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ㄦ童十五題──等我長大

╳很想補刀的甜向((大概?))
╳ooc一點點

  初春的微風伴著稀許花香迎面而來,冬雪消融之後在草地上化作一池池規模不大的水窪,偶爾其上會泛著漣漪,但更多是澄澈的映照著藍天。

  San Fansokyo市,具有古典韻味與科技便利的混和體,除了有方便的交通運輸、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之外,也是一大金融中心;但除了這些現代風格濃厚的建設之外,這個城市同時也是文化之都,保存著各個時代遺留下來的重要地標,而在遠離市中心金華地段的住宅區也是一些各具特色的住宅,這個城市可說是同時保有都會的緊湊以及田園的悠閒。

 

  此刻Hamada一家人正在舉行久違的郊遊,雖然是這麼說,但目的地只是離家不過十分鐘路程的公園而已。

  

  「嘿、怎麼啦?」Tadashi拍拍低垂著頭,看上去像是有股黑色氣息環繞在身上的弟弟問道。

  『郊遊……』Hiro抬起頭,用著有些緩慢的速度吐露著詞彙。

  「嗯、怎麼了?不開心嗎?」Tadashi隨意的在弟弟的身旁坐下,看了眼對方後,他將雙腿伸直微微交叉,一手撐在背後抬頭看著蒼穹,「今天天氣很好呢!怎麼皺著眉頭,你之前不是很期待?」

  『這哪算郊遊!』Hiro嘟嚷道,邊說還邊拔身邊的雜草出氣。

  「欸、欸,別破壞草皮啊!」Tadashi無奈地說著,輕柔拿過弟弟握在手中的植物,「好歹人家好不容易等到冬天過了,正要成長,結果卻被你扼殺了生命,這樣不好吧!」

  「是因為地點在這的關係嗎?」Tadashi從口袋中拿出手帕細心地幫弟弟擦掉手上殘留的綠色汁液,「可是我覺得在這裡也不錯。」

  『Cass阿姨之前明明答應我說要去科學博物館的!』Hiro看著前方正在與別人交談的背影忿忿道。

  「Hiro、不可以這樣。」他扳起弟弟的下巴,搖了搖頭,「Cass阿姨平常要顧店、還要照顧我們,她已經很累了,所以不可以任性,知道嗎?」

  『但我還是想去科學博物館……』Hiro執拗道,『現在有機器人展,我想看那個很久了。』

  「哥哥知道,你最熱愛機器人對戰了,還立下豪語要成為這比賽中最厲害的人。」Tadashi緩慢道,他凝視著仍無法釋懷的幼弟,「你透過比賽賺錢也是想讓Cass阿姨減少負擔吧?」

  『我、我才不是,我是為了賺材料的錢,才沒有……』Hiro一瞬間像是被戳破了什麼秘密,語無倫次地辯駁著。

  「是嗎?」Tadashi狐疑地看著弟弟,又道「我看了前幾天的瀏覽紀錄,有好幾筆eBay的紀錄呢、你是打算在婦女節時送禮物給Cass阿姨嗎?」

  『你怎麼隨便動我的電腦……』發覺說漏嘴,Hiro乖乖承認道『好啦、我是打算買最新的精裝版泰格爾詩集給她,不准說出去!』

  「欸、你小子還滿懂事的嘛!」隨手揉亂弟弟的頭髮後,他又道「我覺得與其送禮,不如讓Cass阿姨輕鬆一天,然後說出對她的感謝;畢竟她不知道你有在參與機器人對戰的事。」

  『真的嗎?』Hiro有些懷疑地歪著腦袋盯著兄長。

  

  「Hiro、Tadashi!過來吃午餐了,我準備了很多好吃的三明治喔!」Cass朝兄弟倆人招手道。

  「先去吃飯吧、這事不急。」Tadashi率先站了起來,接著朝弟弟伸出手,「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好。』Hiro順從地將手遞了上去,接著Tadashi微微施力將他拉起,兩人一同往鋪著野餐墊的地方走去。

 

 

──

 

 

  「嘿、接著!」Tadashi輕輕一甩,將手中的圓盤朝前方丟去,只見其在空中劃出了一道漂亮的弧度,然後──掉在遠方的石頭旁。

  『拜託你丟準一點好嘛!』Hiro無奈地掃了哥哥一眼,認命地小跑步過去撿飛盤。

  「抱歉、抱歉,我丟太大力了。」他略感抱歉地擺擺手。

  其實兄弟倆在吃完午餐之後,就被Cass美其名曰「吃飽飯後需要適當運動」,本意為「我要去找人聊天,你們兩個給我到一旁去」此藉口趕到了草皮上。

 

