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4
 

【许墨x你|虹色】-02 橙

▶前文走這:01


[系列文食用TAG]


 

CP:許墨x你

【虹色】是關於撩撩世界中的各種色彩(系列文),全程發糖*ଘ(੭*ˊᵕˋ)੭* ੈ✩‧₊˚

之後可能有幾章會開車,到時候再走連結(雖然可能是娃娃車?)


稍微講一下這系列許撩撩跟女主的設定好了(性格有一些變動)↓

★、許撩撩似乎是個不經意就會飆車的老司機(?)

★、女主就是個想撩人但從沒成功過的小慫包,喔、然後鬥智從沒贏過(#


【本篇食用注意】→本篇有一點點私設,介意者慎入。

  

  

 

===以下正文===


  起因是因為女孩看的一檔美食節目裡出現的甜點。


  聽著她一邊嘟嚷著可以做為之後節目的參考,一邊喊著看起來真好吃想吃吃看時,他也順勢瞅了瞅畫面說了句:「……我似乎吃過。」

  「欸?真的嗎?味道怎麼樣、是不是很棒!」提到吃食她總會表現地比平常更加開心,望著那雙亮晶晶的眼,許墨已經不是第一次覺得自己豢養了某種小動物。

  「不清楚。」許墨搖搖頭,淡淡地笑著,能品出味道的差異也不過與她在一起之後的事,而在此之前,食物於他而言只是維持生理機能所需的物質罷了,「但我記得它的形狀,我確實吃過。」

  「許墨你看,好像在教作法欸!不如我們來做做看吧?」她興沖沖地看著畫面上店主在採訪後半段的不藏私分享,連忙拿過筆記本記下來。

  不過正當女孩將作法記到一半時,她卻突然發出了感嘆:「啊……但我比較常做的料理?也只有布丁而已,不知道做蛋糕能不能成功哎!許墨許墨你會嗎?」

  「我不常下廚。」他如實回答,但雙眼溫柔帶著鼓勵,「不過我們可以一起嘗試看看。」

  「放心吧!我覺得挺簡單的!」

  ……

  ……

  「啊、怎麼辦呢……失敗了呢。而且是大失敗。」

  「嗯……」許墨看著圍裙上剛染上的精彩污漬,難得地楞了楞神,「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下廚竟然能比實驗失敗還危險啊。」

  「對啊!所以我會做布丁已經很厲害啦!」聽見了他的話後,她語調似是刻意揚高有些過於歡快﹐「不過太好了,我還以為許墨你很厲害呢!還好我們是一起失敗的!有人陪我承擔風險,這波不虧!」

  「呵呵……」許墨無奈地掩嘴低笑了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有人不會一件事還這麼高興,果然很特別啊。她。

  「欸、許教授你笑什麼?不准笑!這表示我們的水平是一樣的,你再笑,我就、我就……」

  「就如何?」許墨雙眼如月牙般彎起,在他不曾發現之時,他在她身邊之時的表請早已越來越豐富。

  「我就也笑你!對、就笑你!」看著她氣鼓鼓地嘟嚷著嘴,許墨眼裡笑意更甚,這種聽上去完全沒有氣勢的吵架台詞有多久沒聽見了呢?

  「抱歉、抱歉,我不笑了。」許墨假意地咳了咳,接著將視線轉向一邊還沒做出料理就已經宛若遭遇過一場天災的廚房,「那這個該怎麼辦呢?」

  「總之先收拾?」她的臉僵了僵,有什麼比自以為廚藝尚可卻沒想到把廚房炸了這種事還要尷尬的呢?有,就是不只弄炸了,且在特地為了表現給重要的人看時炸的分外地驚心動魄。

  「好。注意碎掉的碗盤,不要動,那些我來處理。」許墨頷首,見她匆匆點頭就想去收拾,連忙再次拉住她,「等等,先去穿鞋。」

  「欸?」她不解地眨眨眼,「沒事的。而且我襪子還這麼厚。」

  說罷,還特地晃了晃雙腳。

  「乖,去穿上。」許墨臉色的有些嚴肅,但語氣仍是緩緩的,雙眼靜靜地眨了幾下,接著將人抱到了一旁的餐桌上,「乖乖待在這,我去幫你拿。」

  女孩愣愣地看著對方叮囑完往玄關的鞋櫃走去的身影,表情有些茫然,等等、她的信用有這麼差嗎?不過就是穿個拖鞋而已,她又不是那種會不聽話硬闖的人。

  「你會。」像是能猜到她心中的腹誹,許墨提著粉藍色的女士拖鞋在她身前彎低了腰,鄭重而溫柔地替對方套上了鞋,話音雖輕緩,但卻令女孩暗暗豎起了幾根寒毛,「需不需要我替你回憶一下你的那些事蹟?」

