吻,能日日照顧這個調皮的小鬼實在太偉大了。

  「不過就是穿個褲子而已。」Hiro不解地看著Tadashi,從一邊拿過衣服囫圇穿上,接著朝兄長扮了個鬼臉,便拿著機器人朝穿衣間外跑去,「笨蛋Tadashi!」

  「──Hiro回來!你才是小笨蛋,你衣服穿反了!」看著白色清洗標籤醒目的掛在跑走的弟弟頸後,Tadashi只好認命放下收拾到一半的東西追了出去。

 

 

───

 

 

  咿呀──Tadashi看了腳下的地板一眼,又看向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人,見對方渾然不覺的翻過身去,他鬆口氣似的拍拍胸口,無聲道「呼、好險沒吵醒他,不然就麻煩了。」

  由於今天不小心看了他換衣服,這小鬼便跟他置氣地早早睡了,竟然連睡前故事也沒聽就上床睡覺,接著Tadashi又看了看牆上的時鐘,他一不小心看書看晚了,現在已經兩點多了。

  並不是Hiro有起床氣,而是這小鬼很難入睡,一但被吵醒就會一直折騰他,這實在不是他所樂見的。

  所以Tadashi決定悄悄回到他的寢區,明天還得早起,他可沒心力去哄睡精力旺盛的小鬼。

  Tadashi貓著腳步往拉門隔住的區塊走去,幾步的距離之間,他看了弟弟一眼,眉無聲蹙起,猶豫幾秒之後又小心地移到弟弟的床邊──

  「真是的、睡相也太糟糕了吧!」Tadashi嘴吐著無聲的句子,接著無奈地搖搖頭,輕輕地將Hiro露出棉被的手臂放回被子之中,然後又小心地將它扯開的睡衣扣子細細扣回……

  

  「Tadashi……」

  

  Hamada長男有些驚嚇地望向弟弟,發現只是對方的夢囈,一瞬間懸起的心臟緩緩地歸到原位,接著他啪一聲關上一旁櫃子上的小夜燈,踏著輕柔的腳步回到他的寢區。

 

  「晚安、little devil,祝你好夢。」暗夜裡只傳來少年溫柔的低語。

  

  …

  …

  

  「欸Tadashi,我睡不著!」

  「……Hiro乖、別亂想你就會睡著的,哥哥明天還要早起,拜託你了!」

  「可是、我沒辦法不想東西,Tadashi──!」

  「oh my──去櫃子上拿你想聽的故事過來吧……」

                         

 ---------------------------------------

腦洞後記:

  話說我從情人節後就斷更到今天……(艸)我對不起大家

  除了逃避事實之外((看看你!!))主要是因為過年那幾天都處於沒網路狀態T_T

  所以——就拖到今天啦((跪

  

  BTW開學了……不——!!!

   

评论
热度(48)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