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BH6】ㄦ童十五題——抱抱我

  雙邊的眉毛不時拉扯著,Hiro放下鉛筆長嘆了一口氣,「啊、沒有想法!」

  咚、的一聲有著一頭亂髮的腦袋撞擊著桌面,即便事先構想了完美的藍圖,付諸實行時就是一片空白。

  『真可憐,才十四歲就江郎才盡啊!』Tadashi一臉事不關己地繼續翻閱著雜誌,風涼地說道。

  「怎麼辦、我可能永遠都入不了學!」他煩躁的抓了抓頭,入學競賽的期限迫在眉睫,他卻一點想法都沒有。

  『聽著、不管怎樣我不會放棄你!』Tadashi一把抓起他,讓自己倒掛於他的肩頭,在木地板上左跳右跳著。

  「啊啊、你在幹嘛啦!」試圖平衡時又被一個晃動打斷,Hiro只好放任身體搖擺。

  『動動你那天才的腦袋想想看、換個角度想事情,會有不同的結果!』他歪著頭看向桌上有著黃色笑臉的機器人,腦中有了想法。

  「謝啦、Tadashi!」他拍肩示意兄長放下自已,一臉興奮地回到書桌前。

 

---

   

  換個角度想事情,會有不同的結果!

 

  他總記得這句話,即使再也沒有溫暖的掌心牢牢抓住自己的的雙腳,他便把自己的半側身子倒在床邊,任由頭頂著地面。

  但這句話不是常常有效的,通常仔細想開發新點子,只得到了滿腦子暈眩感。

  「Hiro、我感到您的血液正以不正常的速率往腦部匯集,長久下來可能會造成腦充血。」試圖轉動眼珠,他對上了有著白色軀體的醫療機器人。

  「Baymax、拉我起來。」他試圖坐起身,卻發現身體持續滑出床外,可又不想丟臉地面部朝地墜落,因此他選擇開口尋求協助。

  Baymax點點頭,溫柔卻有力的將Hiro拉起。

  在起身之後,他呆坐了一會,接著小心地晃動腦袋消除未退散的不適感。

  「根據我的掃描,您近日的身體狀況似乎不太好,各個指數都顯示出您過於勞累,需多加休息。」Baymax的胸前閃動著影像,上面有各個圖表與數據。

  「我沒事,只是最近計畫有些狀況。」Hiro按了按太陽穴,「我會按時休息的,你先下去吧!我很滿意你的照護。」

  Baymax黑色的眼瞳因接收到訊息而收縮一下,接著緩緩轉過身回到了拉門一端的充電盒,將自己縮進匣中。

  Hiro看著那不再有熟悉身影走動的空曠之中,思想開始飄遠,他自嘲地笑了笑。

  移開眼,他仰躺著看向頭頂的暈黃,好似聽到了什麼,接著意識一片模糊……

 

──「我要抱抱啦!抱抱我啦!」

──『欸、很丟臉耶!我不要。』看不清五官,只聽到對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但還是將自己抱起。

  

  夢中的他像是旁觀者一般看著一切,聽著此刻的嗓音,似乎很熟悉,但意圖回想卻只得到一片空白的結果。

 

──『為什麼Hiro想要抱抱啊?平常都不會這樣的。』那人看向周遭,幸福家庭的景象充斥著整個畫面,空中有飛舞的氣球,看過去不遠的地方還有穿著布偶裝的吉祥物在與群眾拍照。

──「我原本是想坐在肩膀上的,但我怕Tadashi你沒有力氣所以才要抱抱的。」幼小的自己揮舞著剛得到的氣球,略帶羨慕地望著擦身而過的孩子,他坐在父親的肩頭,一旁是溫柔的母親。

  原來是Tadashi啊、不過這是幾歲的事呢?他早已忘了。

──『好、好、好。』順著Tadashi的視線他一同看向了遠離的三人,『哥哥有一天會強壯到可以把Hiro放在肩膀上一整天也不會喊累的,相信我吧!』

──「那時候我就不讓你做這種事了!」幼小的自己從Tadashi胸口抬起頭,兩人對看一眼,不約而同地笑出聲來。

──『那我會逼你坐在我的肩膀上的。』有力的臂膀緊緊抱住自己,而他哈哈大笑著拒絕……

 

  「Hiro、很抱歉吵醒您,我剛聽見您發出了痛呼,據我的判斷您是從床上摔了下去。我剛才已將電燈關上了,現在我正打算將您移回床上。」睜開眼看見的是Baymax被月光照射的有些透明的純白臉龐。

  「原來我睡相這麼糟糕啊、麻煩你了。」他略感不好意思地勾了勾嘴角,卻也未有動作,而是默許醫療機器人繼續未完的動作。

  Hiro感到身體輕輕地在鋪著天藍色的床上陷落,接著他看向了立於床側的白色身影,「謝謝你,我很滿意你的照護。」

  他拉起被子翻過身,耳邊隱約地窸窣聲傳來,接著一片靜寂。

 

  並未立刻入睡,而是放任視線習慣黑暗,一片片模糊的色塊隱約有了輪廓,Hiro才緩緩閉起了眼睛。

 

  「我還會夢到你嗎?Tadashi。」

 

  消逝在冷清氛圍裡的,是這句若有似無的嘆息。



---------------------------------

腦洞小後記:

  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啦!!!((撞牆

  我也想坐在哥哥的肩頭((ry


评论
热度(20)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