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殤
歡天喜地,一嘴血;默隱於市,自耕農。

主文【圖文轉職中】。

銀魂一生推!
【頭像俺女神】
「立誓今生尊你為王,我用熱血為你封疆。」

CP雜食,雷包教主。


最近在當許太太Ow<”~✧wink✧
‗‗‗‗‗

坑待填↓
銀魂/おそ松さん(阿松)/
Yuri!!! on Ice/MHA_我的英雄學院
 
 

【许墨x你|虹色】-01 紅

[食用TAG]


CP:許墨x你

【虹色】是關於撩撩世界中的各種色彩(系列文),全程發糖*ଘ(੭*ˊᵕˋ)੭* ੈ✩‧₊˚

之後可能有幾章會開車,到時候再走連結(雖然可能是娃娃車?)


===

  

  對於偶然間落入世界的色彩,一開始許墨只是感到新奇,但也不知她身上有什麼魔力……雖然一個科學家講出這種話著實有些令人發笑,但只要待在她的身邊,總覺得自己腦中繃緊的弦可以稍稍鬆開一些。

  或許是因為在她的身上許墨見到了以往未曾瞧過的光景,他重拾紙筆開始記錄起這些點點滴滴——

  當他意識過來後,才發現,原來索然無趣的世界,不過是因為少了一個她而已。


 ===



  近幾日戀語市的天氣不怎麼好,今年的冬天來的特別晚,明明該是漸漸轉暖迎接帶來新生與鳥語花香的春天才對,但窗外卻是一片銀白世界,枝頭上本該綻放的花蕾也全成了宛如水晶製的擺飾。

  寒冷對於許墨來說並不是什麼特別大的問題,雖然四肢被凍地有些僵硬時他會機械性地加上一層裏衣,但也只是因為如果生病了只會更麻煩而已。

  然而看著身旁的她,他有些困惑地瞇起雙眼,「……妳不是很冷嗎?」

  蹲在地上的身影正小心翼翼地捏著雪白的團子準備堆一個雪人,或許是太久沒下這麼大的雪了,她的姿勢有些笨拙。

  「冷、冷啊!超級冷!」她哈了一口氣,講起話有些斷斷續續的,許墨很少因為某個畫面去聯想到其他事物,然而看見她在陽光下凍紅的鼻頭與出了些汗而紅撲撲的臉頰,他意外地想到了蘋果。

  「那就——」他伸手想將她拉起,雖然她已經將自己裡裡外外都裹了一層厚厚的冬衣,但還是感到冷的話,就不能再繼續任性了,若不幸感冒了,他也會感到難受的。

  「不行!難得下這麼大的雪怎麼可以不堆雪人!就一次好不好,我保證就這一次。」她拉住許墨的袖口,雙眼漾著請求的水光,並未發覺許墨抿起的嘴角已悄悄柔化,凍紅的鼻頭上的顏色似乎又艷了一些。

  半晌,許墨才嘆了口氣,「好吧……就這一次。」

  「耶——」

  「不過……」許墨慢條斯理地打斷了她的歡呼,見對方一下緊張地僵住手腳,他不禁失笑,「反應這麼大,怕我反悔?」

  見女孩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他輕輕地在她身旁蹲下,並幫她將圍巾重新繫好,「要玩可以,不過得讓我幫忙,趕快堆好,然後我再帶你去買熱飲。」

  「欸?你要幫忙?」她驚訝地瞪大眼,黑圓的眼珠咕碌碌地看著身旁處於一片銀白中沒什麼染上塵世的煙火,宛若來自天外的男人,「你確定……你行嗎?」

  許墨並沒有立即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看著她被圍巾緊密摀實的頸部,似乎恍然間看見了上面一朵朵由他所留下的丹色小花,眉眼彎了彎,「嗯……我覺得你應該不需要和我討論這個問題才對。」

  「……?」一會兒,她才似反應過來,「誰、誰在跟你討論那種事了!我說的是堆雪人好嘛!」

  那張臉上的緋色是他所見過最純粹的紅,像盛開的扶桑,艷的讓他捨不得別開眼,不過太超過真的惹她生氣就不好了,「好,堆雪人、堆雪人。」

  

  ◆

  「完成啦!」女孩猛地站起,雙手高舉,語氣是任誰聽見都會跟著會心一笑的愉悅。

  「小心。」見她差點跌倒,許墨連忙攬過她,「有受傷嗎?」

  「沒有、沒有。」她連忙搖搖頭,接著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發出了驚呼:「咦——?」

   早上起床看到窗外的雪景後,她光顧著堆雪人所以忘記戴手套了,現在終於將雪人堆好後,她都快感覺不到自己的手了。

  「我都快冷死了,你不冷嗎?你的手怎麼這麼溫暖!」她飛快地攢住了許墨的手,隨後立即發現自己的手好像太冰了想要抽開,卻被重新握緊。

  「沒事,我本來就不怎麼怕冷。」許墨靠近了她一些,雙手覆在她的之上,並一併捧住了她有些冰涼的臉,「這樣有沒有比較好受一些?」

  「嗯嗯!」

  感受到懷中女孩的雀躍,許墨的視線從她紅撲撲的臉頰、凍紅的鼻頭一一往下,恍然明白他從剛才開始就感覺到的不足在哪……

  嘴唇的顏色……應該再更紅一些。

  緩緩低頭湊近,兩人的鼻息似乎久久地糾纏在了一塊。

  

  【後記】:

  嗨嗨~這裡苒殤。

  欸……這篇算是系列文第一篇(?)

  還有其他顏色,然後之後有些顏色會開車(吧?),喜歡的太太們可以追一下><




▶後續走這:02

评论(2)
热度(6)
© 苒殤|Powered by LOFTER