  許墨不知道女孩對於在室內就要赤腳的偏執是怎麼養成的,夏天時他尚且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在早春仍有些寒涼時,甚至進入了秋冬後溫度驟降,她即使四肢冰涼地喊著冷,卻仍舊不願穿上室內鞋,襪子甚至也是他硬逼著才穿上的,而且他敢保證若他不看著,她下一秒就會把它們捲成兩團丟到一旁。

  「許教授你這樣好像爸爸喔!」見她自得地拍著手,許墨無奈地用指尖點了點她的額頭,「妳如果再說類似的話,我就不保證晚上……」

  「好、收拾收拾!」女孩連忙摀住對方的嘴,太可怕了,一言不合就開車。



  ◆



  「還試嗎?」許墨看著姑且再次恢復乾淨整潔的廚房問道。

  「試!怎麼不試!」握著拳,她的眼中仿若有著兩簇火光,燃著高昂的鬥志,「我們再去買一次材料!」

  許墨看著她,其實想跟她說自己對於那樣甜點並沒有特別執著,但望著她一心想替自己還原出來的模樣,眼角最終只餘彎彎笑意,「……好。」

  ……

  ……

  「這些店怎麼那麼早關啊!難得的假日欸!」再次經過一間烘焙原料行卻發現依舊拉上了鐵門後,女孩原本還算高昂的興致便化作臉上不怎麼美麗的表情了。

  「店員們也想放假吧。沒事的,以後有時間再做也沒關係。」許墨趁著等紅燈的空檔,伸手撫了撫副駕駛座上的人兒。

  「結果最後只買到了蜂蜜。」黃橙的液體在透入車窗的夕陽下有些像是琥珀,她伸出手指彈了彈玻璃瓶,像是發現了有趣的事般,一路不停地敲彈著,聲聲清脆卻不刺耳的敲響,竟隱約形成了一小段旋律。彷若在紀念這個特別的午後。

  許墨眼裡映著夕日的暖融,穩穩地將車行駛於車流中,聲音緩緩:「別難過了,晚點給你一個驚喜。」



  ◆



  「試試?」許墨將手中冒著熱氣卻不燙手的馬克杯小心地放進女孩手裡。

  「欸、這什麼這什麼?好香啊。」杏色的熱飲上細看還有橙褐色的點點,她湊近杯口輕輕嗅了嗅,猜測的語氣有些不確定「……是奶茶嗎?」

  「嗯,但我施了一點魔法。喝喝看?」

  「總覺得在你口中聽見『魔法』這個詞挺神奇的……」她笑眼彎彎,輕啜了口,「……好喝!有一個很濃郁的香味,然後甜甜的……但又有點鹹鹹的,嗯、怎麼形容啊……總覺得跟平時喝的熱奶茶不太一樣,口感好像更滑順了。好喝!許墨許墨,你怎麼做的啊?」

  「雖然魔法講出來就不特別了,但我可以破例告訴你。」許大教授竟調皮地眨了眨眼,「我加了一些肉桂粉、蜂蜜……還有一點點鹽。」

  「鹽?」

  「嗯。」許墨湊近了女孩,「這也是我聽人說的,據說有時在甜的食物中加入鹽反而能經由鹹味的對比,讓甜味更加突出。」

  就如同這個出現在他單色世界的女孩,像是永夜中乍現的微光,帶來了色彩、味道,以及許多他不曾經歷與理解的事,讓長久踽踽獨行於黑暗之中的他也漸漸感覺到「活著」,並加貪婪。

  「啊、真有趣,我是第一次聽說呢。」女孩並沒有注意到許墨眼中濃厚的墨色,只是小口小口地喝著熱奶茶,並在喝完後發出滿足的吁呼,「喝完啦!真的好好喝!許教授真厲害!」

  「不對。」

  「嗯?」

  「還有一點,沒喝完。」許墨驀地湊近了女孩,伸出手指抹了抹對方的嘴角,接著放到唇邊,用舌尖緩緩的舔了舔,「很甜的,浪費了不好。」

  「……!」

  「呵呵。」






【後記】:


  來自作者君的不負責任保證→那個奶茶的泡法啊、我覺得口味見人見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肉桂的,然後能加一點鹽是確實有這種做法的喔(不過更常見的是在泡熱巧克力的時候這麼做)

  然後希望我下一篇能開車,大概這樣((。


评论
热度(4)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