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ㄦ童十五題──在奇怪的地方睡著

╳童話故事什麼的
 ╳甜向
 ╳ooc有 

  皎潔的月色穿透雲層悄然灑下,而在過了晚上十點之後,即便是這條位於住宅區與商業區交界的街道也像是被勒令禁止一般幾乎沒有聲響。

  「Hiro!」

  有些大聲地喊叫使正坐在窗台上賭氣,的男孩回過神來,「什麼事?」

  「今天是滿月啊……好像比以往都還漂亮的樣子。」圓狀的月正巧從雲層之後探出頭來,少年看著比平時更加明亮的衛星不由得吐露感嘆。

  「嗯、確實。不過我也是剛抬頭時才發現的,而且前幾天都在下雨,所以今天看來天空特別清澈。」Hiro回應道,接著將視線繼續停留在夜幕之中。

  「話說回來,你叫我有事?」兄弟倆陷入一段不短的沉默後,Hiro率先打破了靜瑟。

  「……唉、就是我想起來了。不過……你之前說的那件事,我想了很久,可以不要答應嗎?」少年面帶赧色地摸了摸後腦杓,試圖以稀鬆平常的語氣打混過去。

  「不可以!」意料之內的瞬間回絕,少年決定多費些唇舌讓弟弟打消念頭,「Hiro、可是我真的不會那個啊!哥哥我只會讀書啊……饒了我吧!」

  「Tadashi、你又騙我!」看向一臉無奈的兄長,Hiro有些心軟,但一想到這個約定並非最近之事,甚至也得到了哥哥親口應允,他就覺得不能放過這個承諾過他的人。

  「我……我沒有啊!」煩躁地撥弄頭髮,Tadashi試圖向弟弟解釋,但對方已不想搭理他的轉回身子,繼續倚著窗戶的玻璃賞月。

 

 

──

 

 

  起因是這樣的,今天Hiro一回到家後,就很開心地將一本精裝版的書本放到了桌上,而那時正在忙的Tadashi轉頭掃向桌邊,擺放在那、有著方正形狀的書本,其上印有燙金字樣的四個字──格林童話。

  「Hiro這是?」Tadashi有些不解的將其拿起,看向此刻用著如同小鹿一般眼神注視自己的弟弟。

  「……看就知道了,是故事書!」有些彆扭的撥弄著十指,但Hiro還是努力將內心所想盡力的傳遞給兄長,不過──

  「這樣啊……沒想到我家弟弟也會看這種書呢!我還以為你只會整天抱著論文集看,果然小孩子就是該看些適合自己年齡的書。」Tadashi欣慰地點點頭,將書遞還給Hiro,「好了,你先去看書……哥哥還要忙一會,如果累了就先睡,會怕的話就開小夜燈。」

  「我……笨蛋、Tadashi是笨蛋。」雖然是預料之內的反應,但Hiro還是不免朝兄長大喊,他不過是想要……這麼簡單的事,他都察覺不到嗎?

  「诶……?」不明所以的看著男孩跑上樓梯,Tadashi耙了耙頭髮,他做錯了什麼嗎?

  「Tadashi你在這啊、Hiro呢?」Cass一邊問道,一邊小心地走著,此刻她正兩手捧著裝滿日用品和食材的紙袋艱難地走向廚房。

  「Hiro剛捧著故事書回房了。」走向監護人,Tadashi接過她手中的袋子放到了餐桌上,「真是奇怪,他竟然會看這種書。」

  「我也這麼覺得。」Cass將一些需要冷藏的食材放入冰箱後又說:「但你別忘了,他只是個剛要滿七歲的孩子。」

  「也對,雖然基本上不像。」Tadashi聳聳肩道,「不過Hiro剛將故事書放到了桌上,我將它還給他讓他先去看書,累了先睡沒關係,結果我還被罵。」

  「噗!」Cass忍不住笑了出聲,「抱歉,我沒有取笑你的意思。看來那個彆扭的孩子一定沒把話說清楚。」

  「什麼?」看了看時間,Tadashi記下頁碼便闔上了書,決定將剩下的部分留到明天再看。

  「Hiro是想你念故事書給他聽呢!」Cass拿起水壺倒了一杯水,又道「他剛才在商場看見故事書時,就很開心地將它放進了推車內。我問他時,他只是紅著臉小聲地說『要Tadashi念給我聽』這樣的話。」

  「現在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是將書放在一旁什麼也沒解釋,對吧?」Cass喝了一口水,嚥下喉後又道「再怎麼成熟,他畢竟只是孩子。而且我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取代他對父親的想望。」

  「所以……他一直試圖在你這個大了他七歲的哥哥身上尋找父親的影子,也許並不濃厚,但至少能讓他安心。」Cass摸了摸Tadashi的頭,「畢竟你可是哥哥呢!上去吧、我想那小鬼應該躲在棉被裡生悶氣吧!」