  彼時,遠方的少年已撿起地上的東西,精準地朝兄長的方向擲出。

  輕鬆一躍接下了弟弟丟得太高的飛盤,「不過你為什麼那麼執著於科學博物館啊?」Tadashi擺弄著手中圓盤問道。

  雖然Hiro沒在Cass阿姨面前露出馬腳,但看他依舊微微上翹的嘴巴,想必還在想著那件事。

  『我以為你記得,笨蛋Tadashi。』Hiro聽道兄長的問句後,望向對方輕聲回道,那眼神有著失望。

  「你要去哪?」Tadashi看著弟弟離開的身影,開口問道。

  那道身影頓了一會,「我去看櫻花。」又繼續離去。

 

 

──『機器人展……Tadashi我想看,帶我去!』

──「不行,我們得回家了!Hiro、好孩子不可以這麼晚了還在路上逗留。」較大的男孩抬頭看了看天色,他一不小心在圖書館待到太晚,才會在這個時間接到弟弟,若再不回家,只怕他們的監護人要大發雷霆了吧!

──『可是今天是最後一天欸!這上面寫著,下次展覽得再等五年。』約莫五、六歲大的男孩指著建築外的大型掛報抱怨道。

──「你現在進去也看不見什麼,都快封館了。」Tadashi望了正門上方的電子時鐘一眼,「等你大一點我們再來,我叫Cass阿姨帶我們來。」  

──『好吧……』Hiro癟癟嘴任由兄長牽著自己回去,只是他頻繁地回頭看著科學博物館的方向,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

──「有這麼想看嗎?」Tadashi停下腳步看了看失落的弟弟,見那低垂的腦袋輕輕點了點,他移動身子停在Hiro面前,雙手叉著腰,「是嘛、那哥哥我就來發明好了!」  

──『什麼?』

──「機器人啊!」Tadashi志氣高昂道「在下次機器人展之前,我絕對會做出來的!這是哥哥的承諾。」

──『真的嗎?』Hiro回望兄長,醋栗色的眼瞳盛滿期盼。

──「當然、哥哥我何時騙過你!」Tadashi再次拉起弟弟的手,「走吧、再不回家我們倆就慘囉!」

──『嗯、不過等我長大,我一定會做出比你做的厲害一百倍的機器人!』

──「志向遠大啊?那我就拭目以待囉!」

 

 

  「……你還真難找啊!」Tadashi雙手撐著膝蓋喘著氣看著弟弟,接著從口袋中拿出了兩張票遞給Hiro,「喏、Cass阿姨剛才要我拿給你的。」

  『诶?』Hiro一臉不可置信地望向兄長,臉上彷彿寫著"她怎麼可能記得這件事"的字樣。

  「是真的。」緩了緩氣息,他才再度開口:「她很抱歉沒有遵守跟你的約定,所以她把票給了我,叫我帶你去、她等等先回家。」

  「何況……你知道的、她對那不感興趣。」Tadashi看著弟弟,「而且我也要道歉……對不起,我忘了跟你的約定。」

  『現在想起來了?』Hiro不滿道『但我的機器人呢?』

  「這個啊……」Tadashi有些尷尬地耙了耙頭髮,「可能還得再等一段時間才行,我們還是先去看展覽吧!」

  …

  …

  『騙子、大騙子。』

  「好、我是,那麼小騙子要不要跟大騙子一起去看展覽?」

  『勉強答應你,但不要再忘記約定了。』

  「是、是,我不敢了。」

  

  粉色的落英無聲地在兄弟倆身邊落下,鋪墊在他們離去的方向,像是在指引兩人一般,如夢似幻——卻真實。

 

  我的弟弟、Hiro,我企盼著你看見的那天。

  目前的我還不足以作出令你的雙眼盈滿崇拜的機器人,因此我會繼續努力,也許將來、在下場的五周年一次的機器人展之前,我會成功。

  

  即便年齡增長幾歲之後,你會變得何等的恣意(我大概能猜想到),也許快超越我了吧?

  但我知道的,縱使你嘴上挑著毛病,內心仍會有個像小孩的角落,悄悄地亢奮起舞。

 

  我盼望著,那一天的來臨。

---------------------------------------

腦洞後記:

  因為想不到梗,很多天沒更新((其實一直偷懶、跑出去玩

  BTW,貌似不小心答應別人要寫甜……

  苦了我這顆最近一直吸收虐文的腦袋(艸)

  極度想補刀……

  想看補刀的踴躍留言((欸!

  看反應如何XD

评论(9)
热度(19)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