  「我知道了。」Tadashi回應道,起身走向樓梯,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回過身一把抱住他的監護人,「謝謝你,Cass阿姨、我跟Hiro都很愛妳。」

  「好、快去看那個小鬼吧!」拍了拍外甥的肩,Cass忍住發顫的嗓音不太自然地別過頭看向牆角,指著樓上示意Tadashi快離開。

  真是的,突然之間做什麼真情告白!害她差點多愁善感,這小子以後肯定會成為情場高手,Cass不禁這麼想著。

  …

  …

  「Hiro、Hiro……哥哥知道你還沒睡,開門好嗎?」當他試圖進入臥室卻發現房門已被上鎖,Tadashi只好在外面喊著。

  規律的叩門聲不斷傳來,Hiro不甘願地掀開棉被迅速打開門,但在那之後,他立刻坐到了窗台上,將臉望向窗外不理會進門的兄長。

  …

  …

  「Hiro、我真的不會念睡前故事啊!換一件事不可以嗎?」拿起弟弟放在腳邊的故事書,Tadashi有些為難地搔了搔頭。

  「可是你之前明明答應我的!」Hiro鼓起雙頰氣呼呼地看向兄長,只是唸個故事而已,是有這麼困難嗎?

 

 

──「Tadashi!你念睡前故事給我聽好不好?」

──「嗯?Hiro哥哥在忙,你有事等等再講好不好?」

──「不管!你答應我啦!」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了。」

──「那我之後再拿書過來喔!」

 

  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

  但他那時完全是下意識回答啊!他怎麼會想到弟弟會這麼認真。

 

  「Hiro、我可以問一下,你為什麼那麼執著要我念床邊故事嗎?」沉默一會後,Tadashi耐不住內心的好奇開口詢問道。

  「因為……他們笑……」Hiro低垂著頭,回答的話語向是含在嘴內聽起來模糊不清。

  「你說什麼?什麼他們?」

  「他們笑Hiro沒有爸爸媽媽,沒有人會念床邊故事給Hiro聽,還說他們的爸爸都會念床邊故事給他們聽!」盈滿眼眶的淚水氳溼了小兔般的紅眼睛,Hiro努力克制不掉淚,但不如預期般止住淚水,一行行透明液體順著臉頰滑下。

  「哎……現在的小孩說話都這麼過分啊?那你有沒有反擊?」溫柔地拭去弟弟臉上的淚水,Tadashi並未出聲安慰,因為他知道Hiro絕不是個會乖乖受欺負的孩子。

  「有…哼、哼……我唸出一堆化學式還有數學公式,他們…就…都被嚇呆了,我就說你們有爸爸媽媽有、什麼了不起,我說的這些說不定你媽媽也不會;然後又說就算沒有爸爸念故事書又怎樣……我有一個世上最棒的哥哥!」伴隨著抽泣聲,Hiro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但聽在Tadashi耳裡,只有心疼。

  

  就算Hiro再怎麼聰明,畢竟只是個孩子。

  

  「沒錯,你有世界上最棒的哥哥。」Tadashi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這樣好像在自賣自誇,「雖然我沒唸過床邊故事,但我會努力試試看的。」

  「真的嗎?」揉揉紅透的雙眼,Hiro的嗓音帶有哭泣過的沙啞。

  「嗯,過來這邊吧!」Tadashi率先躺上床,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弟弟上來,「床邊故事還是得在床上聽吧!」

  「喔!」Hiro回應道,一陣窸窣聲伴著床墊的塌陷,以及重量的加疊,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Hiro、你坐在我身上幹嘛?」Tadashi無奈地看著鑽到自己懷中的弟弟,他是打算這樣聽故事嗎?

  「……今天有點冷,這樣比較溫暖。」Hiro快速抬頭看了兄長一眼,又低下頭,短暫的沉默之後,才又彆扭地小聲道。

  有嗎?低頭掃了掃穿在身上的短袖,又看了看弟弟通紅的耳朵,Tadashi決定不拆穿弟弟的破綻百出的謊言。

  「那你要聽哪一個故事?」Tadashi翻開目次,低聲詢問道。

  「小紅帽!」快速又簡潔的回答,Hiro的耳朵似乎更紅了。

  「好,我唸了喔……」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小女孩,因為最喜歡穿著有帽子的紅色披風,因此大家都叫她小紅帽。

  有一天小紅帽住在森林裡面的奶奶生病了,因此媽媽將裝滿麵包的籃子交給了她,並要小紅帽順便在沿途摘幾朵花一併送去給奶奶。

  

  「我是小紅帽?等等這不對吧!」回過神後,Hiro扯了扯身上的裙子和鮮紅的披風,「我又不是女的。」

  「小紅帽你還在幹嘛?還不趕快出門,奶奶還在等妳呢!」Cass阿姨,不對、是小紅帽的媽媽雙手叉腰朝小紅帽喊道。

  「喔、好……」不明所以地被推出門後,Hiro看著手中的籃子嘆了口氣後,只好認命地朝森林的方向前進。

 

  小紅帽此時還不知道,森林中有一隻最喜歡吃小孩的大野狼,由於最近狩獵不順利,此刻正飢腸轆轆地在森林中徘徊。

 

  「花……這個就行了吧!」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突然成了小紅帽,但既來之則安之,Hiro很快就接受了目前的情況,眼下他正乖乖地在拔著Cass阿姨交代的花呢!

  「嘿、小紅帽,你在做什麼?」聽起來有些熟悉的嗓音在耳畔響起,Hiro回過頭,看見的是有個灰色絨毛雙耳與滑順光澤尾巴的──

  「Tadashi……?」Hiro驚呼道「你是狼人,不對、你是大野狼?」,此刻他的哥哥正穿著純白無袖背心和短褲,若不是頭上那微微晃動的雙耳與身後隨風擺動的大尾巴,看起來還真和人類沒什麼兩樣。

  「看來是這樣子沒錯。Hiro、你是小紅帽?」耳朵不自覺擺動,Tadashi頭微彎往前嗅了嗅,接著抬起有著尖銳指甲的雙手,「好香的味道,那是什麼?可以給我吃嗎?我餓了。」

  「你不是要吃我吧?」Hiro看了眼兄長在陽光下閃耀著白光的犬齒,悄悄退後了一步,雖然本質是兄弟,但現在他的哥哥可不太像是個不是人類。

  「唔、似乎挺好吃的?」Tadashi歪頭看向Hiro,如猜想一般看見弟弟又退了一步,他才開口道「開玩笑的、我可是你哥欸!把籃子裡的東西給我就行了。」

  「你是說麵包?」Hiro低頭看了眼籃子,「可是Cass阿姨說那是給小紅帽正在生病的奶奶的慰問品。」

  「但你不知道小紅帽的奶奶是誰對吧?」Tadashi隨意地盤腿坐下,又道「現在這個世界是以我們週身的人所架構的,我、你、Cass阿姨已經佔了三個角色,你想得到之外的人選嗎?」

  聽了兄長分析的說法後,Hiro緩緩搖了搖頭。

  「看吧!」Tadashi擺擺手道「所以把麵包給我吧!」

  「一人一半。」Hiro用手掰開仍帶著溫熱的麵包,「我也餓了。」

  「作為回禮,這個──」宛如變戲法一般,Tadashi拿出了一個花環戴在弟弟頭上,「這個給你。」

  「痾、你幹嘛啊!這個東西也太……」

  「不要還我。」

  「我才沒說不要,笨蛋Tadashi!」

  「又罵我笨蛋?好啊Hiro你有膽不要躲!」

  「誰理你啊!」

  …

  …

  就這樣,小紅帽Hiro和大野狼Tadashi玩開了,他們就這樣嬉笑著,幸福的笑聲直達天際,天空和太陽彷若知道他們的喜悅,散發著漂亮的蔚藍、灑下溫暖的日光,而那個午後拖曳在兩人背後的影子,也似乎連成一體,任人無法分離。

  

  從此,大野狼和小紅帽便過上幸福快樂的結局,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等等!小紅帽的奶奶呢?

 

  此刻小紅帽生病的奶奶──松田太太,高齡七十幾的女士,即便因生病而臉色不佳,仍穿著花花綠綠在等她的孫女來探望她。

 

  「小紅帽怎麼還不來?」

  這大概是她此刻內心唯一的想法。

 

 

───

 

 

  「Tadashi、Hiro起床了!」鬧鐘因為響了過久而自動停止,但到了平常早該出門的時間卻沒看見兄弟倆的身影,Cass只好親自上來叫他們起床。

  Cass一進門後,先看見的是拉門後空無一人的床鋪,接著將視線移往Hamada弟弟的床上……果然沒錯。

  印有格林童話四字的故事書早已掉落在地,而床上的兄弟倆正維持著奇怪的動作未醒過來──Tadashi頭靠著床板,雙手圈住弟弟,嘴裡還在叨唸著「麵包,我要吃麵包……」什麼的;而Hiro的頭正靠著哥哥的胸膛,雙手無意識地緊抓著兄長胸前的布料,小聲嘀咕著「Tadashi是大野狼,不要跟我搶麵包……」之類的話。

  「噗!這樣也睡得著?」Cass雙手按住嘴巴,將笑意吞回心裡,「他們果然是兄弟。」

  「喵嗚──」

  「噓!Mochi、安靜。」Cass豎起食指壓在唇上,看向有著圓潤外型的三色貓,「我去拿相機,你不要吵醒他們喔!」

  Mochi看著女主人離去的身影,只是搖了搖尾巴,接著牠將視線移往床上的兩人,輕聲喵了一聲。

  

  「喵。」

   這大概是,你們好奇怪的意思吧!

 -------------------------------

腦洞後記:

  跑出去玩了好幾天沒更新啊啊啊 對不起((跪

  為表示歉意,我盡量發糖(艸)

评论(9)
热度(44)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